终极一班3金朔御林军正文6

“King知道我要转学的事了吗?”学校花园,那个谁跟灵龙球球在说话。

灵龙点头:“嗯。我刚发简讯给她了。”

那个谁点了点头,就不再说话。

“难过干吗不发泄出来啊?”雷婷的声音平静却柔和。

“King。”

“King。”

雷婷走近他们:“我都听说了。你说,有什么我可以帮得上忙得地方,我一定尽力做到。”

“King。谢谢你。有你这句话,我就很开心了。”那个谁看着大家:“没事的啦,只不过是转学而已呀,又不是以后都见不到面。”

那个谁,在某个程度上,就像是雷婷的影子。存在感低得让人感觉不到,但却一直在那里。有人来挑衅的时候帮她打架,有新人来的时候帮她打探消息,从来不违背她的意思。

汪大东失去了他的影子,她也要失去她的了。

“真的没有什么我可以帮得上忙的地方吗?不要逞强。”雷婷想着,又问了一次。

只是那个谁还是摇头,“我没事啦。真的。”

放学,大东从异能转换所出来,本想到断肠人这里吃宵夜,他却不在摊子上。去福利社找他,他也不在。大东在那里等他等到不小心睡着,醒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离开学校的时候,却碰到了那个谁。

“在那里干吗?”

“我难过嘛。”那个谁的声音闷闷的。

大东有些疑惑,走过去在他身边蹲下:“你在烦什么?”

“再过几天,我就要转学离开芭乐高中,不能跟终极一班的大家一起毕业,所以我才那么难过。”

“你要转学?我怎么都不知道?”原来雷婷上午急匆匆地回来,是因为这个。

“老师宣布的时候,你不在教室吧?”

“是哦。就是因为这样,你才放学不回家,想多留在学校一点时间是吧?”

那个谁叹气:“要是转学了,我的照片就不会出现在毕业纪念册里面。我的存在感又那么低,班上同学一定会很快就忘记我。”

“所以你是希望,全校同学都会记住你。”大东若有所思。

那个谁点点头:“想是这样想啦,可是……”那个谁咽下了没说完的话:“我要回家了,拜拜。”

“你不是有话还没讲完啊?”大东莫名其妙地看着他突然跑走,还没怎么想明白,手机就响了,是雷婷。

“我是雷婷。”雷婷的声音有点低。

“怎么了吗?”大东的声音放轻。

电话那边的雷婷却没有说话。

“你在哪里,我去找你。”大东说道。

“我在琴棚。”

那么晚了,她还在外面?大东交待了一句等着我,就骑上摩托车去了琴棚。

他到的时候,雷婷在弹一首带着忧伤的曲子。她看到大东,停了下来,抬头看着他:“那个谁……要转学了。”

“对啊,我刚刚遇到他了。”大东点头。

“我想要在他走之前为他做点什么,可是……”雷婷低头看着琴键,手指一格一格的划过,奏出单纯的音阶:“没什么是我能做的。”

他的影子失去了异能,他却也什么都不能做。心思流转间,雷婷猛然抬头问道:“你说过你也失去过异能?”

大东平静地点头。

雷婷的心又沉了下来。如果是有办法的,他就不必如此悲伤了。想必那个办法,是非常非常难实现的。

“其实,也不是什么都不能做啊。”大东看着她,开口:“那个谁跟我说,他希望在走之前,能够让大家都记住他。”

那个谁,是怕被遗忘啊。

可是她却不会忘记,那天他那么震撼人心的鼓声。

她要让所有人,都听到那个声音。

雷婷终于笑着抬头看向大东:“我要办一场,终极音乐会。”

第二天放学,大东难得没有冲出学校,而是跟着雷婷出去:“小妹妹。哎,回家又不是这个方向,你走这干嘛?”

“你回家也不是这个方向,那你又走这里干嘛?”雷婷才不会输给他。

“不错哦,越来越懂我咯。”

“我不想懂你。”

“好好……不承认没关系。不过我主要是要告诉你一个惊天动地的好消息。因为我要给那个谁一个大惊喜。”

“什么惊喜?”雷婷知道他这句是正事。

大东却卖关子的捉弄了雷婷一下,结果女生发了脾气:“喂!你故意的是不是?我不管哦!你要做什么都算我一份!事关那个谁!”

“漂亮!就这么说定了!”大东笑着回答。“Let’s go!”

“走去哪儿啊?”雷婷才不会傻傻跟着走。

“都跟你说秘密啦。Go!”大东笑眯眯地卖着关子往前走。

“不说没关系,我跟着你不就知道!”雷婷气呼呼地跟上去,没想到大东恶作剧地一停,雷婷便一头撞在了大东背上!

“你故意的是不是啊?!”雷婷生气。

大东笑完才转过来,“我哪有那么无聊啊?Go!”没事人一样继续往前走。

雷婷气冲冲地跟上,冷不防大东故技重施,雷婷便又撞了上去。

大东这次笑得明目张胆:“怎么会有人那么笨,连续上当两次?Bye bye。”就要溜走。

“汪大东!!!!!!”

汪大东带她去的地方,其实是庇护所。

“把我的吉他拿过来,如果修来了让他过来。”大东在门口吩咐了炎阳的人,就带着雷婷走了进去。

“修?”雷婷问了一个字。

“啊,修是我的一个朋友,以前常常跟我一起练团的。”大东想也没多想地回答,带着雷婷进了一个很大的房间。房间里面有各种乐器和音响设备,像是一个练团室。

“那次在琴棚,你的盟主说,‘等修来了,做倒带删除术就可以了。’”雷婷看着大东。这句话,仔细想来,其实是很有些问题的。既然盟主在他们之中最有权力,自然也就是能力最强。为什么他或者汪大东他们不能做这件事,而是要“等”那个人来?

抹去人的记忆这样的事情,是那个人的特殊能力吗?

“呃……”大东傻眼,没想到雷婷的记忆这么好:“你放心啦,他不会删除你的记忆啦,他真的是我的朋友。”

雷婷知道,他这样许诺的事情,就不会有问题,就不再多问。没一会儿,就有人送进来一把漂亮得非常夸张的吉他。

“那个谁跟我说,要你取消音乐会。他说一个人上台很怪。”

“他这样说?”雷婷觉得奇怪:“他为什么不直接跟我说?”

“我怎么知道,反正我跟花灵龙说服他了。不过,还是要帮他助下阵嘛。”大东说着,手中的吉他滑出一串灵动的旋律。

“你想要在那个谁的音乐会上弹吉它?”雷婷看着大东,他弹得还不错嘛。

“不是我。是我们。”大东在面前一堆纸片里面翻着乐谱,“是谁刚才说不管我做什么都算你一份的?”

雷婷被他的话噎到:“……可是我不会弹吉它。”

“唱歌吧。”大东看着她。

“啊?”

“你唱歌吧。”大东敲了敲吉他:“我给你伴奏。”

“我……”

“不许说你不会唱歌哦,每个人都会唱歌的。”大东继续拿话堵她。

雷婷还没想到要说什么,大东已经感觉到有人过来,扬起开心的笑容。

修跟大东一直有联络,没事的时候也会跑来金时空。虽然两个人都忙,相聚的时间也不多,但是关系还是非常好。修门也没敲,就熟门熟路地推门进了最熟悉的练团室,然后淡定自若的帅气表情在看到雷婷的时候惊恐地皱成了一团。

大东的笑容停在了那里:“修……你怎么了?”

修攥紧了神风匹克,靠着神风音频平缓了呼吸:“她……”

“哦,她叫雷婷,我现在在终极一班的同学。”大东笑眯眯地介绍。

修看了看雷婷。她……是阿香在金时空的分身?阿香一直想见见自己在其他时空的分身,但是大东为什么……

修突然明白了。大东从来没有见过阿香。

自从他恢复战力跑去银时空用一枚硬币差点把刘备压死,害得他在银时空代替刘备的整个事件之后,他就被金时空盟主禁足了。除了特殊情况,严禁他靠近时空之门。

而阿香回到铁时空之后,一方面重新修练异能,另一方面还要恶补时空之间的文化差距,也没有去过其他时空。

再看雷婷,除了长相,她其实跟阿香完全不一样。整个人的气场都完全不同,其实只要一眼就能看出来,她们不是同一个人。刚才,他看到的时侯纯粹是被她的容貌惊吓到了。

雷婷看向大东,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看起来吓到了修。

大东也不知道。

但修已经迅速调整了表情,若无其事地打招呼:“大东,好久不见。”

雷婷不解。大东也不明白,但是见修一脸“什么事情没没发生”的表情,也就没问:“修,这次找你来是因为我们想要弄一个表演,想让你帮我们指导一下。”

修在铁时空可是明星乐团团长,专业的意见自然是不同的。

“哦,好啊。你们想要怎么弄?”修进入状态之后就变得很认真。

“雷婷你想唱什么歌?”大东问雷婷。

雷婷想了想,“《在你离开那一天》。”

修没有听过那首歌,大东就开了电脑出来放给他听。修听完一次,就让雷婷唱一次给他听。雷婷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大东的吉他声音一点一点地漾开来,在开始的部分雷婷顺利地合进伴奏,轻声唱起来。

修指导着两个人练了几次,直到门口传来敲门声,炎阳的一个下属推门进来,低声禀告,“青阳来了。”

“大东,异能转换所你还要不要顾……”亚瑟推门进来的话没说完就停住了。雷婷和大东,修也在。他们在干什么?练团?

亚瑟的莫名其妙还没结束,大东已经跳了起来:“异能转换所!”同时把手中的吉他往修怀里一塞,“修你们继续,晚点让炎阳送雷婷回去,我先走了!”

然后刷地一下不见了。

雷婷愣愣地看着门口,修已经重新弹起了吉他:“副歌部分再来一次。”

雷婷有点莫名其妙。

那个曾经差点要删除她记忆的修,看到她的时候好像吓得要命;汪大东找她来,结果半路突然走了。修继续训练她唱歌,结果用一个看起来透明的手机接了个电话,一通好声好气地说完之后留下一句“回去重新编好曲明天再来找你们”,也不见了。

现在她就莫名其妙地一个人站在庇护所的练团室中央。

然后一个小小的身影从门口探出了头。

“小熊?”雷婷走过去蹲下身:“你怎么在这里?”

“小雨爸爸受伤了,小熊来看小雨爸爸。”小熊乖巧地回答。“爸爸说雷婷姐姐也在这里,小熊就来找雷婷姐姐啦。”

雷婷无力地看了看外面,也都没有人,“小熊知道怎么出去吗?雷婷姐姐要回家了。”

“知道啊。”小熊眨巴着大眼睛:“往外走就能出去了。”

往外走……这么多门和走廊,哪个是往外啊?

“小熊带雷婷姐姐出去?”小熊很善良地建议。

雷婷默默地在心底承认自己的认路技能还比不上一个小孩子,冲小熊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好啊!”

事实证明,小熊并没有比雷婷会认路。

雷婷看着小熊的表情从充满自信到半信半疑到彻底迷糊,而且仍然没有看到大门之后,承认了这一点——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不高兴——她们又走丢了。

于是小熊眨巴着大眼睛无辜地看着雷婷。

看了一眼手机,依旧没信号,雷婷牵着小熊的手,靠在墙上:“你爸爸过多久会发现你不见了?”

小熊想了想:“在庇护所里,可能要很久。”

真是奇怪。这么大的地方,都没有人吗?

于是小熊开始冲着各个方向喊:“爸爸,小熊在这里。”

雷婷也想跟着喊,却发现,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喊过爸爸了。就算她走丢了,她也没有谁可以喊了。

她的家人,都不在了。

雷婷看着走廊天花板上的灯,轻轻呢喃:“我在这里。”

奇怪的是,不过片刻的功夫,就有两个人过来,低头行礼:“大小姐。”

雷婷以为,他们是来找小熊的。可是一转过头才发现,他们在对自己行礼。

“你们……是谁?”雷婷看了看小熊,她却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并不认得他们。

“属下是夺命的人,夺命有请。”

那个很奇怪的雷克斯?

“你们为什么叫我大小姐?”雷婷虽然牵着小熊跟着走,却不忘问道。

“夺命的吩咐。”

……好古怪的吩咐。

“我的妹妹,当然就是夺命的大小姐。”雷克斯含笑,回答得理所当然。

雷婷正要再问,一张照片,解开了雷婷所有的疑惑。

那是一张很旧的照片,背景很熟悉,雷婷家的相册里有很多那样背景的照片——雷婷的爸爸的葬礼。那个时候,她才几岁大,被孙管家牢牢地抱在怀里,碰不到爸爸,哭得撕心裂肺。

只是那张照片上,却是她并未见过的场景。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正握着她的手,交叠的掌心,有浅绿色的光。

“那时候你一直哭,我就给了一点异能让你安静下来。”雷克斯的神色带着温暖的回忆,“你不哭了之后,对我说,‘谢谢哥哥。’”

“你是……”雷婷不敢相信。

“在你之前,雷氏集团的继承人。”雷克斯笑着回答。那个时候,雷婷的爸爸过世,整个董事会都认为他的权力直系都会衰弱下去,更加没有人会希望一个只有几岁的小女孩,所以所有人的眼光都放在了当时已经十几岁的他身上,任命他为集团的接班人。直到,十年前那场大战。从那之后,他就借口受伤再也没去过公司。

“你是雷伯伯的儿子?!”雷婷终于明白了过来。爸爸和雷伯伯当初是一起创业,因为姓氏相同建立雷氏集团。但是雷氏的接班人在她八岁的时候就消失了,所以她从小就被认为是雷氏集团的继承人,同时她掌握着父母的全部股份,是仅次于雷伯伯的第二大股东。雷伯伯夫妻都很和善,虽然小时候因为怕她被绑架,所以很少来往,但是至少,她知道,直到今天,雷伯伯和雷氏集团,还在饯行着爸爸们当年共同的梦想。

爸妈非常谨慎小心,雷克斯已经十多年没见过雷婷,忘记了她的名字。对她的印象,也仅仅停在那个哭得稀里哗啦的几岁小姑娘。直到那天在庇护所里看到她,才恍然觉得有些熟悉,一翻背景资料,果然。

“这个……谢谢你。”虽然没什么印象,但是有照片为证,雷婷还是道了谢。

“你那时候就谢过了。”雷克斯坦白:“何况那个时候,我是觉得你一直哭,太吵了。”

雷婷气:“哪有你这样当哥哥的?!”

雷克斯笑:“大东带你进来的?怎么,又走丢了?”

“这次不是我!”雷婷立刻澄清,“是小熊带我走丢的。”

雷克斯早就注意到了那个孩子,小熊,王亚瑟的女儿。

小熊一直乖乖地看着雷婷姐姐和他说话没有插嘴,听到这里才不服气地开口:“雷婷姐姐自己也不认得路。”

雷婷顿时黑线三条。

“我不认识你。”小熊看着雷克斯。

她从小就在庇护所了,却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叔叔。

雷克斯看了看小熊,介绍自己:“我是雷克斯。”

“你是大东爸爸的好朋友。”小熊很快就想起来,她听大东爸爸说过,“可是,爸爸也是大东爸爸的好朋友。”

雷克斯看着小熊,眼光低敛:“你爸爸跟我,并不是好朋友。”

“为什么?”小熊好奇的星星眼。

“因为……我是个坏人。”

小熊想了想:“可是你是大东爸爸的朋友,是雷婷姐姐的哥哥,所以你不是坏人。……是不是爸爸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所以你生气了?爸爸他最不喜欢道歉了……小熊代替爸爸给你道歉好不好?”

“我跟你爸爸第一次见面,我就偷袭了他。”雷克斯淡淡地列出事实。

“哎?为什么?”小熊吃惊。

“因为,我讨厌大东,所以讨厌他学校的所有人。”雷克斯有问有答。

“为什么呢?”小熊更吃惊。

雷克斯轻笑了一声,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雷婷:“就是讨厌。”

“可是爸爸说,他小时候就很厉害了,你要偷袭他,不是比爸爸更厉害?”小熊的思维却转向另一个方向。

“你爸爸是KO3,我是KO2。”雷克斯从善如流。

“哇!”小熊惊呼出声,然后淡定地表示:“爸爸一天到晚被人偷袭,他才不会计较呢……他生气,一定是因为自己打不过你。”

雷克斯眼睛里都浮起一丝笑意:“你真的这样觉得?”

“他现在是不是还是打不过你?”小熊严肃地问道。

“不知道。可能要打过才知道。”雷克斯认真地回答。

“他一定怕还是打不过你,所以才不原谅你的。”小熊认真地下了结论:“没关系,我代替我爸爸原谅你啦!”

雷婷和雷克斯同时笑了出来,小熊已经蹬蹬蹬跑过去,跳起来拿下墙上的电话,按了一个号码:“让爸爸过来一下。”

亚瑟从来没有到过这里。夺命是直接对盟主负责的秘密队伍,由雷克斯本人掌管,除了每年一次来御林军挑人,就几乎没有交集。因为机密,大东在庇护所划了专区,御林军其他人无令无召不得入内。只是没想到小熊竟然跑到这里来了。

“爸爸!”小熊看到亚瑟进来,伸起手要抱抱。

亚瑟一把抱起女儿,对雷克斯道一句“谢了。”就想走。

“等等。”雷克斯坐了起来,神色间笑意全无,“十年前的所有一切,我还欠你一个道歉。对不起。”

他对大东坦白了,也得到了原谅。但其实,他还是欠王亚瑟一声道歉的。

那个时候,王亚瑟为了大东处处针对他,他设计让大东和整个终极一班几乎和亚瑟反目,也许他一直不说出口的道歉,就是因为,比起自己,他才是大东更好的朋友。

亚瑟站住了,看着雷克斯,没有说话。

小熊抬手捏住了亚瑟的脸:“爸爸,人家跟你道歉呢,你要说什么?”

亚瑟赶快从女儿的小手中抢救出自己的帅脸,没好气地回答:“没关系。”

“爸爸你不认真哦!”小熊立刻指出。

亚瑟简直要叹气。他的女儿,教养实在是好的过头了。

“大东都不计较,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五年前夺命的人帮过青阳,这件事,我会记着的。”王亚瑟说完,看向雷婷:“走吧,我让人送你回去。”

雷克斯重新舒服地躺下来,向门口做了个“请”的手势。

雷婷回到家里,翻出了尘封很久的旧相册。这本相册里,是她的父母过世前的照片。她曾经很爱很爱这本相册,每天翻着着,努力地回忆着爸爸妈妈的样子,才能微笑起来。直到,她在学校里面,不断地因为她没有爸爸妈妈,而被小朋友排挤,被欺负。

雷婷也曾经哭过的。但是,她很快就学会了擦干眼泪,努力练功,用自己的拳头保护自己。她也做到了。她不再去看那本相册,因为回忆越来越模糊,而她也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爸爸妈妈,已经不在了。她,也要向前看。

雷婷把雷克斯给她的那张旧照片放到了相册的空白格子里,一页一页地重新看着照片。从爸爸妈妈认识的照片,到婚礼……

在一张婚礼的合照中,她看到了爸爸妈妈,雷伯伯伯母,还有她看了无数次却从未注意过的一个身影——当时只有八九岁的雷克斯。原来,他真的那么早就存在了。之后,她的满月酒,周岁,两周岁,三周岁的生日,照片中的人群总有雷克斯的身影,他年纪越来越大,脸色却越来越臭。

雷婷忍不住笑了起来。

被逼着参加一个小女孩的生日,一定让他觉得超级无聊吧。

“大小姐。”老孙的声音传来:“你吃过晚饭了吗?”

“吃过了。”雷婷回过头应了一句。

老孙走过来,看到雷婷腿上的相册:“大小姐很久没有看相册了。”

“我今天遇到一个人。”雷婷笑着招呼老孙过来坐:“就是他。”

老孙看了看:“是雷少爷啊。雷少爷?!”老孙惊呼:“大小姐碰到雷少爷了?”

雷婷有些莫名其妙:“是啊。”

“雷少爷在十年前就失踪了。”老孙定神看了看照片:“所以大小姐八岁的时候才被指定成为雷氏集团的继承人。如果你看到雷少爷,一定要赶快通知雷董事长啊。”

“老孙你放心,他没失踪,只是之后就没去公司,所以雷伯伯才说他失踪了。”雷婷笑着解释。她翻着照片:“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但是他好像真的一直都在。”

“因为那时候小姐还太小了。”老孙笑着看着眼前他一手带大的孩子,“董事长和先生是至交,又是生意伙伴,大小姐出生的时候,就带着全家来医院看望你。从那时候起,雷少爷就很疼小姐的。”

“是吗?”雷婷从不知道这段往事:“说给我听。”

老孙笑着开口:“雷少爷从小就是个性子很沉静的人,遇到什么事情都不爱说。大小姐出生的时候,夫人要他抱抱你,结果雷少爷一抱,大小姐就哭得非常大声,真的非常大声,把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雷少爷差点把你扔出去,扔出去了才发现不对,又险险把你接住了,整个病房的大人都被吓坏了。”

“他把一个新生的婴儿丢出去?!”那个婴儿还是自己!雷婷哭笑不得:“这样也叫疼我?”

“董事长夫人和夫人都说,从来没看到雷少爷那么惊慌失措的表情,从此之后就很爱拿大小姐逗雷少爷。”老孙说起这一段无良父母的往事有点尴尬,“所以,每次雷少爷来,就要让他抱你,结果大小姐哭得一次比一次响,雷少爷的表情就越来越紧张,董事长夫人和夫人就笑的很高兴……”

“原来妈妈是这样的人啊?”雷婷终于笑着问起了自己的妈妈。

老孙黑线三条,赶快带过:“不过后来,大小姐就不再哭了,雷少爷也不再紧张了。但是雷少爷对大小姐还是很好的,每次大小姐生日,虽然脸色很臭,但都会来,也都会送礼物给大小姐。”

“他还送过礼物给我?”雷婷看着老孙。

“吃的东西或者是小孩子的东西,现在都没有了。”老孙顿了顿,“不过还有一样东西。”

“什么?”雷婷好奇。

老孙想了想,从保险柜里拿出了一份材料。

雷婷看了一眼,是琴棚的那块地的证明,她小时候雷伯伯送的礼物。老孙却从里面掏出了另一份文件,土地转让材料,最末尾的签名,是优雅自若的三个字:雷克斯。日期,是她八岁生日那天。

“这份文件,是雷少爷失踪前最后一年作为雷氏接班人在集团实习的时候签的。”老孙轻轻的说:“我以为大小姐不记得雷少爷了,所以就没有提起。”

的确,三岁以前的记忆,如果没有老孙告诉她,她的确已经忘记。

“他……怎么知道我喜欢那个地方?”雷婷有些惊讶。

她不是因为有了那块地,才喜欢去那里的。记忆中,她从小就喜欢那个地方,没事的时候总是自己跑去玩。

“大小姐第一次去那里,是先生葬礼的时候。”老孙低声说:“那天,大小姐很难过,连雷少爷都没办法安抚你,你就跑了出去。我怕你出事想要抱你回去,但是雷少爷说随你发泄,我们就一起跟着你。你跑到了河边,哭了很久很久,才睡着了。从那之后,雷董事长把大小姐保护起来,虽然雷少爷没有再来过,但是小姐就常常去那里了。”

雷婷听完,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却是带着微笑的。

第二天放学,汪大东一打放学铃就跟上了发条似的往外跑,雷婷见状赶快用传音入密喊他:/“汪大东!修说今天编好曲子还要再练的,你要去哪儿?”/

大东紧急刹车,若无其事地上了天台,雷婷默契地跟了上去。

“我现在有急事要去做,最迟八点在昨天练习的地方碰面。”大东一见她上来就立刻开口。

“好……可是……”雷婷还没说完,大东已经想到了另一件事:“对了,你不认得路……我会派人在门口接你。”大东想了想,把自己手上的珠串褪下来,走过去拿起雷婷的手,帮她套上手腕,“你带着这个,有问题就找炎阳的人帮你。晚点见,拜拜!”

然后人就不见了。

雷婷愣愣地看着手上的珠串。那珠串有些大,套在她的手腕还有些松松垮垮的,还带着他的温度。雷婷知道,那是他从不离身的东西,从他们第一次见面,他就一直带着这个。

大东当然很急。他昨天一时兴起叫雷婷去排练,忘记了异能转换所得事情,所以去的晚了,又卡着时间要回家,所以在异能转换所待的时间不长。今天一定要早点去才能安心。

雷婷被老孙接回家,换了衣服吃了晚饭,才去了琴棚弹琴。只是,看到手上汪大东的珠串,却怎么都没办法静下心来,干脆合上了琴盖。看看时间,已经七点多了。他说,最迟八点……反正练不下去,干脆去那里等吧?

第二次从琴棚向庇护所走去,雷婷慢慢地走着,却越走,越有一种热的感觉。仿佛体内所有的力量都在流动。雷婷不明所以地停下来,试着凝聚自己的战力,却发现,自己的战力,竟然稍微增加了一点。虽然不多,却是她以前从未达到的高点。

雷婷不是很明白,继续往前走,那种灼热的感觉却越来越明显。雷婷努力地压制着那种感觉,觉得自己变得很累,整个人的能量都在沸腾。

庇护所的门口,雷婷已经变得气息不稳,所幸炎阳的人在门口等着:“雷婷小姐,请。”

雷婷却无暇回答,只跟着他往里走。

那个人早看出了雷婷的问题,立刻联络了异能医生。

雷婷进了庇护所就被送进人小鬼大医院的事情在庇护所迅速传开,奈何盟主休假,青阳不在,炎阳去了异能转换所没有人跟,消息一时递不进去,所以炎阳的人只能通知了在庇护所养伤的寒冰。小雨本无大碍,听到这消息立刻去了人小鬼大医院。

异能医生说,她并没有受伤,只是异能不稳。

雷婷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小雨看了她一眼,提起她的手腕一试,心中大概有了个底,放下她的手腕,才看到雷婷手腕上的珠串——那是大东从不离身的东西。

小雨笑了笑,出去问炎阳的人:“今天有特别的人出入庇护所吗?”

“没有。”

小雨点头,“你去传我的令,寒冰在庇护所里的人都出去,搜索在庇护所周围可疑的人,抓到了来回我。”

“是。”那个人点头离去。

小雨才下令,就看到雷克斯带着夺命的人匆匆进来。

“她怎么样?”

小雨有些惊讶地看着雷克斯:“只是异能不稳,你通知大东了吗?”

“跟着的人已经知道了,大东一出来就会通知他。”雷克斯点了点头,就冲了进去。

小雨放下心。虽然大东的影子已经送回去,新的影子还没选出,但是既然雷克斯来了,他就一定会派夺命的人跟着保护大东。没有人明说,却所有人都知道的默契。但是,雷克斯对雷婷的反应——有些奇怪。

小雨跟了进去。

雷婷面色已经不对,呼吸也不稳,雷克斯想也没想就走过去,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感觉到她的异能浮动得厉害,随即放下她的手腕把她扶起来,在她身后握住雷婷的手腕缓缓地渡过一点异能。

雷婷稍微平静了一会,醒了过来,雷克斯便在她耳边低声地说了什么,才放开她。

雷婷点了点头,努力地坐了起来,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不再去努力压制自己的异能,而是让它随着浮动慢慢地在全身流动,终于觉得世界清明了起来。

夺命的一个人拿着一个平板进来,雷克斯看了一眼,点头,让小雨也看了一眼,各自点头,示意他们把人带进来,然后一起走了出去。

于是,两个人就被寒冰和夺命两队人马押进了庇护所。

“雷婷,是大东的人。”小雨边走边说。

“我知道。”雷克斯轻笑。

小雨看了他一眼。

雷克斯带着笑意往前走。

“雷克斯。”小雨停下来,“你不可能没看到,大东把手串给她了。”

雷克斯笑:“算了,不吓你了。雷婷,是我妹妹。她出生的时候,我就抱她了。”

小雨没想到这番缘故,愣住了。

“所谓长兄如父,她是不是大东的人,我说了算。”雷克斯给了小雨一个充满笑意和期待的神色,走了。

远离人小鬼大医院的另一边,两个人正乖乖地等着被提审。

“修?”小雨首先开口:“怎么会是你?”

另一个人,如雷克斯和小雨所猜到:是雷婷的分身。她越靠近雷婷,就会不自觉地给雷婷异能,但是雷婷还太年轻,对异能控制还不够好,才会有异能不稳的情况出现。

“呵呵呵……”修干笑了三声,“这是阿香,我老婆。”

“你们好,我是叶宇香。”阿香笑着打招呼。

“昨天大东叫我过来,指导他跟雷婷排练。结果,我回铁时空之后说漏了嘴,阿香就非要来看自己的分身。”修老实交待。

阿香没有进入庇护所的权限,修虽然有,但却不能带人进去,为了不触动整个庇护所的安全网,他们就只好在庇护所外面等着大东。

阿香看出两个人神色不豫,就知道事情有变:“雷婷她怎么了?”

雷克斯对修开口:“神风匹克给我。”

“你要神风匹克干嘛?”

“雷婷,因为我的出现,所以异能不稳了吗?”阿香有些着急。

雷克斯没有要回答的意思,只看着修,大有一副“不交出来我就用抢的”的架势。

阿香只好转向小雨,见他点头,立刻去摇身边的人。

修明白了过来,“我跟你去。”

雷婷坐在沙发上,看着手中那小小的一片,感受到它带来的平静,抬头:“有没有人可以解释一下,我怎么了?”

“……”一片沉默。

修没立场解释,小雨按大东的意思不多说,雷克斯正要开口,雷婷已经深吸一口气开口:“停。”

雷婷看了一眼丁小雨:“他不说,就是我不该问的东西,我不想知道。”然后她看了一眼表:“快八点了,汪大东来了吗?”

雷克斯看了一眼他的人,见那人点头,回答:“在路上了。”

大东从异能转换所出来,看了看时间,刚好赶得上跟雷婷约好的时间。出了异能转换所,就有炎阳的人过来汇报:“时空之门的消息,铁时空修和叶宇香来金时空了。”

修把阿香也带来了?大东还没细想,夺命的人来报告:“大小姐一进庇护所就因为异能不稳送进了人小鬼大医院。”

“大小姐?”大东一时没反应过来。

“雷婷小姐。”夺命的人解释。

“雷婷她怎么会异能不稳?!”大东有些着急,跳上了下属的车示意立刻去庇护所:“异能医生怎么说?”

没有回答。那就是没什么大碍咯?可是为什么……

一踏进庇护所的大门,炎阳的人就来报告:“时空之门的消息,铁克禁卫军东城卫和北城卫的队长也来了,现在都在里面。”

他们怎么都来了?大东一个头两个大:“雷婷现在在哪儿?”

“夺命寒冰陪着在人小鬼大医院的病房,已无大碍。”

大东听完就大步往病房走,“东城卫在哪里?”

“在练团室。”

大东脚步匆匆的往里走,却在走廊上遇到一个人。

大东的脚步生生刹在那里。

那个女生,是雷婷的分身。一模一样的脸。却并不相似的微笑。

她是谁?庇护所什么时候有雷婷的分身出现他却不知道?大东立刻转过头,下属立刻汇报:“这位是叶宇香,修的夫人,被夺命寒冰押进庇护所的。”

阿香!修一天到晚在提的阿香,竟然是雷婷的分身!

大东还没接受这个事实,阿香已经走过来:“雷婷现在还好吗?我可以去看她吗?”

分身相遇!

大东这才明白雷婷异能不稳的原因,立刻回答:“跟我来。”

如果雷婷有哪里不好,有现成的分身在,也能立刻补救。

快到房间门口的时候,大东突然停了下来。他的表情已经从匆忙到冷静,他认真地转向阿香:“我不能让你见她,抱歉。”

阿香想要说什么,大东的口吻却不容反驳:“到时候让修来接你,或者现在就派人送你去时空之门?”

阿香看着他的表情,就好像看到了曾经那么疼自己的大哥,说不出一个“不”字:“我等修。”

大东点头,吩咐下属:“你们把阿香带到隔离室去。”

这时,门却开了。

雷婷站在门口,不敢置信地看着那张,跟自己完全相同的脸。

雷婷在房间里就感觉到了。那种异能流动的奇异感觉,越来越明显,越来越剧烈。她有一种感觉,就好像某个东西,在一点一点地向自己靠近。

她不得不攥紧了神风匹克,感受着它带来的让人平静的那种气息,不动声色地平复着自己翻滚的力量。所以,当那个感觉仿佛尽在咫尺却没再靠近的时候,她忍不住站起来,打开了门。

走廊上面,一片寂静。

雷克斯和小雨跟了出来,一个带着轻浅笑意,一个却是带着无可奈何的凝重。

“进来坐下说吧。”小雨打破了长久的沉默。

宽敞的病房里,坐了不少人,却反常安静。

雷婷因为剧烈的异能浮动被重新扶回到病床上躺下,其他人都等着大东开口。

大东的脑海中,却是一片混乱。

“大东。”雷克斯终于等不下去,微微笑着开口:“你不解释一下?”

“我……”大东什么话都说不出来,看着渐渐能够稳定下来的雷婷,看着她挣扎着努力控制自己的力量。

“是因为她吗?” 雷婷额头上已经沁出汗水,轻声地问。

那个她,就是指那个跟自己有着完全相同的脸的女生。她能够明确的感觉到,只要她们越靠近,她的力量就浮动地越剧烈。

“是。”大东看着雷婷,只回答了一个字。

“大东,你还是什么都不想说?”雷克斯摇头,“她迟早会知道的,你何必瞒着她?”

他知道大东很多事都不想让雷婷知道,他没有告诉雷婷,是因为他希望大东能够自己告诉她。

小雨看着大东。他也以为,今天这样被撞破,大东就没得选择必须要说了。

阿香站起来,走到雷婷身边,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我叫阿香。是我想见见你,才擅自跑来,对不起。”

“你是谁?”雷婷看着阿香,带着不解。

“我,是另一个你。”阿香说完这句话,向她笑了笑,就跟着炎阳的人离开了。

为了雷婷的身体状况,阿香大概是用瞬移快速离开了庇护所,不过片刻,雷婷已经全无异状,她平缓了气息,下床站立,把神风匹克还给了修。失去了神风音频,雷婷被平缓的能量又快速地流动了起来,雷婷几乎不能站稳,却没有伸手去接修再次想要递过来的那个东西。

那是她自己的力量,她一定要靠她自己控制才行,绝不能借助任何东西。

良久,雷婷才终于整理好气息。她试着凝聚战力,代表着力量的光赫然飚到了9500点,雷婷静静地看了一会,松开了拳头。

在场除了大东之外的所有人,都露出了颇为感兴趣的神色。

不满十八岁的少女,第一次接受分身力量,不足半个小时就能完全控制增加的五百点战力,战力破万,几乎是近在咫尺,金时空的御林军,又多一个高手了。

雷克斯淡淡的笑:他的眼光,从来不会有错。

大东却更加沉默。她真的很优秀,她的光芒,吸引着所有人的视线。

“你不解释,是我不能知道的事?”雷婷轻声问道。

“……是。”

“好。”雷婷收回视线:“那我就不问。”

所有人都怔住了。

这一天,她遇到了一张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经历了异能极度不稳的痛苦,突然增加的战力,这混乱的一切,就因为大东的一个字,她就不问?

“不是说要来排练吗?”雷婷扬起笑容,“修不是说带了新的编曲来?”

“啊,对。”修拿出两张纸。

“那走吧。”雷婷站起来看向大东:“你带路。”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再次看到这一夜的星空的时候,雷婷知道,她终于逃出生天了。 亚瑟自己就利落地翻身上船,雷婷却是被修和阿香拉上来的。两...
    暮临末世阅读 2,798评论 3 17
  • 仿佛是无止境的练习,她的生命,就那样被别人捏到手心之中——雷婷的骄傲,绝不允许自己一直这样下去!晚饭也没有吃,就这...
    暮临末世阅读 2,559评论 3 16
  • 夜晚,小雨坐在河边,有些出神的看着篝火。大东被罚,盟主离开,离开前销了他的假。虚拟招待所的事情他已经全部处理好,只...
    暮临末世阅读 3,104评论 1 15
  • 练团室,东城卫的几位和现为北城卫队长的Achord已经在里面玩得热火朝天,刚推开门,涌出来的音量就让人忍不住想要堵...
    暮临末世阅读 2,986评论 1 15
  • 第二天早晨,是雷克斯匆匆地来接雷婷。 五熊出来:“雷婷在换衣服,稍等一会儿。” 雷克斯问道:“她还好吗?” 五熊点...
    暮临末世阅读 2,552评论 1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