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真,那么伤

   记忆就像手中得水,无论你怎样紧握它都会顺着指缝悄然流走,时间也不会因谁而停留,然刹那芳华却能勾起无限的遐想与永恒的缅怀。时间与空间都到达了永恒。

 灰暗的天空,沉闷的大地,细雨随风飞扬。南山公园里碎石铺垫而成的小道上却走着一个双眼茫然无神,破破烂烂的年轻人。雨水渐渐地把他全身淋透,但他却丝毫不自知,只是一个劲地往嘴里灌着那劣质的酒水,摇摇晃晃地向前走着。嘴里似自语又似自嘲般地话语传出。

 “梦了几经辗转,想要听到的声音,如今成为奢望,深深地自责有如噩梦般地缠绕,我们再也回不去了。努力的克制自己不去想念,只有剩下自己一人之时,才能哭个痛快,这坚强的背后是何等的脆弱,却又无人再可依靠”

沧海桑田,岁月流逝。但他的心好似还停留在三年前的那一刻。

忘不了,还是忘不了,泪水模糊了他的双眼,心中的刺痛又在沸腾,苦涩的回忆一遍遍地折磨他、

沉默着走了有多远,抬起头,蓦然间才发现一直在倒退,倒退到原点,倔强坚持对抗时间, 期许了的愿望。却都已不能实现,紧闭双眼才能看见那曾经温暖鲜艳过的画面,渐渐地忘记赶不上明天,只有用力地抓紧了想念,渐渐地我忘了时间,因为明天再也……

“啊!!!”突然他仰天一声咆哮“我真的忘不了!”滚滚声音似惊雷般在长空激荡,惊得小鸟乱飞,路边的鸳鸯纷纷侧目,低骂一声“神经病”匆匆离去,他内心的悲伤,已浓的无以复加。

   遥想三年前他与梦若的最后一别,他至今难忘。那也是这样的天气,昏沉沉的天空,下着蒙蒙细雨,花儿凋零,落叶纷飞……

他与梦若游玩,忘记了时间,直到下起小雨时,才猛然惊醒,相视一笑,手牵手跑回家去。陷入爱河中的一对恋人,丝毫不知死神已向他们张开了怀抱。梦若不经意间的一次回头,顿时让她面色苍白,花容失色,不顾一切的推开了他,一把闪烁着森森寒光的匕首,深深地刺进了她的心脏。

  他转身的片刻,傻了、呆了、愣了、直直地看着那向着地面上倒下去的人儿,那苍白的容颜,那凄美的身影,那黯然中带着欣慰的笑容,让他目呲欲裂。这一刻时间好似停止了运转,画面定格。

“不”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他疯狂冲向那倒在地上的人儿,那喷溅而出的鲜血,就像凋零的花朵,点点刺目,片片晶莹,混合着雨水随风飘飘扬扬……

   他双眼在滴血,抱住了这个让他爱入灵魂的女孩,一滴一滴血泪滚落而下,此刻梦若的瘦弱躯体,仿佛重若泰山,压的他跪倒在地。

“梦若……本来应该承受那一刀地人是我啊?”

梦若艰难地张了张嘴,咳出一大口鲜血,他已咬烂了双唇,心在滴血。声嘶力竭地道“梦若……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傻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梦若颤抖着抬起右手,抚摸着他的脸颊,虚弱地有如蚊蝇般的声音“傻瓜……不要……难过……不要……伤心……好好活下去,咳……”梦若又在大口大口地吐血,那断断续续的话语令他心如刀绞,血泪模糊了双眼。梦若的意识渐渐模糊,她喃喃道“真的……好想再一次……和你一起……看日出……看日落……声音嘎然而之。

 “梦若……我不要你死去,我要你永远快快乐乐的活着,你怎么能这样狠心,你答应过我的,要做我最美的新娘,我求求你了快醒醒啊……梦若,我已经叫了救护车”他像疯了一般大叫着,声声催泪,句句断肠,悲伤的气氛,绝望的语言就算铁石心肠的人看见也会黯然神伤,默默垂泪。然而梦若已闭上了双眼,身体越来越冷。

  他心中的千言万语化为一声仰天的怒吼与愤怒的呐喊:“啊……为什么……贼老天,你还我的梦若来”。他伸手细心地为梦若擦干净嘴角的血迹,“梦若你安心的睡吧,我发誓凡是伤害过你的人,我都会让他千百倍的偿还”,他满头浓密的黑发随风狂乱飞舞,眼神中浓浓的恨意让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呃啊……我好恨啊!为什么会这样?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他轻轻地抚摸着那无双的容颜,似乎又看见了那个可爱调皮的女孩就在前方向他招手,他用力的抓了抓,但除了空气,他还能抓住什么?指甲刺破了他的手掌,鲜血一滴一滴洒落在地。痛。他的确很痛,但不是他的手,痛的是他的心,在这一刻他全身抽搐,痛入骨髓。

  时光如箭,逝水年华,转眼间三年过去了,他已经承受了三年的痛苦,整日以酒做伴,深深地自责让他夜夜噩梦连连,那有如花朵般凋零的身影,那凄美中带着欣慰的笑容时刻浮现眼前,让他痛不欲生。

没有你的笑脸,我只有沿着记忆的路线,到达我们的曾经,纵然那只是多增加些痛苦,我也愿时间永远停留在那一瞬间。

“梦若,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三年前本该死去的是我,但老天让我苟延残喘至今,仇,我已经帮你报了,我再也没有牵挂了,黄泉路上你等着,别怕。我这就下来陪你”

  落魄的年轻人伸手从他那破烂的口袋里拿出一黑色瓶子,没有丝毫犹豫随之仰首喝尽瓶中之物,慢慢地,缓缓地倒了下去,他的脸上露出从未有过的笑容,是那么的安详,那么的平静,好似追忆那逝去的幸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