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新西兰打工旅行日记-第二章 从北岛到南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转载请事电邮hphuahua@sina.com或简书私信

我的新西兰打工旅行日记-第一章目录

在寒冷冬季的我别无选择,毅然启程去南岛

2012年8月2日 退房后,根据旅店前台的引导,我很容易就找到了Air Bus的车站(Air Bus是运行于奥克兰市区和奥克兰机场的公交车,一般15分钟一班,单程16元,往返票26元)。

到了机场,我先往New Zealand Airline(新西兰航空公司)方向走,接着看到了许多自助办理登记手续的机器,觉得还是有必要学会使用,于是就试了试。没想到比想象的更方便快捷。

在办理登记手续时,我的电子机票派上了大用场。只要将电子机票的条形码往机器里一刷,一切都变得很简单。只是在行李处,机场地服不够热情,看着我的行李搬不上传送带,他一点也没有帮忙,也许他是想让我自食其力吧!

在候机过程中,我听了聪明的Tania的建议,在机场就备足了水,带上飞机喝(之前,在新加坡樟宜机场的候机室里,因为没有饮水处,导致我10多小时没水喝,飞机上也不舍得要水,因为怕花钱。现在想起来,觉得当时就应该问问工作人员的)。备足水后,我就在等候处看了伦敦奥运会的游泳接力赛和跳水比赛(跳水比赛中国队又是轻松夺冠)。

纽航(Air New Zealand)的飞机

上了飞机后,惊讶地发现我身边的两个座位竟然都是空的,更惊讶的是,飞机上有免费糖果和饼干,还有免费水,服务很不错,与之前的航班差别很大。可能由于之前坐的是廉价航班,而现在是正常票价的航班的缘故吧。

到了基督城机场,问了地服后得知,要去市区的Canterbury Museum(坎特伯雷博物馆)要坐29路车。等了好久都不见29路,只看到3路车,问了司机,说是也能去那里,而且他人看起来挺好的,我就上3路车(在基督城坐车不像在奥克兰,都需要自备零钱)。

司机把我送到离博物馆最近的一站。然后,我一路拖着箱子问人,最后失望地发现之前找的两个旅店都在整修中。原来整个城市大部分都在修建中,开着的店也没有几家,很是萧条。

因为之前的地震,基督城70%的建筑都在修建中,许多建筑物需要推倒重建。虽然地震已经过去很久,但听说因为新西兰人太懒惰,所以整修进度比较缓慢。后来我了解到的情况是,新西兰缺少足够的懂技术的建筑工人。总之,到现在我还不是很清楚基督城依然萧条的原因。

走了一会儿,看到几个年轻女孩,我就问她们最近的旅店在哪儿。一个女孩提到YMCA,但她也不知道具体在哪里,我只能继续漫无目的地往前走。谁知一位女士追上我,说刚才那三个女生是她的朋友,并且告诉她我的情况。她还说她的工作地点就在附近,可以去那里帮我打印地图。当看到我的巨大的行李箱时,她问要不要开车送我,我没多犹豫就说:“That would be much better!”(那就更棒啦!)当时我实在是太累了,确实需要一个free ride(免费搭车)。
原来,她在The Press工作(是基督城一家著名的报社),刚才她正好在外面跑步锻炼,就遇到了她的三个朋友。
我们来到了楼上的停车场,就开车出发了。到了YMCA, 我们看到里面亮着灯,就知道有营业。为以防万一,我留了那位女士的电话号码,而她也欣然给了我她的联系方式,她的名字叫Marcelle,是我要万分感激的一个人。
在基督城,能如此幸运地遇到贵人相帮,解决了我的住宿问题,实在让我感受到了命运的恩泽。

办理入住手续时,我没有交20元押金(一般旅店会要求交20元押金),而是以我的visa卡号做抵押。旅店方面还让我留了国内的地址,说是如果有紧急情况,可以把行李送到国内,我也不是很懂这个程序,就按要求写了地址。
进入房间后,感觉很是满意,比我在奥克兰的房间大很多,光线充足,而且还有床头柜和其他柜子,毕竟是30块一晚的旅店啊!(在奥克兰图书馆对面的Choice Plaza是一周119元,每晚19元)

在YMCA的房间

从房间望出去,一个尖塔式的建筑映入眼帘,让我感觉仿佛置身于欧洲小城。在那一瞬间,忽然发现我爱上了这个城市。基督城被称为“上帝的后花园”,虽然地震使其受到了巨大的创伤,魅力依然不减。就像后来在Seddon(塞登)遇到的瑞典女孩Tove说的,基督城有它的personality(性格),一些类似于建筑之类的小细节,就能将它与普通的concrete jungle(钢筋水泥的城市)区分开来。虽然,城市的大部分都在重建,但基督城仍能让我感受到一种深沉的美,给人一种置身于徐志摩的《再别康桥》中那种诗情画意的感觉,这里有美丽的河流,有错落有致的各种树木,有自己特有的本色。

颇有徐志摩笔下的“康桥”意味的基督城

坐在软软的床上搜索网络时(这里的床让我想起了在美国华盛本大学宿舍的床),一位花白头发的女士进屋了,她说自己正在环游世界,名叫Amparo,来自西班牙。终于见到了又一个环游世界的人了。她告诉我图书馆有免费网络,可以带我去看。既然有一个伴,我就想与她一起出去走走。
我们先去了附近的Botanical Garden(植物园)的i-site问讯处,Amparo想知道租车的信息。向她提供信息的人是中国人,胸前还别着一块小牌子“我会说中文”,实在可爱!
植物园里很美,美到我们想马上合照留念。我们就打算找人拍照,只是后来的事情有点后悔。我为了图方便,找了一个离我们近的,但他总在笑,似乎患有“多动症”,还缠着我说了好一会儿话。我想以后可不能图方便,随便找人帮忙,就像原来遇到的中国奶奶说的那样,帮忙也要找对人的。
摆脱了那个人之后,我们就继续游览植物园。整个植物园给我一种置身于十几世纪的欧洲,以及在英国老电影中的感觉,还有许多参天大树让人流连忘返。

Amparo和我在基督城植物园
我在基督城植物园

离开植物园,Amparo带我去了图书馆,然后去了超市。不知为何,一开始我不能成功地链接上网络,网页还是停留在奥克兰机场的页面。我叫来了工作人员,他让我再打开网页时就成功了。他说“You just need to try more times",我觉得这句话说得太有道理了。生活中的很多事,其实只要多尝试几次就能成功。大部分情况下,我试一次就以为失败,就要求助他人,这不是我们应该有的生活态度。给自己多一次机会,也许问题就会迎刃而解了。这种try again的态度,在独自旅行中异常重要。

我上网跟爸妈报了平安后,就去找Amparo说的超市,却无意中发现一个中国超市。这个中国超市是在一个类似工厂仓库的地方,商品种类特别多,我能想到的几乎都有了。只可惜我行李太多了,再买食物恐怕就要超重,担心坐不了Naked bus去Seddon(Naked bus和Intercity两家公司是新西兰的两大交通公司,坐车都有行李重量限制,大件行李一般不超过20kg。后来我才知道真正坐车时,并没有那么严格),所以只买了3元的茉莉花茶。老板娘人很好,还提醒我吃晚饭后早些回去,不要在大街上逗留。这家超市虽大,但当时却只有我一个顾客。我心想这么品种齐全的中国超市,无人光顾实在可惜,看老板娘和我说话的样子,好像她也好久没和其他人聊过天了。真希望她的生意能快快好起来。

我找到Amparo说的超市后,发现里面还是一般大型商场的样子,没有一点破败的迹象,只是没什么人而已。我还无意中发现了BNZ的取款机,就趁机取了现金。还是为了省钱,我逛了整个超市,只买了一个“牛肉卷”回去当晚餐。可是搞笑的是,我回去后才发现那根本不是牛肉卷,而是做牛肉卷的面皮。我又一次糊涂了!都怪我没仔细看包装上的英文字。无奈之下只能继续吃方便面。

回到房间,发现Amparo不在,原来她在外面的沙发上记账。她告诉我在西班牙时,工作之外她还参加了一个叫MONA的保护大猩猩的志愿者组织, 还给我看了网站。网站看起来很棒,配色、文字能让人看得出来是用了心思的。当Amparo告诉我,这是由一个人制作的网站时,我就更佩服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