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若梦

          浮生若梦

            楔子

    云若隐猛的坐起来,光洁饱满的额头上已满是冷汗,她又做那个梦了!

    梦里,一对男女皆是身穿一袭紫衣,神仙眷侣一般,偏是老天不如人意,前有追兵,后有万丈深渊。眼看着密密麻麻闪着寒光的箭飞向两人,男子将女子紧紧护在怀中,身受重伤,二人一同坠下身后那万丈深渊。

    心口微微的疼痛,云若隐闭上眼,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再次躺下。

            1出嫁

    “小姐?小姐,该起了。”雨点轻声唤道。

    “什么时辰了?”云若隐闭着眼皱了皱眉,她还没睡够啊,平日里雨点也并不会唤她的!

    “寅时了。”雨点咬了咬唇,眼圈微红。

    寅时?这么早?云若隐翻了个身,“在睡一个时辰,就一个时辰!”

    “哎呦,我的好小姐,您今日要成亲了呀,早些起来,好梳洗打扮呀!”

雨点说着,眼泪直往下掉。小姐生的倾国倾城,性子又好,从不打骂下人,却要嫁给,嫁给那大魔头,她可怜的小姐啊!

    成亲?云若隐猛的坐起来,是了,她要成亲了,她都快忘了!

    自自己及笄后,家里的门槛都快被踩烂了,旁的人都说爹爹好福气,生了个好女儿,却不想,到底是祸福相依,自己的样貌反倒带来了祸事。三日前,血衣门下弟子带了不少礼来,说是要自己嫁与他们门主,云氏乃商家,如何斗得过血衣门?爹爹再宠自己这个女儿,也不会罔顾全族上下几百口人,所以,才有这桩婚事。

    “小姐,奴婢伺候您更衣。”雨点用衣袖使劲地擦了擦眼睛,也许,这是她最后一次伺候小姐了。

    看见雨点红红的眼睛,云若隐反倒笑了起来,“傻丫头,小姐我今天嫁人,大喜之日,哭什么!”雨点自幼便跟在她身边了,与其说是主仆,倒不如说是姐妹,雨点想什么她清楚,可是她不能露出哪怕一点不愿,那样只会让家人和雨点更难过。

    “小姐还有心思取笑奴婢,传闻那血衣门主嗜杀成性,又是极好色的,养着美人无数……”雨点说着,又小声啜泣起来。

    云若隐头疼地揉了揉额角,她最看不得人哭,偏偏雨点是个爱哭鬼,“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好了好了,快帮我洗漱吧,耽搁了时辰可就不好了!”

    “是。”雨点应了一声,一步三回头地走了出去,再进来时,身后跟了一群丫鬟婆子,手上各自拿着一个托盘,放着首饰、衣服。

    缂丝而成的嫁衣,裁剪得体,金制的凤冠上坠着各种价值连城的宝石,衬得本就生的美貌的云若隐多出了几分妩媚,美艳而不可方物。身姿窈窕,腰若丸束,肤如凝脂,手如柔荑,眉如翠羽,齿如瓢犀。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小姐好美!”绕是雨点看惯了云若隐的美貌,也还是惊艳了一把,小姐穿嫁衣竟是这般好看!

    “傻丫头!”再好看,又有何用?云若隐摇摇头,她宁可不要这美貌!

    血衣门迎亲的队伍到了,喜乐声声,可云府却没人真的开心得起来。

    血衣门迎亲的轿子奢华无比,是用海南黄梨木制的,做工精致,抬轿的人步伐稳健,一看便知是练家子。

    云若隐盖上绣着戏水鸳鸯的喜帕,被雨点扶着上了轿,花轿内弥漫着淡淡的香味,云若隐只觉得眼皮子越来越重,渐渐昏睡了过去。

    花轿抬到城外后,所有人不约而同的收起了唢呐等乐器,八个轿夫抬着轿子轻飘飘地在山间跳跃着,几个呼吸间便消失在山间。

          2洞房花烛夜

    云若隐扇子一样的睫毛轻轻颤了颤,睁开了眼,水眸星子一般璀璨,带着一丝茫然,惹人怜爱。

    云若隐从床上做起来,甩甩头,终于想起来发生了什么,那轿中的香味,是迷药吧,血衣门向来神秘,江湖中人人恨不得杀之而后快,又怎会让自己知道来这里的路?

    云若隐开始仔细的打量自己所处的房间,自己刚刚躺过的大床,是,是一整块软玉雕成的?床的正上方的屋顶,垂着一只玉质的仙鹤,仙鹤口中衔着一片万金难求的软烟罗,垂下来正好覆着大床,屋顶四角各镶着一颗硕大的夜明珠,发出柔和的光芒。墙壁上挂着有价无市的古画,屋中器具无一不珍贵,地面竟然铺着暖玉!

    云府素来号称天下首富,如今看来,远不及血衣门!

    夜明珠云府是有,可就那指甲盖大小一颗,爹爹当宝一样护着,从不许外人碰,而血衣门这四颗,婴儿拳头一样,还是用来照明的!

    古画云府也有,却都被挂在书房,也远不及血衣门这几幅珍贵!

    云府美玉不少,但也没奢侈到用来铺地!云若隐暗暗惊叹,丝毫没有察觉到有人走了进来,已经站在了她身后。

    “满意吗?”墨逸尘面无表情道,他刚进来就看见这小丫头看这屋子里的物件看得出神,就没有出声,径直走到了她身后。

    “满意。”云若隐呆呆地点点头,又想起什么似的,突然转过身,琼鼻便撞上了墨逸尘结实的胸膛。

    云若隐后退了两步,小手揉着鼻子,恼怒地看向撞到自己的“罪魁祸首”,这一看,便移不开眼了。

    男子一袭红衣,剑眉斜飞入鬓,眸子深若幽潭,泛着些许孤寂与冷漠,让人沉醉其中,无法自拔,鼻梁高挺,性感的薄唇轻抿,许是因为喝了酒,颊边染着些红,长身如玉,卓尔不群,恍若神人,整个人却冷冷的,就差在脸上写着“生人勿近”几个字了。

    “可满意?”墨逸尘又开口问了句,声音好听极了,却依旧冷得能冻死人。

    “满意。”云若隐再次痴痴的点了点头,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后,脸顿时像火烧了一般,耳根子都红了。她在做什么啊,居然看一个陌生的男人看呆了!还有,他是?

    墨逸尘走到桌边,端起桌上的两杯酒,又走向云若隐,将其中一杯举到她面前,“喝了。”

    “你,你就是血衣门门主?”见墨逸尘如此举动,云若隐接过酒杯,心中也有了计较。眼前这男子会出现在这里,并且一袭红衣,不难猜出他的身份。

    云若隐一杯酒下肚后双颊立刻红了起来,耳根子都隐隐泛红。她向来不胜酒力,十岁那年贪玩,背着偷偷喝了几小杯果酒便醉得不省人事,睡了一天一夜方才醒过来,从那以后滴酒不沾,是以,今日喝了这一杯酒,便微醺了。

    手中的玉杯被墨逸尘拿走放在桌上,人也被横抱了起来。

    云若隐一惊,正要挣扎,却已经被放在了床上,看着自行脱衣服的某人,一骨碌翻了起来,又向床的另一侧挪了挪,警惕的看着墨逸尘。

    “睡吧。”墨逸尘一把将云若隐抱入怀中,在床上躺下。

    云若隐浑身僵硬着躺在墨逸尘怀中,过了好一会,见墨逸尘没有动作,似乎真睡着了,才略微松了口气。过了不知多久,眼皮子就开始打架,终于睡过去了。

    听见怀中人呼吸声渐渐均匀,显然是睡着了,墨逸尘睁开眼,在云若隐额上留下一吻,轻轻笑了笑,再次闭上眼。小丫头,我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出现在你身边。

      3第一眼看见的人

    月儿莲步轻移退出了天际,带走了满天星光,遥远的东方泛起了鱼肚白,初阳逐渐跳出了山头,给万物披上一层金纱。

    墨逸尘睁开了眼,昨夜,温香软玉在怀,他睡的格外的好。

    怀中人还睡着,看着她安静的睡颜,心中一阵满足,每天早上第一眼看见的人是她,感觉不错。

    几年前,他被人满世界地追杀时,小丫头可是救过他一命的,那是他最狼狈的一次,小丫头现在认不出他也正常。

    云若隐动了动,似乎要醒来,墨逸尘立刻闭上眼假寐。

    果然,墨逸尘刚闭上眼,云若隐就醒来了。

    云若隐睁开眼,看见陌生的房间,皱了皱眉,正要翻身,却到现自己动不了了,整个人都被禁锢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中,这才想起自己已嫁做人妻。低头看了眼身上完好无损的衣服,才松了口气,还好,昨晚没发生什么!

    云若隐转头看着墨逸尘俊美得不像话的脸,心跳快的厉害。

    她昨晚睡的很安心,竟然没有再做那个梦了,可是,好奇怪,为什么自己看见血衣门门主会心疼?就像梦中一样。

    正想着,一双深邃的眸子映入眼帘,那是他的眼睛,真好看!等等,他醒了?“你,你醒了啊。”云若隐不自然地说到,垂下眼帘不好在看墨逸尘。

    “嗯。”墨逸尘淡淡道。

    “那个,可不可以先放开我?”见墨逸尘没有放开她的意思,云若隐硬着头皮问道。他不是门主吗,都没有事情要做吗,怎么还不起来!

    “可以。”墨逸尘淡淡道,松开云若隐,再次闭上了眼。

  云若隐从床上坐起来她,看着身上大红的喜福和地上的绣鞋又犯起难,她穿什么啊?总不能还是一身喜服吧?

    “衣柜里有衣服。”墨逸尘的声音再次想起,云若隐转过头看了他一眼,他依旧闭着眼,仿佛刚刚说话的人不是他一样。

    云若隐走到衣柜跟前,打开柜子,里面整整齐齐放着十几件衣裙,全是她喜欢的紫色,全是时兴的样式,大小也正合适。

    云若隐在屏风后换好衣服出来时,正看见墨逸尘穿戴整齐的走出门,留下一个淡漠疏离的背影,云若隐莫名心疼了起来。

    坊间盛传血衣门门主嗜杀成性,极好美色,可是,莫名的,她不信也不愿信门主是那种人。昨夜是他们的新婚之夜,倘若门主当真好色,又怎会不碰她?她是不愿把自己交给他,可若他用强,自己又如何拒绝得了?他昨夜没有强迫自己,自己到底是存了一份庆幸与感激的。门主虽冷冷的不爱理人,但并没有戾气。

    她不信,门主如坊间传闻的那样嗜杀成性,极好美色。

          4尘隐居

    云若隐的早膳很丰盛。

    阳光明媚,天气正好,云若隐吃饱喝足后心情好极了,伸了个懒腰,带了一个小婢女打算出去散散步,却看见墨逸尘双臂环抱在胸前,靠在不远处的假山上。

    初晨的阳光打在他身上,本就俊美的他更加让人移不开眼。

    墨逸尘看见云若隐出来,主动走了过去,牵起云若隐的手一言不发的走开。

    小婢女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并没有跟上去,他们门主真的很宠夫人呢!

    一路上遇见不少人,都恭恭敬敬地行了礼。云若隐越发好奇起来,她看得出来,那些人对身边的人是发自心里的恭敬,而非畏惧。

    “那个,门主,我们要去哪里?”云若隐还是忍不住问了,这已经走了一盏茶的时间了。

    “叫我逸尘。”墨逸尘听见云若隐的称呼,皱了皱眉头,他不喜欢云若隐这样生疏地唤他门主,只纠正了称呼,并没有回答云若隐的问题。

    怪人!云若隐在心里诽谤,男人不都应该喜欢别人对他恭恭敬敬的吗?不过,她喜欢!

    又走了不久,眼前出现了一湖莲花。

    一湖浓绿一眼望不到边,中间点缀着点点飞花,粉的,白的,甚至还有几朵及罕见的墨莲,美不胜收。

    “好美!”云若隐感叹到,她最喜欢的,就是莲花了,若是再有一小舟,泛舟于湖中,也是一大乐事啊。

    云若隐正想着,余光瞥见墨逸尘,马上就乐了。墨逸尘不知从哪里变出来一只小舟,正好两个人坐。

    “门,不,逸尘,你怎么知道我想要泛舟的?”云若隐好奇道,这人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吗,怎么她想什么他都能知道?

    “问那么多作甚。”墨逸尘率先走上小船,坐在船头眼睛看向云若隐。

    云若隐自觉的走到岸边,一只脚刚踏上船,小船猛地晃了一下,连带着云若隐也没站稳,眼看着就要落入水中,就被一只结实有力的手臂捞入怀中,正是本该坐在船头的墨逸尘。

    “笨。”墨逸尘浸着寒意的眸子多了几分怒意,这小丫头,这么不小心!直接揽着人上了小船,没有丝毫要松手的样子。

    云若隐只觉得心跳快得厉害,又红了脸“可以先放手吗?”

    “不放,这辈子我都不会放手。”墨逸尘抱着云若隐的力道又大了几分,良久,才放开手,一言不发的坐到船尾划船。

    轻快的小舟在层层莲叶中穿梭者,时不时惊起几只鸥鹭,带走了一路的清香。

    不知划了多久,小舟靠了岸,云若隐这才发现湖中还有一小岛,岛上有一个小小的木屋。

    云若隐跳上岸,脸上挂着灿烂的笑,“这里有名字吗?”

    “没有,你取一个吧。”墨逸尘唇角轻轻扬起,看来,带她来这里,是来对了。

    “那,就叫尘隐居,如何?隐于尘世之外,多好!”云若隐脸上露出几分向往之色。

    “如此,甚好。”尘、隐、居吗?他喜欢!

          5云氏灭门

    不知不觉间,已经过去一个月了,云若隐只觉得自己闷的都快长蘑菇了,便央着墨逸尘带她出去玩,她向来闲不住的,也好一阵子没见爹娘和哥哥了。

    这一个月来,墨逸尘对她甚好,吃的喝的穿的什么都紧着她,门中也并不像外界传闻的那样姬妾众多,美女如云。如今的她与墨逸尘除了没有做那事以外,到真有了几分夫妻样子。

    昨晚逸尘答应过她,今日带她出去游玩,再回云府看看爹娘,想必此刻马车也快备好了。

    “走吧。”墨逸尘递过来一张面纱,自己戴着一张简单的面具,牵过云若隐柔若无骨的小手,二人一同走出去,郎才女貌,羡煞旁人。

    一路上颠簸了近一个时辰,才终于到了城外。云若隐看着熟悉的地方,心里头多了几分雀跃,竟主动牵起墨逸尘,扯着他朝城里奔去。

    云若隐在这里长大,对城里的一切自是熟悉的,七拐八弯的就绕到了云府所在的那条街,远远的看着熟悉的府门,竟然不敢上前去了。

所谓“近乡情更怯”,大抵如此。

    云若隐只顾着兴奋,却没注意到云府的不寻常,偌大的宅子,一个看门的小厮都没有,路人也都远远的绕开云府。

    云若隐没注意到,可墨逸尘注意到了,他留了几十个暗卫在暗处护着云府,算起来,也有好几日没音信了,云府,出事了?

    墨逸尘又向云若隐靠近了些以保护者的姿态护在她身边。

    云若隐以一种极慢的速度走向云府,到最后,竟然跑了起来,她想告诉爹娘还有哥哥,逸尘待她极好,她过得很好。

    越是走近云府,墨逸尘突然闻到空气中残留的血腥味,意识到了什么,想要拦住云若隐,云若隐却已经推开了朱红的大门。

    朱红的大门后,恍如地狱。

    一草一木如旧,只是上面染上了星星点点的血迹,就连地面,也是诡异的红色,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云若隐俏丽的小脸瞬间惨白,浑身颤抖着,凄厉的嚎了声,“爹,娘,哥哥?你们在哪里?小隐回来了,你们在哪里?不要躲着了好不好?”拔腿就往内院跑。

    墨逸尘皱着眉,一把把云若隐捞入怀中,紧紧抱着。

    “放开我,放开我,我要去找爹娘,放开我!”云若隐狠狠的瞪向墨逸尘,爹娘和哥哥呢?他们还在等她,他们一定是躲起来了,一定是在跟她开玩笑!

    看见爱妻如此神色,墨逸尘只觉得心中一阵钝痛,他从未见过小隐这般模样。面色苍白,神色慌乱,颊边挂着泪珠,双目通红,像一只受伤的小兽一般,浑身带着刺,又让人心疼不已。

  “小隐,”墨逸尘唤了声,却不知道该说这什么来安慰她,只能笨拙的抱紧她,轻轻的一下一下拍着云若隐的背。

    云若隐渐渐安静了下来,原本灿若星辰的眼睛没了神采,染上了满满的恨意。

    墨逸尘心疼的不行,吻了吻云若隐的发际,“交给我,我定会替你报仇,替,爹娘和哥哥报仇。”

    墨逸尘眼中满是杀意,他隐约猜到是谁做的了。

    江湖中门派众多,佼佼者有一正一邪,所谓“邪”,便是他的血衣门,而所谓“正”,便是溢月宗了。

        6月下交心

    云若隐还是晕了过去。再醒来时,已是午夜时分。

    “醒了?”墨逸尘见云若隐睁开眼,将手中的茶杯递到云若隐唇边。

    云若隐就着墨逸尘的手喝了口水,嗓子好受了些,想起白日看见的种种,心里又难受了起来,云府,就这样没了吗?小手使劲拽着墨逸尘的衣袖,苍白的脸埋入他怀中,声音沙哑道“逸尘,我难受!”

    “我知道。”墨逸尘怜惜的地看着怀中人,她的难受,她的伤心,他岂会不懂?

    “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墨逸尘将云若隐横抱起来,大步走出房门脚尖轻点,毫不费力地跃上屋顶。

    月色怡人,两人却都没有赏月的心思。

    “小隐,交给我,把一切都交给我来处理,信我!”墨逸尘垂眸看着云若隐。

    “好。”云若隐点点头,莫名的,她就是信他。

    “小隐,你知道,我娘是怎么死的吗?”墨逸尘眼中划过伤痛,“我十岁那年,那些所谓正道人士杀了她,多可笑,他们说啊,我娘生的那么美,定时惑世妖姬,所以要杀了她,呵呵呵呵,多可笑。”墨逸尘眼眶微红。

  何为正?何为邪?不过人心作祟罢了!

    “逸尘,至少,你我还活着,你我还有彼此。”云若隐抬起头,手轻轻抚上墨逸尘俊美的脸。“那群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是他们吗?云府的事。”

    “嗯。”墨逸尘点点头,“小隐,是溢月宗做的,这一次,新仇旧恨一起算!”

    “嗯。”

    墨逸尘感觉,从这一刻开始,云若隐才是真真正正的,从身到心都属于他。

          6噩梦成真

    云若隐近来总感觉心神不宁的,似乎要发生什么。

    当日墨逸尘娘亲就是死于溢月宗宗主之手,这是多年来,他所做的,都是在准备,准备复仇,也在等待一个机会,可是现在他不能等了,溢月宗对云氏下手,无非就是因为他娶了云家的女儿,无论小隐怪不怪他,他总是自责的,所以计划提前也未尝不可!

    墨逸尘十数年的准备也不是白干的,溢月宗门下各产业几乎都有他的人。十年的潜伏,不过用了二十多天,溢月宗就已负债累累,门下弟子也散的只剩下内门弟子了。

    “小隐,要去溢月宗吗?今日,定要你亲眼看着我们大仇得报。”墨逸尘从后面抱住坐在窗前发呆的云若隐,素来没有表情的的脸上,也多了几分笑意。

    “今日?这么快?”云若隐惊讶道,她知道溢月宗最近不好受,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倒了?

    “嗯。本打算下月那宗主过寿时送上一份‘大礼’呢,可那老家伙嫌他活得长了,想要早些到阎王跟前报道呢。”墨逸尘轻笑道。今日一过,他就可以带着小隐放舟江湖,逍遥自在了!

    “好,带我去!”云若隐坚定道,她从未见过杀人的场面,可今日,她想亲眼看着仇人死在眼前!从前家人对自己的宠溺和关爱,还历历在目,她不能让云府里几百口人白白丢了性命!

    墨逸尘带着云若隐赶到时,溢月宗众人已被逼到一处山崖边,身后,即是万丈深渊,深不见底。

    云若隐心里一紧,皱着眉头,强忍着不适,看着溢月宗众人纷纷人头落地,那血腥的场面让她害怕,也让她兴奋。

    终于结束了,崖上只剩了云若隐墨逸尘二人,望着崖下缭绕的云雾,二人心里一阵舒畅。

    山崖?云若隐突然意识到什么,扯着墨逸尘就要走。梦里的,不就是这样子吗?万丈深渊,紫衣男女!

    墨逸尘不知道为什么小隐要他走,却还是随着她走了,刚走了几步,踉跄了一下,险些站都站不住。该死。中招了!

    前方不知哪里冒出来数名弓手,一人道“墨逸尘,你以为,想杀你的,只有溢月宗吗?”

    密密麻麻闪着寒光的箭向墨逸尘二人飞来,二人对视一眼,如果,他们注定要死,那么,宁可自行了断。

    二人紧紧抱在在一起,双双跳下深渊。

                          完浮生若梦

            楔子

    云若隐猛的坐起来,光洁饱满的额头上已满是冷汗,她又做那个梦了!

    梦里,一对男女皆是身穿一袭紫衣,神仙眷侣一般,偏是老天不如人意,前有追兵,后有万丈深渊。眼看着密密麻麻闪着寒光的箭飞向两人,男子将女子紧紧护在怀中,身受重伤,二人一同坠下身后那万丈深渊。

    心口微微的疼痛,云若隐闭上眼,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再次躺下。

            1出嫁

    “小姐?小姐,该起了。”雨点轻声唤道。

    “什么时辰了?”云若隐闭着眼皱了皱眉,她还没睡够啊,平日里雨点也并不会唤她的!

    “寅时了。”雨点咬了咬唇,眼圈微红。

    寅时?这么早?云若隐翻了个身,“在睡一个时辰,就一个时辰!”

    “哎呦,我的好小姐,您今日要成亲了呀,早些起来,好梳洗打扮呀!”

雨点说着,眼泪直往下掉。小姐生的倾国倾城,性子又好,从不打骂下人,却要嫁给,嫁给那大魔头,她可怜的小姐啊!

    成亲?云若隐猛的坐起来,是了,她要成亲了,她都快忘了!

    自自己及笄后,家里的门槛都快被踩烂了,旁的人都说爹爹好福气,生了个好女儿,却不想,到底是祸福相依,自己的样貌反倒带来了祸事。三日前,血衣门下弟子带了不少礼来,说是要自己嫁与他们门主,云氏乃商家,如何斗得过血衣门?爹爹再宠自己这个女儿,也不会罔顾全族上下几百口人,所以,才有这桩婚事。

    “小姐,奴婢伺候您更衣。”雨点用衣袖使劲地擦了擦眼睛,也许,这是她最后一次伺候小姐了。

    看见雨点红红的眼睛,云若隐反倒笑了起来,“傻丫头,小姐我今天嫁人,大喜之日,哭什么!”雨点自幼便跟在她身边了,与其说是主仆,倒不如说是姐妹,雨点想什么她清楚,可是她不能露出哪怕一点不愿,那样只会让家人和雨点更难过。

    “小姐还有心思取笑奴婢,传闻那血衣门主嗜杀成性,又是极好色的,养着美人无数……”雨点说着,又小声啜泣起来。

    云若隐头疼地揉了揉额角,她最看不得人哭,偏偏雨点是个爱哭鬼,“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好了好了,快帮我洗漱吧,耽搁了时辰可就不好了!”

    “是。”雨点应了一声,一步三回头地走了出去,再进来时,身后跟了一群丫鬟婆子,手上各自拿着一个托盘,放着首饰、衣服。

    缂丝而成的嫁衣,裁剪得体,金制的凤冠上坠着各种价值连城的宝石,衬得本就生的美貌的云若隐多出了几分妩媚,美艳而不可方物。身姿窈窕,腰若丸束,肤如凝脂,手如柔荑,眉如翠羽,齿如瓢犀。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小姐好美!”绕是雨点看惯了云若隐的美貌,也还是惊艳了一把,小姐穿嫁衣竟是这般好看!

    “傻丫头!”再好看,又有何用?云若隐摇摇头,她宁可不要这美貌!

    血衣门迎亲的队伍到了,喜乐声声,可云府却没人真的开心得起来。

    血衣门迎亲的轿子奢华无比,是用海南黄梨木制的,做工精致,抬轿的人步伐稳健,一看便知是练家子。

    云若隐盖上绣着戏水鸳鸯的喜帕,被雨点扶着上了轿,花轿内弥漫着淡淡的香味,云若隐只觉得眼皮子越来越重,渐渐昏睡了过去。

    花轿抬到城外后,所有人不约而同的收起了唢呐等乐器,八个轿夫抬着轿子轻飘飘地在山间跳跃着,几个呼吸间便消失在山间。

          2洞房花烛夜

    云若隐扇子一样的睫毛轻轻颤了颤,睁开了眼,水眸星子一般璀璨,带着一丝茫然,惹人怜爱。

    云若隐从床上做起来,甩甩头,终于想起来发生了什么,那轿中的香味,是迷药吧,血衣门向来神秘,江湖中人人恨不得杀之而后快,又怎会让自己知道来这里的路?

    云若隐开始仔细的打量自己所处的房间,自己刚刚躺过的大床,是,是一整块软玉雕成的?床的正上方的屋顶,垂着一只玉质的仙鹤,仙鹤口中衔着一片万金难求的软烟罗,垂下来正好覆着大床,屋顶四角各镶着一颗硕大的夜明珠,发出柔和的光芒。墙壁上挂着有价无市的古画,屋中器具无一不珍贵,地面竟然铺着暖玉!

    云府素来号称天下首富,如今看来,远不及血衣门!

    夜明珠云府是有,可就那指甲盖大小一颗,爹爹当宝一样护着,从不许外人碰,而血衣门这四颗,婴儿拳头一样,还是用来照明的!

    古画云府也有,却都被挂在书房,也远不及血衣门这几幅珍贵!

    云府美玉不少,但也没奢侈到用来铺地!云若隐暗暗惊叹,丝毫没有察觉到有人走了进来,已经站在了她身后。

    “满意吗?”墨逸尘面无表情道,他刚进来就看见这小丫头看这屋子里的物件看得出神,就没有出声,径直走到了她身后。

    “满意。”云若隐呆呆地点点头,又想起什么似的,突然转过身,琼鼻便撞上了墨逸尘结实的胸膛。

    云若隐后退了两步,小手揉着鼻子,恼怒地看向撞到自己的“罪魁祸首”,这一看,便移不开眼了。

    男子一袭红衣,剑眉斜飞入鬓,眸子深若幽潭,泛着些许孤寂与冷漠,让人沉醉其中,无法自拔,鼻梁高挺,性感的薄唇轻抿,许是因为喝了酒,颊边染着些红,长身如玉,卓尔不群,恍若神人,整个人却冷冷的,就差在脸上写着“生人勿近”几个字了。

    “可满意?”墨逸尘又开口问了句,声音好听极了,却依旧冷得能冻死人。

    “满意。”云若隐再次痴痴的点了点头,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后,脸顿时像火烧了一般,耳根子都红了。她在做什么啊,居然看一个陌生的男人看呆了!还有,他是?

    墨逸尘走到桌边,端起桌上的两杯酒,又走向云若隐,将其中一杯举到她面前,“喝了。”

    “你,你就是血衣门门主?”见墨逸尘如此举动,云若隐接过酒杯,心中也有了计较。眼前这男子会出现在这里,并且一袭红衣,不难猜出他的身份。

    云若隐一杯酒下肚后双颊立刻红了起来,耳根子都隐隐泛红。她向来不胜酒力,十岁那年贪玩,背着偷偷喝了几小杯果酒便醉得不省人事,睡了一天一夜方才醒过来,从那以后滴酒不沾,是以,今日喝了这一杯酒,便微醺了。

    手中的玉杯被墨逸尘拿走放在桌上,人也被横抱了起来。

    云若隐一惊,正要挣扎,却已经被放在了床上,看着自行脱衣服的某人,一骨碌翻了起来,又向床的另一侧挪了挪,警惕的看着墨逸尘。

    “睡吧。”墨逸尘一把将云若隐抱入怀中,在床上躺下。

    云若隐浑身僵硬着躺在墨逸尘怀中,过了好一会,见墨逸尘没有动作,似乎真睡着了,才略微松了口气。过了不知多久,眼皮子就开始打架,终于睡过去了。

    听见怀中人呼吸声渐渐均匀,显然是睡着了,墨逸尘睁开眼,在云若隐额上留下一吻,轻轻笑了笑,再次闭上眼。小丫头,我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出现在你身边。

      3第一眼看见的人

    月儿莲步轻移退出了天际,带走了满天星光,遥远的东方泛起了鱼肚白,初阳逐渐跳出了山头,给万物披上一层金纱。

    墨逸尘睁开了眼,昨夜,温香软玉在怀,他睡的格外的好。

    怀中人还睡着,看着她安静的睡颜,心中一阵满足,每天早上第一眼看见的人是她,感觉不错。

    几年前,他被人满世界地追杀时,小丫头可是救过他一命的,那是他最狼狈的一次,小丫头现在认不出他也正常。

    云若隐动了动,似乎要醒来,墨逸尘立刻闭上眼假寐。

    果然,墨逸尘刚闭上眼,云若隐就醒来了。

    云若隐睁开眼,看见陌生的房间,皱了皱眉,正要翻身,却到现自己动不了了,整个人都被禁锢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中,这才想起自己已嫁做人妻。低头看了眼身上完好无损的衣服,才松了口气,还好,昨晚没发生什么!

    云若隐转头看着墨逸尘俊美得不像话的脸,心跳快的厉害。

    她昨晚睡的很安心,竟然没有再做那个梦了,可是,好奇怪,为什么自己看见血衣门门主会心疼?就像梦中一样。

    正想着,一双深邃的眸子映入眼帘,那是他的眼睛,真好看!等等,他醒了?“你,你醒了啊。”云若隐不自然地说到,垂下眼帘不好在看墨逸尘。

    “嗯。”墨逸尘淡淡道。

    “那个,可不可以先放开我?”见墨逸尘没有放开她的意思,云若隐硬着头皮问道。他不是门主吗,都没有事情要做吗,怎么还不起来!

    “可以。”墨逸尘淡淡道,松开云若隐,再次闭上了眼。

  云若隐从床上坐起来她,看着身上大红的喜福和地上的绣鞋又犯起难,她穿什么啊?总不能还是一身喜服吧?

    “衣柜里有衣服。”墨逸尘的声音再次想起,云若隐转过头看了他一眼,他依旧闭着眼,仿佛刚刚说话的人不是他一样。

    云若隐走到衣柜跟前,打开柜子,里面整整齐齐放着十几件衣裙,全是她喜欢的紫色,全是时兴的样式,大小也正合适。

    云若隐在屏风后换好衣服出来时,正看见墨逸尘穿戴整齐的走出门,留下一个淡漠疏离的背影,云若隐莫名心疼了起来。

    坊间盛传血衣门门主嗜杀成性,极好美色,可是,莫名的,她不信也不愿信门主是那种人。昨夜是他们的新婚之夜,倘若门主当真好色,又怎会不碰她?她是不愿把自己交给他,可若他用强,自己又如何拒绝得了?他昨夜没有强迫自己,自己到底是存了一份庆幸与感激的。门主虽冷冷的不爱理人,但并没有戾气。

    她不信,门主如坊间传闻的那样嗜杀成性,极好美色。

          4尘隐居

    云若隐的早膳很丰盛。

    阳光明媚,天气正好,云若隐吃饱喝足后心情好极了,伸了个懒腰,带了一个小婢女打算出去散散步,却看见墨逸尘双臂环抱在胸前,靠在不远处的假山上。

    初晨的阳光打在他身上,本就俊美的他更加让人移不开眼。

    墨逸尘看见云若隐出来,主动走了过去,牵起云若隐的手一言不发的走开。

    小婢女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并没有跟上去,他们门主真的很宠夫人呢!

    一路上遇见不少人,都恭恭敬敬地行了礼。云若隐越发好奇起来,她看得出来,那些人对身边的人是发自心里的恭敬,而非畏惧。

    “那个,门主,我们要去哪里?”云若隐还是忍不住问了,这已经走了一盏茶的时间了。

    “叫我逸尘。”墨逸尘听见云若隐的称呼,皱了皱眉头,他不喜欢云若隐这样生疏地唤他门主,只纠正了称呼,并没有回答云若隐的问题。

    怪人!云若隐在心里诽谤,男人不都应该喜欢别人对他恭恭敬敬的吗?不过,她喜欢!

    又走了不久,眼前出现了一湖莲花。

    一湖浓绿一眼望不到边,中间点缀着点点飞花,粉的,白的,甚至还有几朵及罕见的墨莲,美不胜收。

    “好美!”云若隐感叹到,她最喜欢的,就是莲花了,若是再有一小舟,泛舟于湖中,也是一大乐事啊。

    云若隐正想着,余光瞥见墨逸尘,马上就乐了。墨逸尘不知从哪里变出来一只小舟,正好两个人坐。

    “门,不,逸尘,你怎么知道我想要泛舟的?”云若隐好奇道,这人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吗,怎么她想什么他都能知道?

    “问那么多作甚。”墨逸尘率先走上小船,坐在船头眼睛看向云若隐。

    云若隐自觉的走到岸边,一只脚刚踏上船,小船猛地晃了一下,连带着云若隐也没站稳,眼看着就要落入水中,就被一只结实有力的手臂捞入怀中,正是本该坐在船头的墨逸尘。

    “笨。”墨逸尘浸着寒意的眸子多了几分怒意,这小丫头,这么不小心!直接揽着人上了小船,没有丝毫要松手的样子。

    云若隐只觉得心跳快得厉害,又红了脸“可以先放手吗?”

    “不放,这辈子我都不会放手。”墨逸尘抱着云若隐的力道又大了几分,良久,才放开手,一言不发的坐到船尾划船。

    轻快的小舟在层层莲叶中穿梭者,时不时惊起几只鸥鹭,带走了一路的清香。

    不知划了多久,小舟靠了岸,云若隐这才发现湖中还有一小岛,岛上有一个小小的木屋。

    云若隐跳上岸,脸上挂着灿烂的笑,“这里有名字吗?”

    “没有,你取一个吧。”墨逸尘唇角轻轻扬起,看来,带她来这里,是来对了。

    “那,就叫尘隐居,如何?隐于尘世之外,多好!”云若隐脸上露出几分向往之色。

    “如此,甚好。”尘、隐、居吗?他喜欢!

          5云氏灭门

    不知不觉间,已经过去一个月了,云若隐只觉得自己闷的都快长蘑菇了,便央着墨逸尘带她出去玩,她向来闲不住的,也好一阵子没见爹娘和哥哥了。

    这一个月来,墨逸尘对她甚好,吃的喝的穿的什么都紧着她,门中也并不像外界传闻的那样姬妾众多,美女如云。如今的她与墨逸尘除了没有做那事以外,到真有了几分夫妻样子。

    昨晚逸尘答应过她,今日带她出去游玩,再回云府看看爹娘,想必此刻马车也快备好了。

    “走吧。”墨逸尘递过来一张面纱,自己戴着一张简单的面具,牵过云若隐柔若无骨的小手,二人一同走出去,郎才女貌,羡煞旁人。

    一路上颠簸了近一个时辰,才终于到了城外。云若隐看着熟悉的地方,心里头多了几分雀跃,竟主动牵起墨逸尘,扯着他朝城里奔去。

    云若隐在这里长大,对城里的一切自是熟悉的,七拐八弯的就绕到了云府所在的那条街,远远的看着熟悉的府门,竟然不敢上前去了。

所谓“近乡情更怯”,大抵如此。

    云若隐只顾着兴奋,却没注意到云府的不寻常,偌大的宅子,一个看门的小厮都没有,路人也都远远的绕开云府。

    云若隐没注意到,可墨逸尘注意到了,他留了几十个暗卫在暗处护着云府,算起来,也有好几日没音信了,云府,出事了?

    墨逸尘又向云若隐靠近了些以保护者的姿态护在她身边。

    云若隐以一种极慢的速度走向云府,到最后,竟然跑了起来,她想告诉爹娘还有哥哥,逸尘待她极好,她过得很好。

    越是走近云府,墨逸尘突然闻到空气中残留的血腥味,意识到了什么,想要拦住云若隐,云若隐却已经推开了朱红的大门。

    朱红的大门后,恍如地狱。

    一草一木如旧,只是上面染上了星星点点的血迹,就连地面,也是诡异的红色,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云若隐俏丽的小脸瞬间惨白,浑身颤抖着,凄厉的嚎了声,“爹,娘,哥哥?你们在哪里?小隐回来了,你们在哪里?不要躲着了好不好?”拔腿就往内院跑。

    墨逸尘皱着眉,一把把云若隐捞入怀中,紧紧抱着。

    “放开我,放开我,我要去找爹娘,放开我!”云若隐狠狠的瞪向墨逸尘,爹娘和哥哥呢?他们还在等她,他们一定是躲起来了,一定是在跟她开玩笑!

    看见爱妻如此神色,墨逸尘只觉得心中一阵钝痛,他从未见过小隐这般模样。面色苍白,神色慌乱,颊边挂着泪珠,双目通红,像一只受伤的小兽一般,浑身带着刺,又让人心疼不已。

  “小隐,”墨逸尘唤了声,却不知道该说这什么来安慰她,只能笨拙的抱紧她,轻轻的一下一下拍着云若隐的背。

    云若隐渐渐安静了下来,原本灿若星辰的眼睛没了神采,染上了满满的恨意。

    墨逸尘心疼的不行,吻了吻云若隐的发际,“交给我,我定会替你报仇,替,爹娘和哥哥报仇。”

    墨逸尘眼中满是杀意,他隐约猜到是谁做的了。

    江湖中门派众多,佼佼者有一正一邪,所谓“邪”,便是他的血衣门,而所谓“正”,便是溢月宗了。

        6月下交心

    云若隐还是晕了过去。再醒来时,已是午夜时分。

    “醒了?”墨逸尘见云若隐睁开眼,将手中的茶杯递到云若隐唇边。

    云若隐就着墨逸尘的手喝了口水,嗓子好受了些,想起白日看见的种种,心里又难受了起来,云府,就这样没了吗?小手使劲拽着墨逸尘的衣袖,苍白的脸埋入他怀中,声音沙哑道“逸尘,我难受!”

    “我知道。”墨逸尘怜惜的地看着怀中人,她的难受,她的伤心,他岂会不懂?

    “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墨逸尘将云若隐横抱起来,大步走出房门脚尖轻点,毫不费力地跃上屋顶。

    月色怡人,两人却都没有赏月的心思。

    “小隐,交给我,把一切都交给我来处理,信我!”墨逸尘垂眸看着云若隐。

    “好。”云若隐点点头,莫名的,她就是信他。

    “小隐,你知道,我娘是怎么死的吗?”墨逸尘眼中划过伤痛,“我十岁那年,那些所谓正道人士杀了她,多可笑,他们说啊,我娘生的那么美,定时惑世妖姬,所以要杀了她,呵呵呵呵,多可笑。”墨逸尘眼眶微红。

  何为正?何为邪?不过人心作祟罢了!

    “逸尘,至少,你我还活着,你我还有彼此。”云若隐抬起头,手轻轻抚上墨逸尘俊美的脸。“那群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是他们吗?云府的事。”

    “嗯。”墨逸尘点点头,“小隐,是溢月宗做的,这一次,新仇旧恨一起算!”

    “嗯。”

    墨逸尘感觉,从这一刻开始,云若隐才是真真正正的,从身到心都属于他。

          6噩梦成真

    云若隐近来总感觉心神不宁的,似乎要发生什么。

    当日墨逸尘娘亲就是死于溢月宗宗主之手,这是多年来,他所做的,都是在准备,准备复仇,也在等待一个机会,可是现在他不能等了,溢月宗对云氏下手,无非就是因为他娶了云家的女儿,无论小隐怪不怪他,他总是自责的,所以计划提前也未尝不可!

    墨逸尘十数年的准备也不是白干的,溢月宗门下各产业几乎都有他的人。十年的潜伏,不过用了二十多天,溢月宗就已负债累累,门下弟子也散的只剩下内门弟子了。

    “小隐,要去溢月宗吗?今日,定要你亲眼看着我们大仇得报。”墨逸尘从后面抱住坐在窗前发呆的云若隐,素来没有表情的的脸上,也多了几分笑意。

    “今日?这么快?”云若隐惊讶道,她知道溢月宗最近不好受,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倒了?

    “嗯。本打算下月那宗主过寿时送上一份‘大礼’呢,可那老家伙嫌他活得长了,想要早些到阎王跟前报道呢。”墨逸尘轻笑道。今日一过,他就可以带着小隐放舟江湖,逍遥自在了!

    “好,带我去!”云若隐坚定道,她从未见过杀人的场面,可今日,她想亲眼看着仇人死在眼前!从前家人对自己的宠溺和关爱,还历历在目,她不能让云府里几百口人白白丢了性命!

    墨逸尘带着云若隐赶到时,溢月宗众人已被逼到一处山崖边,身后,即是万丈深渊,深不见底。

    云若隐心里一紧,皱着眉头,强忍着不适,看着溢月宗众人纷纷人头落地,那血腥的场面让她害怕,也让她兴奋。

    终于结束了,崖上只剩了云若隐墨逸尘二人,望着崖下缭绕的云雾,二人心里一阵舒畅。

    山崖?云若隐突然意识到什么,扯着墨逸尘就要走。梦里的,不就是这样子吗?万丈深渊,紫衣男女!

    墨逸尘不知道为什么小隐要他走,却还是随着她走了,刚走了几步,踉跄了一下,险些站都站不住。该死。中招了!

    前方不知哪里冒出来数名弓手,一人道“墨逸尘,你以为,想杀你的,只有溢月宗吗?”

    密密麻麻闪着寒光的箭向墨逸尘二人飞来,二人对视一眼,如果,他们注定要死,那么,宁可自行了断。

    二人紧紧抱在在一起,双双跳下深渊。

                          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栀涵 001 看浮生过半,半佛半神仙。相传世间有一处名为浮生殿,殿主名唤浮生,浮生藏有一仙药―浮生若梦,得之可...
    浅岁桉年阅读 438评论 10 8
  • 仙界之西有一湖,湖水之清澈,却不见游鱼,风景之秀美,却不见却不见来人,湖水不远处的石碑也显得有些老久,但上面的字却...
    六月申阅读 704评论 3 15
  • 作者:(梓廉王子)王廉雅 本文参加#山南杯短篇小说大赛#活动,本人承诺,文章为原创, 云在天际嘶鸣着划破雷电,血红...
    梓廉王子阅读 447评论 0 0
  • 浮生若梦 为欢几何 —— 品评《浮生六记》 之前对于此书的模...
    苇草尚可思阅读 610评论 0 2
  • 这里的关键主要是判断鼠标是从哪个方向进入和离开的 demo上面代码的重点主要是在direction的值的计算Mat...
    Tiny_z阅读 2,035评论 4 7
  • 你总笑我走路的时候抬头看星星,其实你不知道我是害怕看到你对我专注的眼。 1.和他分手是在雨季。我一直很讨厌的下雨天...
    萌萌日记阅读 181评论 0 0
  • 第3版 一个问题 文章的目的:尝试着写出一个逻辑自洽的人生解释,让自己活的更加明白。 也可以认为是回答这个问题:人...
    周书恒阅读 18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