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最难的,不是遇见自己喜欢的人,而是成为自己喜欢的人。

如果我开心,我想起过去,我会想有个人说说话。如果我纠结,我想发神经,我就想有个人吵个架。可如果我难过,我就什么也说不出口。我一直都很难过。一直不是每时每刻,只是一种状态。

有人质问我,我有什么资格难过?我讨厌资格这个词。资格是别人赋予的产物,我不需要别人赋予我疼痛的能力。 我的难过并不总源于外界, 它根植在我身上。一个人没有感受伤痛的能力,那是病了。一个人若总是伤痛,那是快死了。我都不要,我要快乐地活着。

活着需要爱,需要被爱。我想我越来越不知道要怎么爱别人了,我不喜欢这样的自己。我可以表现得很温暖很快乐,去让别人安心。可我并不想取悦任何人。人们总说不要取悦别人,不要试图在别人那儿获得存在感。可是爱一个人,不也会希望她能被自己取悦?她可以通过很多渠道获得陪伴和快乐,可还是希望陪伴她的、让她快乐的是自己,这大概是爱的一种方式吧。只是我现在不想取悦任何人。别人的喜怒哀愁可能因我而起,但却与我无关。这样切断和所有人的联系是很危险的一件事。因为我就是需要靠爱别人来获得存在感的没有存在感的人。


我不喜欢别人说爱我,因为我会索求更多,我其实不大相信别人能给我。不要说爱我,如果有想起过我就够了。被想起就是一件温暖的事情,也不需要想念。太多的温暖就形成了压力。

我想写点温暖的东西。写东西其实是在表达自己,可我不是个温暖的人。人有时有写作的需求,其实是有表达自己的需求。表达自己的情感是很费劲的一件事,需要表达不代表就需要被理解。


有人说要把一生当作寻找自己的过程。比起寻找,我更愿意它是探索。我知道我自己,可是我想找另一种可能。过去我总以为自己迷失了,其实我没有,因为我一直在原地。我的彷徨,我的迷惘,源于我的恐惧。人有时候最难面对的是自己。既难以面对自己的失败,也不敢面对自己的努力。所以有些人选择不开始,有些人假装不在意。

没能成为外界认为成功的人,我说我不想变成那样的人,可能是因为我深知自己没能力也没精力成为那样的人。可我也没有成为一个开心的人,抑或是一个温暖的人。我始终没变成自己喜欢的人。可有时我在想吧,也许就像有些女生总觉得自己太肥那样,需要的并不是变瘦。因为好些人即使瘦了还是觉得不够,然后一直循环往复的吃胖减肥。说服一个减肥的人相信自己不肥其实比减肥还难。如果我们都不能接受自己,要怎么喜欢自己?

说真的,总觉得自己太胖是一种病,得治。这种病叫形体焦虑。我摆脱了这种病之后,又得了一种叫自暴自弃的病。我是个女神经,但我还不想放弃自己。


听完朋友的评价,我才觉得我该庆幸自己多愁善感,这说明我还年轻,但又不至于太幼稚。太幼稚就矫情,太成熟又无感。

谈及最美好的时光,很多朋友都认为是高中大学。很遗憾,对我们来说,这已经是过去了。可能,它之所以是我们觉得最美好的时光,就是因为它刚刚过去了。过几年,也许我就会觉得,人生最美好的时间是接下来的几年了,经济独立,又拥有着一个人的不充分的自由。

最近我一直在困扰,我到底是怎样一个人,我到底想要怎样的生活。抛弃名字工作交际这些标签,我到底是什么?有哪一些时刻,是真正属于自己的?即使无人欣赏,我也想继续的?

所有人都在做或都坚信的事,并不证明其正确性,只证明了它的普遍性。所有人都喜欢或都习惯的事情,也不应该使其贬值。没必要变成大众指南,也没必要过于强调个人的独特性。人生最难的,不是遇见自己喜欢的人,而是成为自己喜欢的人。想要通过爱一个人而爱上整个世界的想法本来就很可笑。当然人也没必要强调要怎样爱自己。


做一个快乐的人。就是我最大的祝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