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发自简书App

褐红的屋顶越来越近,心情开始有些激动了,飘泊在外乡,这个红屋顶曾无数次出现我的梦中,因为那是家的方向,红屋顶下有爱的温暖,有我日夜牵挂,也日夜牵挂我的双亲。

汽车缓缓驶进村熟悉的村道,村道两旁是一块块的农田,村民开垦出一方方的菜地,长满了绿色的蔬菜,有些田地无人耕种,长满了各种野花野草,正是冬天,草已经枯黄了,一大片的农田,有着各种颜色,那是一幅油画,油画里有几只悠闲的老牛,正在低头吃草。

近了近了,我一边和路上遇到的村民打着招呼,一边缓缓行进,驶过一个弯道,就到家门口了。那门还是那扇门,石门上贴的对联是上年贴的那幅,只是经过一年的风雨日晒,那大红颜色的纸已变得发白,而那墨写的黑字依然清晰。

母亲听到我跟儿子的谈话,推开门,迎了出来,她的喜悦顿时化成了脸上绽放的最美的花儿,“啊,到了,会不会塞车?擂茶已经准备好了,赶紧进来先吃饭吧。”

待我们坐下来,一钵香喷喷的,泛着绿色的擂茶和各种茶菜,已经摆在桌面了。我拿起碗舀了一大勺擂茶,一饮而尽,满口茶香,哦,久别的擂茶,久别的味道,久别的爱,一下让我全部拥有,那颗漂泊的心,一下子安定下来。家,真的是世界上最温暖的港湾啊!

一边吃,一边和父母唠着家常,母亲告诉我,东家又抱了孙子,西家的女儿已经出嫁,北边住的高龄老伯伯,七月就去逝了,刚好遇上放假,他的儿孙都赶了回来那送行的场面可热闹了,西边的叔叔家建了新房准备娶儿媳了……妈妈似乎有说不完的话题,那些有些陌生的乡亲,在妈妈的讲述中又变得熟悉起来。父亲不多言,只是跟我们讲述了今年的收成和乡政府的一些新政策,对农村的影响,并询问我们在外的情况。

在和爸爸交谈的时候,妈妈已经变戏法似地拿出了她的“制作”,甘草腌制的橄榄干,糖浸的杨桃干,还有用糖煎炸过的蕃薯干,并准备好牙签让我品尝了。我贪吃地用牙签扎住食物往嘴里送,细细品尝,然后一个尽地说:“好吃!这个很不错!这橄榄油腌得比往年有进步,还有那个杨桃干酸酸甜甜,我喜欢。”妈妈因为我的肯定露出的笑容。怎么会不好吃呢?这些食物都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都是来自妈妈的菜园和果园,纯绿色的食品。不仅不含防腐剂,还饱含满满的爱的味道。怎会不好吃呢?

吃着食物,妈妈又开始向我们讲开了她今年的成绩:收割了几百斤的红桃k,卖了一千过,柚子树摘了几百个柚子,卖了一千多元,网了几次鱼,赚了些辛苦钱……哦,还留着几只鸭,还有十几只鸡,给你们姐妹几个人分了……

听着听着,我环顾四周,家里的物品堆得满满的,其实,有很大部分是旧物品,老妈舍不得丢掉的,这些得年轻人才会“舍得”清理掉。家里的摆设和卫生不及以前了,不是妈妈干的活多了,而是岁月不饶人,爸爸妈妈变老了。抬头间,我发现爸妈的的脸上都爬满了皱纹,头上又多了些白霜,心中一服酸楚的感觉顿时蔓延开来。

家一年比一年变得陈旧,父母的容颜一年比一年变老,但唯独不变的是——我坐在这里感到无比心安,我坐在这里全身都被温暖包围,家里的爱从未改变,只有逐年增加,越来越深厚。

我终于明白无论飘泊在哪,那褐红的屋顶都常在我的梦中出现?那屋前的石门在梦里愈加清晰,因为那是——家,那是爱的起点,也是终点。


无戒90天写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