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身边的“贱人”,都是你忍出来的

我妹妹有天回家,讲了这样一件事。

真的是很小的一件事,她隔壁班的一位同学,参加了一个“邀请办会员卡送笔记本电脑”的活动,鼓动了很多同学去办那家美容院的会员卡,也来找她动员。

她一不喜欢美容,二嫌那家美容院离家太远,并不想去办卡,抵不住那个同学百般劝说,抹不下情面拒绝,勉强答应下来,说,那我改天有空的时候去办吧。

这口一开,可像是捅了马蜂窝,几乎每天,她都会收到这位同学的微信轰炸,中午吃饭,下午下课,晚上自习结束,都在问她,“你现在有空吗?你什么时候有空?你要是真没空把身份证给我,我帮你办”等等等等。

她不胜其烦,几天后终于忍不住拒绝,“我最近都没空,你去找别人吧。”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答应好的事情又不做,不知道应人事小误人事大吗?”

那个同学回了她这一句,直接将她微信拉黑,甚至在楼道上遇到她,都假装不认识,连带隔壁班几个那个同学的死党,看到她也都是一副爱理不理。

她长这么大,何时受过这样的委屈,周末回家气冲冲的吐槽,“我怎么净遇到这些人啊,我明明推脱的那么明显了,她假装看不懂,到后来还反咬我一口,问我怎么这样,网上那篇文章说的对,这种人就是贱人,明明就是她来找我帮忙,凭什么还那么理直气壮。”

看着她怒气冲冲的表情,我想起了自己经历的一件事。

有天一个并不熟悉的女孩儿在微信上问我,有没有某一本书的电子版,我正坐在电脑面前码字,看都没看就随便甩给她一个链接,不出几秒,她回复我:

“这个格式我手机不支持,你还有没有别的?”

我那会儿正码到灵感的高潮,迫不得已停下来,又找了一份PDF的给她,她又说,“PDF的放手机上太小了,你还有其他的吗?”

“没有,你下个转格式软件自己弄吧”,我的烦躁和愤怒已经快要咬开它的铁链破笼而出了,可她像是完全没感觉到似的,又问我:

“哪个软件可以转格式啊?你帮我转一下,给我发过来吧”

......

我怒从心头起,抓起手机就想拉黑她。

坐在我身边端着咖啡杯的朋友目睹了我一连串的表情变化,失笑道,“哎,你不过就写篇文章,怎么内心戏那么丰富。”

“好想写篇致贱人,有些伸手党真是没救了”,我将手机递给她看。

“你这么丰富的内心戏,她又不知道,你看看你,说话连标点符号都没变过,人家既不知道你在忙,又不知道你很烦,你冲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发的哪门子邪火?”

好歹用个感叹号啊,她说,表达一下你的愤怒烦躁失望以及...不想理她。

你还真以为你自己对着电脑不爽,怨气就能顺着wifi穿越大半个中国啊。

我曾经听过李松蔚老师的一场live,有关于上帝视角,他说,“我们往往以为自己知道的别人也知道,自己感受的别人也能体会,但实际上,如果你不说出来,你的所思所想所感,别人永远都无法知道。”

你不想办卡,就直截了当的回绝她,反正最终都是拒绝,又何必要给别人留一线希望,殊不知希望过后的失望,其实才是最引发争执的导火索。

你以为别人得寸进尺,而对方也觉得你言而无信,你一忍再忍,对方却觉得你一拖再拖,既然本来就没打算完成,一开始就明确的拒绝,岂不是更好。

拒绝是一种艺术,而太多时候,我们抱怨自己身边的“贱人”太多,是因为我们从来都不懂拒绝,常常会因为“不好意思”,“抹不过情面”而选择拖延战术,一边自己忍着,一边让别人等着,自己满腹不爽,对方却一无所知。

正如蔡康永在微博上写过的:

你觉得你忍他忍很久了,但你忍的是他吗,大概不是。

你忍的不是他,而是你对他的怒,你忍的是你自己。

自己怒,然后自己忍,而他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结果就是徒劳无功的累,因为是自己在为难自己。

我很庆幸,那天坐在我身边的朋友接过我的手机,给对方回复了一句,“我现在有点忙,今晚有空的时候再发给你”。

很快便收到了那个女孩儿的回复,“哦哦抱歉,那你先忙,有空帮我找找就行。”

她笑着摇摇手机,看,就是这么简单。

我们太容易就沉溺于自己的内心戏,以为冷淡,烦躁,拒绝都可以通过细枝末节让对方感受。可是更多时候,真的没有人会如你想象的那么了解你和关注你,没有人会在意你抽动的眼角和不爽的眉梢,你忍着,你不说,你以为自己已经很委屈了,可是并没有人知道。

不想帮忙的时候就坦诚拒绝,有不方便的地方就直截了当的说给对方知道。

别忍着,说出口。

尊重自己的不高兴,也尊重别人的不知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