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19

一诺惹情深

By 自挂东南枝



凌晨时分的酒吧包厢,酒杯碰撞声,寒暄客套声,嘈杂的音乐声混合成一片,灯光迷离,影影绰绰,闪烁映照在人身上,鬼魅似的。

这边张总是个有眼力劲儿的,忙带着谄笑俯身凑过来,殷勤道:“陆总,我敬您一杯?”

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沙发另一端,是个身着西装的男子,昏暗灯光下隐隐打出异常俊美的脸部轮廓,抬眼看过来的时候,那双眼睛甚至如神邸一般摄人心魄,只可惜......视线往下转移,那人竟是坐在轮椅上的......可惜是个瘫子。

“叮——”高脚杯碰撞声打破了张总的暗想,抬眼正对上陆云深冷淡的神情,“合作愉快。”他语调平平说道。

瞬间像是看透一切的泠然,张总心里一惊,脸上勉强挤出更多笑意来,“合作愉快合作愉快!”

包厢里气氛渐渐更加热络起来,不多时便有急色的人打电话叫人上来伺候,陆云深自始至终在一旁浅浅啜酒,没什么过多的表情。

直到包厢门打开,几个衣着暴露的女人陆续走了进来,身上几块布也就勉强到大腿,没一会儿便被人一把揽进怀里迫不及待的上下其手,嬉笑声四起。

陆云深偶一抬头,正对上不远处一个穿白色连衣裙女人的脸,一时愣住了。

那女人正坐在张总大腿上,脸上带着局促讨好的笑容,毫无招架之力的被一杯杯灌酒。

许是陆云深的眼神太强烈,张总打眼望过来,心下立刻了然,呵呵笑了笑:“原来陆总喜欢这种清纯的啊。”说罢在人腰上轻佻的掐了一把,往陆云深那边一推,“愣着干什么,还不去好好伺候陆总!”

那女人也不扭捏,脸上笑还没落下便又扭着腰过来了,而陆云深眼神自始至终钉在了她脸上,简直像是要把人看出洞来。

“陆总......”女人的声音是欢场人惯常的嗓音,带着刻意勾人的意味。

“顾、楚。”陆云深一字一顿的唤出这两个字,带着十分的隐忍和压抑。

那女人一瞬间有些茫然,皱了皱眉:“顾楚?”

“您是不是认错人了?我是姓顾没错,可不叫顾楚,我是顾惜,珍惜的惜。”

“你在开什么玩笑!”陆云深突然像是不受控制的将人一把拽到跟前,捏着她的下巴几乎是恶狠狠的问道:“你敢说你不是顾楚!”

“陆先生您弄疼我了!”

向来克制冷淡的陆云深几乎没有在公共场合做过任何出格的事,可这会儿样子竟像是情绪爆发。角落这边的骚乱很快便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还是张总反应快些,忙跑过来厉声呵斥道:“这哪来的不懂事的惹我们陆总生气了,还不赶紧......”

“滚出去!”

张总一愣,随即对人说道:“聋了不是,没听到陆总叫你滚出去!”

顾惜连忙起身正要走,就听到陆云深缓了声说道:“你们都先出去,她留下。”

“......”

早听说过陆云深是个诡异无常的性子,这会儿也没人敢忤逆他的意思,立马麻溜滚出去了。包厢里人几秒间便退了个干净,只留下相互对峙着的两个人。

“你刚才说你叫什么?”

“顾......顾惜......”在面前人极具压迫感的注视下,顾惜吓得连话都说不利索。

“顾-惜-”这两个字像是从口齿间反复碾磨千万遍才挤出来似的,陆云深凝视着她,那目光极其复杂,像是掺杂了犹疑,错愕,甚至还有隐忍的伤痛。

良久,顾惜听见他冷冷的说道:“把衣服脱了。”



2

顾惜一愣,几乎怀疑自己是听错了。

对面的男人却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意思,面色无波,眼神却十足的幽深凛冽。顾惜咬了咬牙,脱了。

衣服吊带从肩膀滑落下来,一件一件落到地上,很快,顾惜便赤身裸体站在了他面前。

陆云深的眼神自始至终停留在她心口某一处,那目光像是要吃人。可当看到那隐秘之处彻底暴露——那个地方,什么痕迹也没有。他的目光迅速黯淡下去。

像是极其疲惫的阖上了眼睛,陆云深轻叹一口气。

“滚吧。”他说。

顾惜全然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一时间整个僵住了。难道她的身体不够吸引男人吗,怎么可能!

她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错,可机不可失,她不能这样错过!

“陆总......”她突然俯身过来,主动搂上陆云深的脖子,像猫儿索吻那般看他:“我到底是哪里不招你喜欢了?”

陆云深低头看着面前这张脸,一时间有些怔忡,恍惚间忆起那人曾抱着他软绵绵的撒娇:“陆云深,你看,我把你的名字刻在心口,你是我的,你必须喜欢我,你只能喜欢我,知不知道!”这个人,这张脸,往日记忆涌上来,一阵一阵的重叠,他甚至有些混乱了,喃喃唤道:“楚楚......”

红唇落到耳际,她用更加娇媚声音的喊了一声:“陆总......”

“给我滚!”陆云深突然回过神来,一把将人掀了下去!

这种女人怎么能和顾楚比!他嫌脏!

顾惜完全没防备,咚的一声狠狠摔落在地板上,膝盖立马磕破了皮,渗出血来,看着狼狈不已。

“滚!”陆云深又厉声喝了一句。

几乎被这样突如其来的暴怒吓破了胆,顾楚再不敢多言,挣扎着起身,连衣服还没拎严实就跌跌撞撞冲出了房间。

伴随着房门砰一声响,陆云深仰头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她不是顾楚。

顾楚已经死了。



顾惜万分狼狈的跑出房间,正惊魂未定,旁边的手机又突然响了起来。

屏幕一闪一闪,她低头看了看,上面的名字让她心口剧烈一跳,忙找了个没人的洗手间闪了进去。

“喂......”

“怎么样了?”那端是个极富磁性的男中音。

“我......”顾惜顿了顿,深吸一口气,低声说道:“......我没能成功。”

她把刚才的事情一五一十说了,末了那端久久没再出声,隔着电话只能听到对方的呼吸。

顾惜心里头有些发怵,小心翼翼的问道:“我......我是不是让你失望了?”

“想什么呢宝贝儿,”那端低沉的笑了笑,带着安抚人心的力量:“你做得很好。”

“可是——”

“别急。”男人慢条斯理的打断了她,淡淡道:“我说过,你这张脸就是最大的资本,他不可能放得下,你只需安心等待就好。”

一切似乎都在男人的运筹帷幄之中,顾惜心里瞬间就平静下来了。

“我知道了。”

电话嘟的一声挂断,顾惜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手指慢慢抚上那张脸。

“陆、云、深,”她一字一顿说道:“你迟早逃不开我的掌心。”



3

那天之后,陆云深心里头便存了块疙瘩,怎么都不舒服。可不曾想没过两天,就出事了。

“陆总,您叫我们盯着的那个人,遇到些麻烦!”助理这时突然跑进来,语气十分急促:“酒吧那边......”



陆云深到达酒吧楼上的时候,外面围了一圈看热闹的人,女人尖利的叱骂声从里头传出来,玻璃刮痧似的。

“好你个不要脸的下贱玩意儿,敢勾引我老公,看我今天不打死你,臭女表子......”

一个身形粗壮的妇女嘴上骂骂咧咧,手里头也不闲着,正扯着一个女人的头发往地上撞,那女人身上几块布早被撕得七零八落,连身体都遮不住,此时挣扎着,护着脸却护不住身体,头部的撞击让她忍不住发出哀叫。

而旁边有个中年男人却手足无措的站着,不敢说话更不敢劝架。

好一副原配打小三的画面,围观的一边说着原配凶悍,一边叹着小三活该。陆云深气的要要杀人。

“————住手。”

陆云深虽说是坐在轮椅上,却仍带着迫人的气势,周遭围观的自觉给他让出一条道来。

他带过来的保镖忙冲上去七手八脚把那两人扯开,那被中断的妇女气不打一处来,扯着嗓子又要骂人,对上陆云深那张冷峻的脸却一时失了语,气势莫名矮了一截,半天挤出一句:

“...我......我收拾这个贱女人关你什么事。”

陆云深连看都没看她一眼,而是脱了自己的西装外套往那边地上一丢。

那狼狈的‘小三’抬起头,不是那张脸又是谁!——顾惜!!!

陆云深眉头皱成了川字,顾惜看也不敢看他,低着头只作自己是透明人。

“愣着干什么,穿上啊!”陆云深杀人的心都有了。

顾惜这才反应过来,忙捡起衣服抖抖索索穿上了。

那旁边的妇女见了这场景更加鄙夷,低头唾了一口,恨恨的骂:“狐狸精!”

陆云深再懒得多看她一眼,却推着轮椅移到了那男人面前,沉声问道:“你是她丈夫?”

那中年男子突然被点名,一时间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放了,吞吞吐吐的回答道:“....是......是......”

“那她呢,”陆云深目光沉沉瞥了一眼角落里的顾惜,压抑着怒气问道:“她和你是什么关系?!”

旁边的中年妇女重重哼了一声。

外边门没关紧,还有不少探头探脑看热闹的,那中年男人到这莫名羞赧难当,气急说道:“我...我和她哪有什么关系!我过来谈生意的!!!”

“——你信他有鬼!”


4

“——你信他有鬼!”

那中年妇女是个泼辣的,口不择言骂道:“你听他鬼话!谈生意谈到女人身上去了!要我不来的话说不定还谈到床上去了呢!这不要脸的色胚......”

“所以你管不住自己男人倒只能拿别人撒气是吧?”陆云深突然开口打断了她。

“......”那女人被他这么一堵,突然没想起来怎么反驳,脸憋得通红。

陆云深语气沉沉的继续说道:“那既然你管不住,不介意我来替你管管!”

一个眼色过去,手下人三下五除二把旁边那男的压住了,手脚并用开始伺候,那男人立马跟号丧似的,那一声声,实打实,叫人听着肉疼。

那女人再蠢也察觉出不对来了,赶忙嚷嚷道:“欸你们干什么干什么!你们是黑社会吗,怎么不讲道理!”

“我这是在帮你啊。”陆云深冷冷一笑,眼底却像是结了冰:“今天你管不住他,想来以后也是管不住的,不如......”他微微勾起嘴角,轻描淡写说道:“不如把他那东西剁了,以绝后患。”

“你、你!!!”那妇女已经被惊骇的说不出话来了,旁边的惨叫声又起:“救命啊!老婆救我!!!”

“你干什么啊你,你敢动我老公试试!”

转眼间手下人就把那男的裤子给扒下来了,刀光一闪,那没出息的直接被吓尿了。

“来人啊!救命啊,杀人了!!!”那女的见势不对,嚎叫着就想往外冲喊人。保镖适时把门一关,砰的一声与世隔绝,这会儿是真正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那泼辣女人这才知道是遇到狠茬儿了,委了声问道:“您......您到底想怎么样啊!”

陆云深懒得多看一眼,直接挪到那窝囊男人面前,冷冷问道:“——你刚才用哪只手碰过她?”

地上的中年男人一哆嗦,嘴唇颤抖着不敢说话。

“不说是吧?好......”

“啊————”惨叫声霎时在房间内回响,尖利的匕首直直插进了右手手背,直钉到地上,殷红鲜血流了一地!

方才张扬跋扈的女人也已经吓呆了,愣在原地连声都不敢出。

陆云深撒了气,接过手下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手,这才说道:“好了,滚吧。”

这短短一句话宛如天籁,这一对夫妻终于半句话不敢多说,连滚带爬跑了出去。


这一出算完了,可陆云深脸上森寒的冷气却半分未减,顾惜被他的狠厉作风吓到,一时间也有些发怵,但仍走过来跟他道谢:“......陆先生,谢谢你......”

陆云深抬起眼皮,又对上这张脸,这张和顾楚一模一样的脸!

他的手掌抚上顾惜的脸颊,指腹轻轻摩挲渗血的嘴唇。

“疼吗?”他问。

“我......”顾惜正纠结着回答,而下一秒,陆云深就毫不留情一巴掌甩了过来!

“啪——”猛烈的重击完全把顾惜打懵了,这一掌甚至比刚才那泼辣货的力度还要重上好几分,顾惜脑子嗡嗡作响,一片空茫,瘫倒在地上动弹不得。

正惶然间又被人掐着脖子拎了起来,陆之寒的暴怒终于不再有任何掩饰:“你知不知道,我一想到你顶着这张脸跟其他男人苟合,我就恨不得......恨不得杀了你!”




�'�u�'�3��B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作者:历山苦郎 “啊,不,不。”曲哥吓得急忙住后退。 “这才有味呢。”张经理猛地一扑揽腰抱起曲哥就扔到了床上,“什...
    玉蝉儿999阅读 74评论 0 3
  • “姓名。” “…”​ “年龄。”​ “…”​ “家庭住址。”​ “…”​ 审讯桌前,李虹略有些烦躁,这是她独自接手...
    lebenmilk阅读 435评论 1 21
  • 我进电梯时,有个人跟我进去了,刚关门,电梯就停电了。 我回头,发现那个人手高高举起,突然又放下了,怎么了,难道是碰...
    赵得令阅读 54评论 0 2
  • 1 夏若云发现丈夫陈小冬出轨,是在他们结婚一年之后,那时候她刚刚怀孕不过两个月。 那天晚上,她倚在沙发上,懒懒地对...
    句一点阅读 251评论 3 12
  • 某日学着那些个娇滴滴的女人,用着嗲嗲地声音叫了一声老公,老公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带着笑跟我说:“哎呀!老婆,你还...
    于你阳光阅读 426评论 4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