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中国的 “眉庄” 姐姐 【2017.3月作业】

      在一档节目当中,执导86版《西游记》的导演杨洁曾提出普希金的一首诗,她说后面写着 “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将过去,而那过去的就会变成亲切的怀念,让我们把那段日子牢牢地记在我们心坎里当做亲切的怀念,因为这是一段缘分” 。没错!自从我自己下定了决心放弃所有来华留学时一直到现在,好像命中注定我这辈子会与中国有的不解之缘。在这里的每一段难忘的经历都将成为戏里最精彩的内容,因为每一个与我有的奇妙之缘便是对我情深意重的。“眉庄” 姐姐就是其中一个。我感觉杨导上面所讲的话真合我们姐妹之间的故事。


      2014年我第一次来中国。记得在校园里买东西的那天,我们也是第一次见面的。由于语言的障碍,我跟老板说话的过程中有些困难。后来…好像一切都是老天安排好了一样,她过来帮我解决。当时,除了我还有另外两个留学生。最后我们都用英语交流并结为朋友。我相信哪个留学生来中国留学也有类似的情况。不过恰恰让我意想不到的是我们俩对彼此的感情却很强烈。曾有人说过,我们是什么样的人将认识什么样的朋友,自己以什么样的心态对待别人,日后得到的便是什么样的感情。我一向认为这一点是对的。

      到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我们在宿舍里只能再聚一次而已。可是,人的缘分是深是浅还要看他们的表现。也不知为何,我一直对这位姐姐有种亲切感。她温润的性格、儒雅的气质总令我看得见心目中所谓的中国女孩儿。虽然没有很多机会见面,但我们都经常向彼此问候、留言。也许最让我感动的事情就是前年的那天晚上,她去医院陪着我。我在日记里写得清清楚楚当时的场景:

            晚上7:30,我去年认识的一位中国姐姐刚下班就特意开车来看我。妹妹,你怎么了!她一进了们,看见了我就马上问。这时我终于承认了“姐姐,我腿…好难受,疼得…我真…没办法了,但…不是…我在哭啊!说完这句话,两行痛苦的眼泪就慢慢流下来。我枕头都淋湿了。9点后,我可以吃了一点点藕粉。中国姐姐对我真好,亲自喂我,让我觉得好温暖啊,还问我要不要今天晚上她留在医院陪我。怎么可能?人家是上班族啊,下班还没回家就来看我了,我怎么还好意思要求那么多呢!“姐姐,不要了,你回去吧,你还没洗澡,还没跟你父母说一声就这样来看我到这么晚了。这里有各位护工姐姐,阿姨,叔叔照顾我了,你放心便是。

      我无法想象,一个人在国外面对如此疼痛和艰难的时候却有这么一个“外人”对自己这么好。我现在提起她就只有感恩和祝福。祝你生活愉快、幸福美满。也许这件事你并不记得了,但这份恩情,我铭感五内。

      对了,是不是有人会问,为何这篇文章就有这个题目呢?其实我是故意的。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表达出来我心里对她的欣赏。她的声音不但无比甜美,而且语速还特别恰当。上周末我们聚会时我还特意问她,是不是因为我是外国人,所以才跟我说这么标准的普通话呢。在日记里我也有描写过 “姐姐,若男人听你的声音,心会软的。我在老家看《甄嬛传》这部戏时,每一场有眉庄出现的都令我想到你。连我这个女孩儿听到的都喜欢得不得了。你看没看过它呀?你和美庄姐姐的声音一模一样,以后我叫你美庄姐姐吧。后来,她就高兴地离开了医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