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畔夜色

    夜晚,没有什么事做,为了让蜗居一天的身体得以舒展,和夫向河畔信步。

  新年的第一天,河畔管理处定是一个人在值班,排在这样一个日子,心中不晓得是否有着无奈。路旁挂起了红灯笼,烘托着过年的气氛。是的,又是一年了。

  夜色很美,少了烟花的绚烂,和小城禁放烟花有关。不过,城市的发展,总有东西能够替代烟花缺失的遗憾,例如到处流光溢彩的火树银花,还有各种独居地方特色的小吃一条街等。新的东西,总是在不断替代旧的,曾经被称之为瑰宝的,如今可能已成为糟粕。

  河面在公路下方,方圆绵延5公里。然而,在河畔走着,远处的灯光、汽车、霓虹,又都仿佛极远了。薄薄的雾弥散开来,路灯仿佛披上了面纱,树木却像是一根根恣意站立的柱子,在周围辅助杆子和绳子的帮助下,悄悄兀自生长。没错,河水引自母亲河,这个工程,设想了几十年,直至今年才初具模型。初夏的引水工程,引起小城的骚动。第一次放水,算得上是全城出动戏水,小城的忧伤,在那一刻消失了。每个人的的脸上都写满了戏水的幸福,忧伤,在这一刻,多仿佛被河水冲走了。没错,这便是生活里的小小感动,小城不再冰冷。

  今夜,白天举目可远眺的小亭子,远处的拱桥,都消失在夜色和薄雾中了,河路看不到尽头伸向了远方无人知晓的地方。今夜,没有年轻人在河畔游荡,大半个公园,只有我们两个人,忽然有一点寂寞涌上心头。寂寞染上了伤感的底色,耳边是脚步踩在草地上的沙沙声,自己的呼吸声,对了,还有袅袅的音乐,从湖畔伪装的音响中飘出来,没错,这宁静的美妙的夜晚,任何音乐都是驱赶忧伤的天籁。

  走上拱桥,一阵微风吹来,冬季的这阵风,凉意还不够。此刻,路灯忽然灭了。哦,是守夜的人儿要休息了。

  继续走吧,想象着平日里亮着灯的拱桥就好,月光的微白,足可以让我们顺利度过。最高处,赫然站着一对人儿,互相依偎着,没有呢喃,就是那样静静站着,看着远方的河面。安静地,宛如一幅水墨画。

  河面忽然发出呼呼的声音,还激起阵阵涟漪。

  “等一下,河里的鱼在游吧?”

  “傻瓜,不是鱼,是野鸭子,你忘记了,河里有很多野鸭子。”夫说。

  没错,我记起来了,下午的河面,还常常有白鹭飞过,很美。只是这样的夜晚,白鹭已在枝头休憩了。

  沿河畔一周,不禁满身汗津津的。那些头痛的感觉,也瞬间淡然了。远方的灯光,又逐渐亮起来,抬腕时,已经9点40,是该回家的时候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