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爱情《真海的花束》27伊川的想法

文/维薇安米

科幻爱情《真海的花束》目录

上一章《真海的花束》26天才拯救世界

下一章《真海的花束》28与时间赛跑

“姨母,您为什么要做那样的事?是因为看到了太过优秀的真海所以想要推开她吗?实际上您是很想和真海和好的吧……”

“……真江和你说的吗?才不是那样呢!”

“那您手上的袜子是为谁织的?您怀着这样纠结而复杂的心情织了拆,拆了织,这不是还是没有一点进展吗?”

……

真海一边做实验一边说:“如果高智商的人增加,世界真的会变得更好吗?”

贺雪说:“当然咯——无法用理性克制自己的人带有攻击性,会犯罪,我亲戚家里有个弟弟也是因为在车站里遇到了那种人才会受到伤害。”

真海停顿了一下说:“关于这件事情,我打心底里表示同情,但是有些东西不能一概而论。”

贺雪继续说:“你认为知识和理性不能抑制人类野蛮的攻击性,是吗?”

真海说:“我不能完全这样断言,但另一方面,在科学进步的间隙里,也是同样有利有弊,毕竟科技是把双刃剑——”

贺雪回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间,然后说:“那应该用什么来规劝人们呢?宗教和盲目个人主义崇拜吗?”

真海笑了说:“我认为是人类各自灵魂良知。”

伊帝说:“这就很荒谬了——搞科学的怎么能相信那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呢。我持有保留意见。”

……

何幸看了望月一眼:“我大概知道你是为了什么事情过来——”

望月拍了拍桌子:“那你倒是说说看啊!我是为了什么事过来?”

何幸理所当然:“不就是为了真海救伊堇这种事吗?还能为了什么呢?”

望月很着急说:“你明明知道为什么还无视,现在分秒必争好吗?”

何幸堵住自己耳朵:“说实话你好吵啊——我上午去找真海了!”

望月说惊喜的说:“真的吗?真海怎么说的呢?”

何幸犹豫了一下:“怎么说呢?其实我总觉得说不出口——”

望月气急败坏着说:“为什么?!伊堇搞不好就要永远沉睡了欸!你竟然还有什么好说不出口呢?真是难以理解啊!”

何幸继续说:“真海那边好像也遇到了点什么事的样子啊!你让我怎么开这个口啊!总觉得不是说那些话的时候啊!”

望月踩着高跟鞋踢了踢何幸手边的架子鼓,然后说:“开什么玩笑!喂!听好了——”

岳遥说:“好了——你们都不要吵了!我来找真海问问吧!”

……

伊帝打开了F-Megan冷藏室:“在弄明白原因之前,本来应该避免过量用药,但是现在是和时间做斗争的时候,所以——”

真海点点头:“我不知道自己还剩下多少时间,现在已经不是担心风险的时候了。”

伊帝赞许点头:“这样啊——不愧是我再生的孩子呢!”

伊帝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真海耳后的芯片剧烈而连续震动了起来,整个大脑像是被一根木棍子来回搅动一样,鼓膜里哗啦哗啦响彻着动静,真海痛苦的闭上眼睛,等再正看眼睛的时候,眼前又出现了幻觉,伊帝站立的地方又出现了真海父亲的幻影,伊帝以真海父亲的模样说着:“可以问一个问题吗?”

真海说:“请说吧——”

伊帝说:“flower因为看到了幻影而感到恐慌——你呢?是如何战胜幻影带来恐惧呢?”

真海平静微笑着说:“没什么特别——因为我看到的幻影不是什么恐怖的东西,而是我已经离开世界的父亲,实际上,现在的您正以我父亲的模样和我说着话呢,这样我感到很亲切,所以我不害怕啊。”

真海说完话,直接扶着脑袋去了休息室,伊川已经准备好了注射器,伊川扶着真海躺了下来,真海问:“大家人去哪了?”

伊川微笑着说:“大家都各自去小睡了一会儿——”

真海点头说:“这样很好啊——长时间的工作会使得效率低下,你也稍微休息一下吧!”

伊川给芯片注射完溶液以后,蹲下来擦了擦真海脸上的汗:“那你呢!会不会感觉害怕孤单什么的呢?要不要我在这里陪着你?”

真海说:“我在这里稍微靠一会儿就好了,我不想离开花束君的房间,我想暂时陪伴着flower君——”

伊川笑着点头:“好——我去稍微冲个澡,休息一下就过来——”

真海开玩笑说:“你是去刮胡子吗?”

伊川笑了一下,摸了摸真海因为疲惫而有些乱糟糟毛茸茸的脑袋,然后说:“你好好休息哦——”

伊川轻轻带上了休息室房间门,然后走到走廊上,忽然哭了起来:“你一定要好好的啊。”

然后伊川听到了一阵响动声,伊川走到了研究室大门口,看到了保安正拦截着一队年轻人,是望月,岳遥,还有何幸。

何幸招了招手,然后对着保安解释说道:“我们是白真海小姐的家人和朋友。”

伊川和保安师傅说了一声:“不好意思啊——师傅您去休息吧!这些是我和真海认识的人——”

保安师傅点点头离开了。

岳遥有些不好意思的和伊川说:“真海的手机一直关机,没打通手机所以我们直接来了这里,总之,能不能让我们见见真海,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拜托真海帮忙,真海她在这里吧?”

伊川犹豫了一下,然后微笑着说:“是有什么事要找真海呢?”

望月很着急惊讶着说:“你还没有听说吗?关于伊堇现在的状况——说不定只有真海能救伊堇。”

伊川握了握自己的手,然后低声说:“我还没有听说——”

岳遥上前一步很诚恳说:“那请你赶紧转告真海——真海一定会帮忙吧!”

望月点点头:“是啊——伊堇和真海是朋友啊!以前开始关系就很好的朋友啊!”

伊川大声说道:“都说了——我没听说过这些事,真海的家人朋友现在只有我一个人。你们都快回去吧!”

何幸不可置信的说:“不不不——你难道也丧失了记忆吗?你应该是认识我们——”

望月说:“伊川——你不管伊堇死活了吗?”

岳遥说:“我是真海的表哥——不管怎么样这些是事实。所以请你转告一声吧!”

伊川回过头,不再去看他们,只是忍耐着心中愧疚感说着:“我没有听过真海说起自己的家人和朋友,倒是听过真海说自己被人轻视和欺负这样的话,所以你们都回去吧!”

岳遥很生气的说:“你在说什么呢?真海怎么可能到现在都说这样的话呢!”

伊川大声的看着岳遥的眼睛认真说:“真海说自己没有朋友!一个都没有!你们回去吧!”

然后伊川坚定快速的走向了门内,让保安师傅拦住了这群人,伊川捂住了自己的耳朵,不去听后面那群男女的呐喊声:“等等!不是朋友是什么意思!真海怎么可能说这样的话!开门啊!快开门啊!伊川!让我们见见真海啊!”

伊川一边快速走向了实验室,一边回想起了真海说的那些话:“从现在开始,是我和时间的比赛,但是我一定会赢——因为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在我身边,我不舍得死,所以我一定会让这残酷的时间停止下来,不让它这样快流逝,花束君,我会活着研制出新型F-Megan!你要帮助我啊!”

伊川想着这些话,忍耐心中翻腾的愧疚感,然后迅速的冲了一个澡,伊川害怕真海知道了伊堇现在的状况,即便研制出了可以救自己的新型F-Megan也会先拿去救伊堇,所以才会那样骗岳遥,何幸,望月说:“真海没有朋友!一个也没有!”

然而伊川也不知道自己这样的做法是否正确,伊堇是自己的妹妹,而真海是自己的爱人,伊川在水流中无声哭了起来,然后调节了脸上的表情,关上了水流,换好了衣服,坐在了椅子前静静出神。

早上的时候,伊川去找休息室里真海,真海正在看以前自己在面包比赛时候的录像,伊川微笑着说:“你在看那个时候的录像啊!那个时候真的很可爱啊!”

真海点点头,看着屏幕说:“那个时候的真海一直在笑呢!现在却好像没什么可以开心大笑的事情了!”

伊川也看着录像出神:“真海的笑容,是法子内心,纯真无邪的笑容——”

真海站了起来说:“人露出笑容时候,大脑会分泌肾上腺素,并可由此推断这个人现在很幸福。不是因为幸福而笑,是因为笑而幸福。”

真海想起了小时候父亲总是微笑着摸着自己的脑袋顶:“真海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孩子。所以要一直笑着面对人生哦。这样爸爸以后都能放心啦。”

伊川上前牵住了真海的手:“一定会有值得发自内心开心而大笑的事情出现!一定会有奇迹出现!你一定会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