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五周岁记

写在25岁生日

我已经很久没有写自己的生活了,这当然并不是因为我自己有多忙,也不是因为我对写东西失去了兴趣,而只是因为惯性,变得懒了,越长时间不写就越会不想写,但我还是想在今天,写上两句。

今天是个对我来说比较特别的日子,25周岁的生日。其实早在半年以前,我就曾经设想过,自己到了这一天的时候,应该发一个怎样的朋友圈动态,才能含蓄地表达我正在过25周岁这个生日这件事,既不显得矫情,又能够顺其自然,我想到了这样:用我的专业画上一个圆饼,这个圆饼已经有四分之一变成了灰暗,但还有四分之三是鲜红。我要配的文字是: wish this could be just one quarter of ...
我不会去说最后省略号代表的其实是life,由人们去猜去想象。

one-quarter-of-my-life

但当我写下这样一段文字的时候,还是觉得这样的行为在我看来还是略显矫情了。所以我还是把我的这个创意记录在了这里。

我最早得到这样一个观念:25岁的人生是one quarter of the life,来自于几年前看过的一本来自一位女白宫发言人的自传《And the Good News Is...》 ,在这本书里,女作者讲述了她曾经一度迷茫,而恰恰就是在25岁,她遇到了一个人生拐点,我很喜欢她这个观点,便记了下来。

元旦那两天很是焦虑,觉得自己又长大了一岁,可是又似乎没有多大长进,即便有长进,但是没有身边旁人那么大。听说罗胖在跨年的时候,又照例做了一个跨年的演讲,演讲的主题就是讲中青年的焦虑,然而我也无心去看。觉得他一个演讲,当然不会对症下药救了我这个焦虑的年轻人。所以,我焦虑什么呢?

人们总是在比较,焦虑也很大程度上来自于比较。如果我不和旁人比较,如果旁人不拿我来与别人比较,当然好过很多,但是其实转念一想,其实从小到大就一直在比较:老师会比较同班的另外一个小朋友成绩更好,父母会比较电视里正在唱歌的小朋友更可爱,比较当然无处不在,于是你也只能逼着自己越来越优秀,或者从来不看电视上的童星表演节目。

比较失败了就会焦虑,我可以选择不跟别人比较,来减缓焦虑,但是很难不跟几年以前自己对现在生活的设定进行比较,一旦发现并非如自己所愿,那就又会焦虑了。当你发现你越来越难以成为那个你曾经想象中的自己的时候,你还会开心吗?

焦虑也来自于迷茫,从16年开始,我已经写了两年的年度计划,前两年的计划其实都很好写,因为我大致明白自己想要做什么,只要按部就班地做就好了,今年却并非如此,我也可以按部就班地做,但是那样的话,却发现今年的计划就与去年相差无几了。这是因为工作生活状态趋于稳定,而这种稳定反而让我很不安了。

焦虑也来源于年龄,以往我很喜欢跟别人讲,好在我还年轻。可是随着时间过去,这句话也越来越没有资格说了。

今天是有焦虑的,在25岁这个当口,会很自然地想到更多优秀的人,我甚至想到了科比在25岁的时候,手上都已经有三枚戒指了。这时候,我就必须安慰自己:他们体坛娱乐圈的人历来成名都早,没有什么好羡慕呢,你又不是人家那个圈子的。然而心情当然就会好过一些,这当然是阿Q的精神胜利法,我也觉得这胜利法很有用了。

焦虑也来源于责任,坦白讲,我的确很感激我的父母,并没有给我的肩上增加很多的负担,但是我又很清楚,随着父母的年龄越来越大,我自己的责任也将越来越重,当然也就不能太过任性。所以没事的时候,就也在想一些看似很遥远的事情:以后要给父母一个怎样的生活,自己要达到一个怎样的水平才能达到这样的目的。

我们还是要接纳自己,接纳一个不够优秀的自己。但是当然也要努力,努力成为一个更好的自己。

2018.0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