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霾下的逃避与改变!

这几天,有人恐怕每天都被霾醒,或者说被咳醒。今年入冬以来最严重的一次污染天气来袭,北京等20多个城市先后启动了雾霾红色预警,北京全市范围实施单双号限行。周边的河北、天津等地也相应启动预案。河北大厂城区内排放不达标的饭店、早点铺、流动商贩全部停业。为了治霾河北人民连油条都吃不上了,措施不可谓不严厉。不过,是对症下药了吗?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以前,我一直有一个问题困惑不解,那就是雾霾为什么可以由气象台预报,而且还挺准?有时比雨雪天气预报的还准。现在终于搞明白些了,原来霾一直就在那里,只需评估形成雾的气象条件即可。

冬季多雾。记得小时候,北京的雾是乳白色的、湿润润的、甜丝丝的。后来雾没了,改刮大风了,刮起来黄土蔽日,无比壮观。出个门嘴里不带点黄土回来,都觉得老天爷亏欠咱了。再后来,风又没了,雾重新回来,不过夹带着霾回来了。

南方冬天雾更厉害。与北方比起来,一个是雾霭,一个是雾霾。一字之差,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受。宋代词人柳永的《雨霖铃》里,有“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的词句,抒发出来的是情怀。而“雾是故乡浓,霾是北京纯”之类的段子,抒发出来的是情绪。同样是一字之差。

关于雾霾,这是一个沉重的话题,仅仅围绕雾霾是怎么来的,观点就五花八门,纠缠不清。不过,对于来无影、去无踪的雾霾成因尽管存在巨大分歧,但是对于雾霾的消散却毫无争议:靠吹!有风就无霾。风,是北京的抹布。雾是好雾,霾是宿霾,但风不正经。

与此同时,雾霾又是个轻松的话题。每到雾霾肆虐的时候,也是段子手大显神通的时候,使人们在品霾的同时增添了几分欢乐。这些年关于雾霾的段子数不胜数,但我还是比较喜欢下面这两个,短小精悍,耐人寻味,令人回味无穷。第一个是:记者街头采访:大妈,您觉得雾霾给您的生活带来了什么影响?大妈说:影响太大了!首先你得看清楚,我是你大爷……

还有一个是:有个人到北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京,问我:你们北京人凭什么那么牛?我默默的深吸了一口气,笑着看了看他。他不服,硬要学我,也深吸了一口气。……享年30岁。

这几天伴随着雾霾红色预警,影星章子怡上月26日发的一条微博又被人们翻出来,在微信群和朋友圈热传,再次引爆了雾霾话题。章子怡在微博里说,她从某地回到北京时,在首都机场看到雾霾罩城,随即扭头抱女儿再次飞离中国。我去看了一下微博下面的评论,各种观点撕作一团,有支持的,有同情理解的,也有谩骂的。作为一个母亲,有钱有条件这样做,无可厚非,也用不着站在道德至高点上玩虚伪吐口水。但是作为一个名人,这样的逃避,带来的示范作用不容小觑。她发这样的微博,与其说是出于社会责任,其实更多的是母亲的一种本能。

不过,联想到一年前另一个母亲对雾霾的态度和结局,让人感到无语。在雾霾面前,不少人恐怕只剩下了本能和无奈。北京两千多万人口,能在家里安一堆空气净化器、出门直接上飞机的毕竟是极少数,并不是谁都能扭头飞走的。雾霾下,你如果没有本钱逃避,与其抱怨,不如改变。

改变首先从自己开始。个人要加强防护,出门带口罩,家里放置空气过滤器。能不开车最好别开车,不要做污染环境的事。改变自己,也许就是改变这个世界的开始。当然,你也可以没事儿多喝点于丹大妈煲的心灵鸡汤,味道恐怕比霾还纯正。

一说到雾霾,我们总喜欢拿伦敦当作例子。在近200年的时间里,雾都伦敦城市上空总是被浓浓的烟雾笼罩,居民周期性地被淹在黄色的浓雾当中。《雾都孤儿》的作者、19世纪英国著名作家查尔斯·狄更斯曾经这样描绘伦敦的雾:“在城市边缘地带,雾是深黄色的。靠里一点儿,是棕色的。再靠里一点儿,棕色再深一些。再靠里,又再深一点儿。直到商业区的中心地带,雾是赭黑色的。”常年生活在北京的人,在雾霾严重的日子里,似乎也体会到了狄更斯的那种感受。

后来,经历了1952年冬天那场人类史上罕见的大灾难之后,英国人彻底醒悟,以此为契机走上了现代意义的空气污染治理之路。经过多年改善,如今的伦敦到处都是公园,满眼都是绿色。空气清新,沁人心脾。很难想象,伦敦这样一个大都市,竟然是全欧洲敞篷车卖得最好的地方。伦敦人熬了200多年,终于把雾都的帽子给甩掉了。中国才折腾了30来年,似乎未来的环保之路还会很艰巨和漫长。

环保问题,其实从一开始就不仅仅是个环境问题,也是个经济问题,更是个政治问题。干净的空气,是需要有人买单的。那种断子绝孙式的发展肯定要不得,但整治用力过猛,也会影响社会稳定。都只想着享受经济发展的成果,都不想承担经济发展的成本,那么雾霾问题恐怕再过几十年也无解。

说实话,环北京地区的雾霾,在未来二、三十年内无法彻底改变,抱怨也没用。当下,能立竿见影消散雾霾的是风。所以还是盼着西北风刮得更猛烈些吧。不管正经不正经,能吹走雾霾的,就是好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