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西纪事

文字撰写:神楽

作者:无物似情浓

                                                                                                                             你曾是个少年,你要记得你的誓言。

春节期间有一天晚上,我傻乎乎的看一本小说,阿来的小说,名字叫宝刀。

宝刀这故事不知所云,后半部有篇蘑菇圈,还有一本有个叫桑吉的小娃去挖虫草,都挺好看的。

看完了后我瘫倒着想像着川西藏区的山,过去我曾经傻兮兮的骑自行车去西藏,一路上除了看风景就是赶路,突然去想去挖根虫草来玩玩。

我不怎么规划行程拍拍屁股就去了,飞到成都租了辆车马不停蹄的就开往了第一个目标,不计划是有原因的,因为计划通常都赶不上。

第一天我出了城区就开始走各种盘山公路,我当然对自己的对车技有几分自信,不然怎么敢自己出去干这种事,饶是这样到了卧龙镇我还是下来休息了十分钟,好不容易找到个公共厕所,撒个尿差点给自己做了绝育手术-------外面零下几度就算了,厕所里水龙头像喷泉一样朝天喷洒着青春。

川西的天灰蒙蒙的,草刚刚冒出头,山路一般就刚好够两辆车并行,对面一般不来车来就是砂石车,石子哗啦哗啦的一边走一边掉,每掉一颗我的心就跳三下,大块的可能要跳十几下。

盘山路快走到尽头的时候我喘了口气,这气还没吸进去就看到一个标志牌,前方四姑娘山结冰路面,行吧,那就开慢点。再走几步,前面又一个标志牌,前方塌方,请观察通行。

前方路基塌陷,观察通行。前方飞石,小心通行。前方泥石流,谨慎通行。

这个时候一辆十几个轮子的砂石车连续鸣笛从上方冲了过来,我下意识就点了点刹车往外蹭了点,好,十公分间距,老哥稳!

说实话我那会有调头的冲动的,我还有大好人生,我不想因为自己有个傻逼念头就把自己扔在四姑娘悬崖下供游客观赏,说不定还有傻逼游客把我当成鹿啊狼啊什么的尸骨。

我当时有很多思想斗争,我在想我死了后大家会赠给我一个字,肯定不是文啊武啊成啊德啊什么的,可能会是彪啊憨啊之类的,我又想到自己没立遗嘱,后来我想都死了管他呢,我这不还没死呢。

对啊,我还没死呢,我这么屌不可能死的,要死也要平静的死,在战场爹永远都不是失败者。

这一碗鸡血灌下去,我滴乖乖,你猜怎么样,我一路杀到四姑娘山山顶上,还单手开车拍了个小视频,拍的时候两只手和心脏都在出汗。

我十分鄙视二次元的男生,女生活在幻想里可能会很萌,男生把秋名山当做终极挑战就太他妈井底之蛙--------四姑娘山上一百连发卡弯你去给我漂移下来看看?你信不信都没人卖你意外险?

我刚说了半天没说到要点上,我恐高,特别恐高的那种,以前我办公桌这陆家嘴的一栋楼27楼上,大落地玻璃,每天我都想跳下去,其实我干的好好的,就因为怕自己跳下去后来辞职了。比如我和姑娘去坐摩天轮,马上就攻守异位,随便姑娘怎么调戏我连嘴都不还。但是我不怕坐过山车,就是一旦横竖都是死都时候我倒不怎么怕。

所以我现在装逼说二次元的男生天天逮虾户是傻逼,其实我自己在上面吓得括约肌和膀胱都失灵了,要真冲下去了,我搞不好掉下去的那十几秒还能高唱一首国际歌。

反正我大概开到七点多终于下了四姑娘山,没球卵用,下了山依然是这样的山路,也就是翻下去的时候变成了残疾而已。离我要去的目的地还有一百八十公里,但我当时只有一个念头,我要找个地方,泡个澡,然后瘫在床上。

离我最近的县城叫小金,我沿着小金县城转了一圈发现宾馆很多,但都找不到停车场都入口,我终于找到一个宽阔的停车场,问都不问就杀进去,前台问我:先生您是来洗澡的吗?我说对啊,能过夜吗?那姑娘喜笑颜开,您点个268的全身按摩套餐可以免费过夜。我说行来一个,然后转身就走,我先去吃个饭。

这坡下有个饭店,牦牛肉火锅,我叫了一锅,然后点了几个青菜,两份蘑菇,叫了一碟花生,老板自己酿的牛鞭酒打了四两。那饭店老板沉迷刺激战场,我走的时候买单叫了他七八声,整个饭店里除了我就是一桌本地人在商量怎么开发票才能避税,我要不是太累了肯定会主动端起杯子来介绍我的新业务。

等我吃完的时候回去仔细一看,我TMD选的这地方原来是个洗浴会所!我百感交集外加喝的迷迷糊糊换了鞋就上去了,会所就我一个客人,上楼梯的时候技师全围在栏杆上参观我,就像四姑娘山的傻逼游客一样。

我一进屋就四仰八叉的倒下了,选技师的时候我看面前的一排人就像动画片,随便指了一个,那姑娘把我的头放到她膝盖上,有模有样的按起来,后面发生了什么我没印象了,当她要介绍还有什么服务的时候我就睡着了,我猜我的呼噜声恶心到了她,她连那268的项目都没给我按完-------因为我第二天起来还是腰酸背疼的,没职业精神。

我睡醒的时候太阳已经升的老高,很毒,天很蓝,我出去沿着这条路走到老城区找到一家早餐店,叫了一碗油茶,一碗牛杂,一根油条一个茶叶蛋一笼包子,我抬头一看,对面一对情侣吃的还没我一个人多。男生脸上有那种喜悦但是想掩饰的深情,女生脸蛋上还有淡淡的红晕,我那会有种给他们开一间这里最好的酒店的想法,真想他们再开心一天,毕竟这样的开心真的没几年。他们两个不算英俊也不算漂亮,就跟我一样平凡,我当然也有过的,说实话早上醒的时候你看到那个人在你身边,你觉得你是最幸福的最幸运的你还是天下最屌的男人,没什么事能难住你。

当然我最终还是默默吃完了早餐出发,男生的自尊心比处女膜脆弱多了。

我到达甲居藏寨的时候,正是中午,路上还是例行的心惊胆战,心跳没昨天快了,客栈老板问我吃什么,我摆了摆手在露台看书。整个五层楼的客栈就我一个人,老板寂寞的没事干去炒了一碟花生端了瓶啤酒,我点了一支04年的雪松二号,在看太平天国的纪事,看到日头偏西,趁着酒和雪茄的双重作用沿着山路一直上去,山上凡是能开出平坦地面的地方全被挪开做了客栈,但这个季节十家倒有九家关着门,剩下的都在赶工建造,早一年盖好早一年赚钱,我穿过了一座未完工的寺庙,山顶上有一匹马默默看着我,还有几头无所事事的牦牛走来走去------顺便说一句,你在路上除了遇到上述那些险情,还有在路上走来走去的牦牛和藏族老太太。

我下来的时候天色黑透,厨子做了个炸土豆片,蒜苗腊肉和青菜汤,老板和厨子都在上海当过厨师,在川沙,后来生活成本太高逃了回来。吃完饭他们两个叫上楼下搅拌混凝土的哑巴来一起打麻将,我住一晚上外加饭钱186,打麻将还赢了人家140,后来过意不去叫哑巴去山下的便利店买了一堆啤酒零食大家尽兴而归。

日出当然是不可能看日出的,我这种夜猫子想看日出除非通宵,我醒的时候老板电饭锅里留了粥,就着咸菜划拉两碗没打招呼就走了。

我去爬了黑松泾雪山冰川,难度嘛,不算太高-----当然你要是那种连全场足球都踢不下来的人就当我没说好了,一般人这种人也不会来爬这种山的对吧。值得一提的是,路有一段栏杆特别特别烂,而且,我恐高。最可气的是,因为游客太少,猴子饿极了在山上打劫我,后来我肉搏了五只猴子才保住了我书包。我从雪山上下来的时候,那司机,在雪山上漂移,开公交车,那一瞬间我觉得这灵车和我不般配------结果你不能想像,第二天我下山的时候就对这个两三千米的高度毫无感觉了,和一辆拖拉机在山道上竞速。

贡嘎雪山脚下有个镇子,叫啥我已经忘记了,一对小情侣开的客栈,还是只有我一个人,不过我没在客栈吃饭,去镇上吃了一碗云南人做的火腿米线,没到半夜就饿了最后在车里翻出来点干粮对付了一下。山脚下有个温泉叫贡嘎神汤,我在那泡着,一边放音乐一边看书,期间还有个号称贡嘎张学友的小伙子来和交流被拎着耳朵提走了。我的初恋看到我发朋友圈于是问我:你自己去的?我说对,她说哈哈哈哈我一直以为去这种地方的人都是脑子有病,一个人去的就是神经病。

你看吧,我们都曾经是少年,爱上一个觉得对方有毛病的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