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仗剑江湖,一个人的喃喃自语

  在书房沙发上醒来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半了,昏昏沉沉的,墙上只有远处高楼投射进来的微弱灯光。我知道家里没人,因为我自己一个人住了两天了。

窗外万家灯火

  这周休息并没有回家,为了回避一些询问。可是人总是那么矛盾的动物,其实另一方面我是希望自己能有一个人,纯粹的就听我诉说。说这半个月来的感受、说这半年来的经历、说这一年来的想法。但是又害怕关心的询问。于是,一个晚上,我都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

  神奇的是,自己居然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我。跟别人印象中那个聒噪的虫子,判若两人。更神奇,今晚突然特别特别特别讨厌微信上的联系。

  好巧不巧的,洗澡的时候洗发水进眼睛了,为了把它洗出来在浴室大哭一场。也算是跟自己的一个交流了。最后,总算是眼睛不辣了。

  明明是休息,却把自己折腾得疲惫不堪,或许我自己清楚,静下来的时候人总是太容易脆弱。多少次一个人独处的夜里,从轻轻啜泣到放声大哭。那些在人前欠下来的情绪,永远都不会消失,或许它只是换了一种方式来跟你自己交流。我想,我要尝试着接纳自己的情绪,哪怕并不是别人喜欢的正能量。


  最近的狂躁从一封离职报告开始。虽然距离报告上申请的“15日正式离职”已经进入了倒计时,可是我却看不到我自己的结局。所有所有的事情,越想简单的时候,你走的弯路或许就越多。但是我相信,方向对了,就算多走两段多交点学费又如何。只是人,在年轻的时候总是有那么多挂在嘴边的不甘心,偏偏眼泪那么浅。

  我以为,我可以走得轻盈些。可是我错了。在生活面前吃了狠狠两巴掌。


  公司最新的一条招聘推文。副标题是《在XX,做幸福快乐的人》

  多么令人憧憬的标题。很熟悉的排版和内容,唤起了多少回忆。确实,在这里,我曾做过幸福快乐的人。因为绿地阳光和孩子。不一样的是描写我的文字下方,换了一位老师的照片。为此我特意重新关注了项目原来的公众号,回复“招聘”俩字,弹出来的推文封面照片足足让我愣了好几秒:那是和A的一张合照。为了想起来这张照片的拍摄时间,我把自己的朋友圈往前足足翻了一年。时间真快,一年了。

过去总会过去

  和一个比我早离职的B,聊起这事。“我想拍这张照片的时候应该是我俩关系最好的时候了”,哪怕是我现在离开或多或少是因为A,但是讲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竟然真真的难过着。在明亮宽敞的咖啡馆里差点掉了眼泪。只可惜物是人非,欲语泪先流。

  离职前的一次谈话,领导C告诉我,他听所有接触过我的人说我有点孤寂。其实他不懂这个词,对我而言,在此时此刻听来,真的是极具杀伤力的。他说我:容易接近却不好相处。我想,有些话不需要解释,解释的话只能说给愿意相信的人听。因为他相信的那个人不是我。曾经我是那么鄙视那些职场老鸟的鸡汤“职场无朋友”,但是在一次学习分享会上,老师让到场的学员随机分组,分享一件自己觉得最难过的事,我能想起来的,就只有一件事:A在工作上给我捅刀了,而在我确定这个之前,谁提醒我要小心A时,我都是帮A解释,据理力争觉得别人肯定是误解了。可惜的是结局往往不都是HAPPYENDDING。

撒落下阳光的咖啡馆里

  一位老友问起工作情况,无意中问到现在这份工作关系中有可以信任的人嘛?我不假思索地回答老友:没有。我想这就是我最最难过的事。让我难过的不是这件事在工作上对我带来的结果,而且或许我对人的信任,就在A这结束了。所以在那次谈话中,“孤寂”一词真的说得极妙,我不敢在职场上再交朋友,也还做不到以德报怨把视我如眼中钉的人当做朋友。

  忘了说,之所以会有那次莫名其妙的谈话,也是得益于同事D把有一天我们闲聊的内容全盘转告出去,至于经过了什么周转我不做猜测,总之最终C对于我说过的话了如指掌。仅此而已。


  和一些准备毕业的学生,从毕业答辩到工作都聊了一轮。曾经认为那句前辈们常说的

“尚未佩好剑,出门便是江湖”

  多少是矫情的,现在自己真是很可笑的承认下,自己其实也特么的矫情得不行。

  但,路终究都是自己要去走的,谁也代替不了。回过头,我应该感激曾经遇见的ABCDEFG们让我逐渐成长。

  笑着走下去,不远处总有出路。

图片发自简书App

            记于2017.05.10 01:37

                正式离职倒计时5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