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蓉千风传奇(11)

96
冰寒三尺 Excellent
2017.09.23 11:35* 字数 1742

上一章-反败为胜

小说目录

第十一章-李府生活

可即使赢得了这场比赛,但她已经答应了要去李府做下人,做一个无名的丫鬟,说到底,这是福是祸终究是她自己选的一条路,她已经做好一切的准备,有了一个新目标——要做一个断案如神的大捕快。

她手中提着一袋硬邦邦的青稞面,她一无所有,任何人都没有给她留下什么,也没送过她什么,只是一心求生罢了。可为何要一条生路这么难呢?因许多人已得知她的身世,不知会用怎样的方法来处置她。

蓉千风踏入李府,四处张望,院子里一个人也没有,一颗枯老而萧条的桃树,枝干干巴巴的,叶子黄又寥寥无几,树下有一张石桌,几只石椅,桌下还有零落的叶子,透亮的茶具上盖着一层灰尘。大门敞开着,只看见一排书架还有几只红木制成的椅子,上方还雕刻着一个虎头,栩栩如生,一副气势磅礴的景象油然而生。左侧大门紧闭,上前一步,透过门缝能看到堆放着的一枝枝木柴,还有一个棕色的用红土熔成的大火炉——看似个柴房;右边望去,敞开着,沿着通道,肯定是厨房、客房、书房等等;先往中央大门进去,仍是一个人也没有!再走,哦!前方有几个身着打扮看似达官贵人的,正和凡尘夕在交谈什么生意似的,千风就没有前去打扰,而是悄悄地走出大门,来到右侧那一间大大的房屋。

一个瘦骨嶙峋的丫鬟手中拿着几件脏衣服走出来,正好撞见了千风,忿然道:“看什么看!哟,刚来的吧?闲着呀?厨房的青椒萝卜大白菜去切一下,还有,外面你也看到了,打扫一下大院儿。然后,泡壶茶给主公(指凡尘夕),要绿叶、薄荷、灵芝、甘草、荷露、蔗汁加香草制成的,对了,别忘放观音茶了,还要烧开水的啊!”

千风一脸惊讶,顿时也是懵了,吞吞吐吐地说;“我……我的房间……呢?”

“照柴房后的小道走去三米左右,左拐五米第四间第六层,自己打扫收拾,”这女的说话像绕口令一样,一字不差都说个不停,刚要离开时,又往后退了几步,把几件脏衣服掖到抢的手中,“哦对了,这些衣服你顺便洗一下,手脚麻利些,不许偷懒啊!”

蓉千风呆若木鸡。一动不动地,脸上挂着一副吃惊的表情,“呃……那啥……”

“还愣着干嘛!快去干活儿!”那女的怒斥道。

千风立马“嗖”的一声跑去厨房。

刚切完菜,可累乏了,走出厨房时,她遇到了一个手中拿着鸡毛掸子的看起来凶巴巴的老女人。

那老女人手中掂着鸡毛掸子,打量着千风,歪着脖子说,咬牙切齿地说:“小姑娘,看你笨手笨脚、细皮嫩肉的,一看就是一个不会干粗活儿的死丫头!刚刚那个,是柳冬,这府里,除了她,还有柳春、柳阳和柳夏,我是这儿的丫鬟总管,我可告诉你,这李府不是你该待的地方,也不是你来去自如,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我们这儿,粗活重活都有,挑水洗衣的也更不用说了,既然来了,就好好干!不许偷懒,”说着,她突然掏出一本子,继续说,“下面是李府府规,你去背起来。如若做不好,小心我这鸡毛掸儿!!”那老女人咬着牙,瞪着眼,后脑勺扎着一个圆圆的发卷儿,身材胖大,看起来让人有一种惴惴不安的感觉。

蓉千风目瞪口呆,没想到这儿竟那么严格;她拍拍脑瓜儿,立刻拾起扫帚打扫大院儿了。

她发着呆,想着:唉!接下来的日子该怎么过呀?现在连死都要死在这儿了,这样的生活简直生不如死,好想回到过去无忧无虑、逍遥自在的生活呀!刚来便觉得是存心折磨人的,可苦头还在后头,这就像那脏污的流水,源源不断哪……

她目不转睛,眼睛往一处看着,走了元神。手中的扫帚在地上轻微磨动。这时,那个老女人又来了,她右手紧紧地握着鸡毛掸子,轻轻地拍打在左手上;静悄悄地走过去,突然,用掸子抽了一下千风的腘窝。

“啊——”千风好似从睡梦中醒了过来,惊叫一声。立刻变得认真起来了。

那老女人更是恶狠狠地叫道:“发什么呆!你是闲着么!心再飘信不信我一把抽断你的胳膊!我这儿的刑罚有上十种,准是一针见血!”说完,她又抽了千风一下,千风又吼了一声。

夕阳之下,又传来了阵阵地求饶声:“啊——啊——我不敢了!!”蓉千风给主公泡的茶因为忘加了灵芝,不合主公的胃口,那老女人有抓起棍子使劲儿地敲打着千风。

这时,从心灵幼小的她的眼中,燃起了希望,燃起了渴求,燃起了无辜!那种让人不忍直视的情形又跃然纸上!啊!她祈求着,悲怜而明亮的大眼睛里闪过的是一道道伤痕与那凄凉的哀鸣……当她把衣服洗糟了后,又一个耳光打在了她的脸上,热乎乎、红扑扑的。皮肉之苦,从现在,便一些些开始了。

蓉千风传奇
蓉千风传奇(已完结)
19.4万字 · 1.8万阅读 · 69人关注
前生,她是白玉天神;这一世,却是世间仅有的花脖鬼神..... 初见,他是南幽的名捕;后来,她蒙冤落难,生死相劫,诛仙剑阵,到地狱之神…… 而他,苦刑三年;墨剑铁涎,霸气回归…… 可惜两缘执念,奈何苍生错乱,花脖宿命,毒刑,误会,灼眼,到封印,一步步使她最终走向毁灭! “假使我有三炷香的时间,我欲执子之手,共赏芙蕖” “今夕何夕,我守君之,惟守君之”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