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全”“新”,这些广告坑是不是你一个没落?

你要么爱它,要么恨它,但绝不只是喜欢它。

——写给广告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这是印在我第一本日记扉页上的格言,也是让我从四年级开始每天六点起床的动力根源——信念的力量,远比想象中更强大。

这个木马种得很深,关键字就是“早”。延伸出来是流行了有一阵的“早起打卡”伙伴群,“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哈佛凌晨四点半”是最响亮的鸡血。我一向慢热,即便一时冲动加了群也每每忘记打卡——总觉得起来之后有更多想做的事情,浪费一丝一毫在打卡这种凭证上都不舍;更何况早起的福利是自己的,尝到甜头之后自然而然就忍不了赖床,何必还要别人来监督?

类似的还有“不要输在起跑线上”,支持的、反对的评论文章向来络绎不绝;但为了争这句话的对错也不值得——爱的反义词是淡漠——如果都不在意它,就不会让思维时时刻刻围绕这句话本身打转。别忘了“起跑线”本身也是人为发明的概念,只是这把锤子太好使让大家看什么都变成了钉子。

“全”

初二时第一次出国去新加坡,是为期一周的游学。回来前和小伙伴们在书店逛了一下午,背回来的唯一一本是厚厚的《成功全书》,作者刘墉——现在回想起来好气又好笑,当年14岁的小丫头被植入的木马已如此根深蒂固。

对100%的执着,换个说法就是对完美的追求,就像狗咬尾巴一样打着圈圈——越努力越遥远。一部电影想看一遍就获取全部的讯息,一本书只读一遍就想摘下全部的知识,一座城市只走一次就想看遍全部的风景……不知道这种天真幼稚从何而来,就像气球越吹越大,里面的空气越多接触到外界的面积也越大,越想拼命证明自己的全能就越看得到自己的局限和渺小——但气球终究不能无限大:没有了隔开内外的那层橡胶,那还是气球吗?

“新”

不知道是木马还是贪心更甚——新电影一定会选首映日去影院,常去的美食店一定会被“上新”迷得等不及下一次来尝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