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肆

狂放让压抑的环境得到炸裂释放,给我百吨硫磺与硝,再给我一个炼丹的术士,去炸毁一座了无人烟的荒山,坟里的孤鬼会惊醒,死缠着我,夜寐不得安生,我也惊魂未定。给我百里的温柔红妆为天下失意之人换来一夜好眠,野哭无处的恶狼也为我俯首,我在白日里狷狂,烟火绚烂安抚受惊的孤鬼。我也求得夙夜安宁。

安抚而定的山鬼也与我把酒邀月,酒喝尽,我割血与夜的魂灵交易,若是价格高涨,我剖开心胸,来,心头血给你。我,鬼,月,山鬼和血色的月在谈论我,我听见咆哮的山鬼的叫骂,我听见阴冷的月在安抚,我举杯站在它们面前,一饮而尽,杯里满是一盅白骨血肉,惊骇了鬼,逼退了月。

场景瞬息而逝,江南雪落,西子湖畔的亭榭,把酒而谈的还是我,山鬼,月。我为白衣,山鬼黑袍,月也明亮而著青衣。亭外风寒雪落,湖子尚未结上冰层,老翁驾舟于湖上垂钓,岸旁凋零的柳牵起一位姑娘的手,葇荑纤滑,姑娘发髻齐整,右手撑着一柄江南油纸伞,片雪也沾连不了她精致的面容,款款而来,连在雪中踏出的印子都惊艳了我的眼。

“ 美吗? ”我问。

山鬼与月相视而奸笑,我自顾饮酒不再看亭外风雪。

江南春至,青山笼翠,雾霭迷离。袅袅的城中水道,辰时驶舟穿过拱桥的老翁,午时已上岸吃了几碟老店的酒菜。酒旗招展,茶楼的水也沸了几轮。

“ 喝茶吗? ”我问。

山鬼剐了我一眼,月藏在青冥高处睡得沉。

我步上茶楼,要了一壶新出的龙井。

“ 改天带你们去寺里喝茶,用龙井水。”我说。

山鬼又恶狠狠看了我一眼,还是坐在我对面,看着伙计往壶里注入沸腾腾的水,目光在升腾水汽中渐显迷离。

我带笑看着水汽中的山鬼,举起茶盏,朝天一送,看向月沉睡的方向,收手,收回目光,温热的茶水入腹,很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lucky儿 打架斗殴,喝酒撸串,半夜翻学校的墙头,逃课去网吧,谈一场只顾玩乐的恋爱,这些我通通没经历过。 在...
    一颗碎星阅读 294评论 2 2
  • 迷茫的時候, 昂起頭, 看看天, 清澈的藍! 難過的時候, 俯下身, 賞賞蓮, 出淤泥而不染! 看似平靜的水面, ...
    珈玶阅读 102评论 0 2
  • 国庆假末,同会旅川,途经古堰。望灵官楼上,斗拱飞檐;玉垒西关,倚山而建;斗犀亭旁,远眺江渚,山水形胜境无边。徜徉处...
    正谊明道阅读 268评论 0 2
  • 匆匆歲月愁, 念往昔不竟白頭. 憂憂前路難, 忘今日何憂何愁. 本就一無所有,何畏明日的風雨哀愁.
    我就是个天才阅读 7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