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今生

北京游玩,足迹遍及了大大小小的名胜古迹,毕竟还是善做白日梦自我陶醉的年纪,嘴上没说,但却暗下定决心再不与“老人”一路同行,几百年几千年的东西,要不就沾染了时代的喧嚣,变脸成四不像,要么就偏远孤僻路难行。而又不能尽情的凭吊,任神思驰骋,只有形色匆匆,全然没有了怀古叹今的乐趣。而我心目中的游玩,若置身于现代风情便得尽情享受现代的奢侈与舒适,若置身于古代遗迹便需遐思无限,融入于古老的神秘中,飘然于我是古人我多牛的暗自嘿嘿中!

身心俱备,百无聊赖中,来到了天坛,天正午,极热,游人甚少,看看难得有些空旷通向天坛的宽阔的主道,突然有些冲动,便一人走在路中,蓦然间,竟思绪恍惚,心中募得升起一种极其熟悉的感觉,似乎曾经来过,又感知不到更清晰的东西,于是,人便烦躁起来,却百思不得其解,只好作罢,说与他人听,则嗤之以鼻,曰:太监宫女之流吧,而后,哈哈以为玩笑,我亦反驳:皇帝皇后之尊也未尝不能,亦哈哈以为玩笑。但心里却留下了难以释解的浓重。

后来,偶然读到一篇文章“为何似曾相识”,提到类似的情形, 心理学家对此解释为记忆错觉,精神分析大师弗洛伊德认为记忆错觉在一定程度上暗示了我们早期被压抑的潜意识欲望,后来,又有什么内隐记忆,全息摄影记忆等不一而足。迷迷糊糊,一知半解,因为神秘被一点点揭开,便觉索然无味,不了了之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