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作唐楷先期声 已成书坛大事件——书法家骆飚新作郑文公碑的文化价值

​唐人尚法,完成了唐楷法度严谨的塑造,楷书从此成为文化传承的核心平台,深刻影响着中华民族的文化进程。当代楷法不兴,急需寻源逐本,再兴楷书一体。著名书法家、文化学者骆飚先生,正是寻源逐本的先锋旗手。

他弘扬楷书文化是真正的寻源逐本,对郑文公碑的研究深度与临写执着,在当代书坛无人能与之匹敌,成为用郑文公碑复作唐楷先期声,把人们盼望复兴楷法的目光引到了源与本,是为郑文公碑毫无争议的权威。这正是他个人书法实践与理论研究的卓能,也是楷书不失根本的公共文化建树,依此功成,可著春秋!

经过数十年的专研专修,骆先生作郑文公碑已经驾车就熟,毫无滞碍。他观当代书坛楷书疲糜的状态,有志用自己对郑文公碑的研究成果,为推动当代书法文化的繁荣而赋力,所以法不独自享,功不存暗室,用饱满的创作激情执笔写碑文,写其形传其神,形神兼备贵有神!他手书郑文公碑,消除了拓本因摩崖风蚀难见笔路清楚的弊病,也解决了拓本无法复成复观笔法的问题,以极其娴熟的毛笔书写性,把楷书原本的笔墨细节表现得通透可观,令人一看便知一横划如何方入平出,此一竖画如何顶天立地!撇如何疾出,捺如何缓作,把书法的节奏感用笔墨表现得通透无障!

复兴楷法必要有良帖。学成碑本,难得良帖。骆飚以非凡的笔墨理解力,解析郑文公的笔墨秘籍久矣,字字入心,笔笔遂手,透过刀法看笔法的能力超乎寻常,所以他手书的郑文公碑,便是解锁书法真谛的学术成果,按说应该缄之密之,不易示之诸友,也不易播于外。但是,骆先生是一位很有文化情怀的艺术家,他篡集精传功有克成之际,并不是小文人的小家子气,而是大文人的大胸怀,不惜珍贵的学术成果益于他人,所以开课授弟子,通过口传手授,把郑文公的笔墨秘籍一一授之于弟子。后辈人人成贤才,是骆先生的大喜大欣!

如今,骆门弟子执笔写郑文公碑,来日可作弘扬楷书文化主将的少年,已经由一人二人,变成了可成队伍的集体。法由师授,如由户出,这些少年才俊在骆门修楷法,精益求精,因骆先生的倾心培育,可一日进十阶!遥想未来,书坛梁栋。且看当下,秘法心传!

复作唐楷先期声,已成书坛大事件。纵观骆先生新作郑文公碑,魅力极致,集篆、隶、草、楷之长于一体,承传古法,精微入髓,成为书法文化研究与弘扬的大事件!他的书法善于转,精于折,笔断意连,极显正书能事,正是当今碑学变帖学的冠冕新珠。时人学之临之,必得其本。荣身益事,当是必然!(著名书画评论家 史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