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绑架(3)

第三章 在警察局

罗马中央警察局位于马库斯大街1号,这是一座三层楼的哥特式建筑,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尤为壮丽宏伟。

上午10:00的警察局,哈里斯警长正坐在他那间宽敞的办公室里喝着咖啡,透过窗口他看到街对面的一个老人正在蹒跚着过马路,这副画面让他感到一种莫名的伤感。再过三年,他就要退休了,想起自己在警察局一干就是三十年,让他退休回家休息他还真有些不习惯。

咚咚咚,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进来。”

“头儿,盖蒂夫人打来电话,说她儿子保罗失踪两天了。她很着急的样子,她说她想见你,十分钟后就到。”进来的是哈里斯的助手莫里尼。

“怎么回事?跟我好好说说。”

“盖蒂夫人说她儿子被绑架了,绑匪要1700万美元的赎金。”

“哇喔,1700万!不会又是那个小子自己在捣鬼吧!这半年里盖蒂夫人已经报警两次了,后来才知道他是贼喊捉贼,自己总玩儿这种绑架的鬼把戏!他要那么多钱干嘛?1700万,我这辈子连想也不敢想,到底是富人家的孩子呀!”哈里斯边说边感叹着。

哈里斯警长前几年与老盖蒂打过交道,那时老盖蒂刚刚在罗马拓展他的欧洲市场,他在罗马最繁华的罗马大街买下了一整栋楼作为盖蒂石油公司的欧洲总部。后来,哈里斯才知道,盖蒂家族是美国的首富,用富可敌国来形容盖蒂家族一点也不为过。

这种大人物想在意大利做生意,首要的一件事就是来拜访警察局。那天老盖蒂穿着一身比挺的藏青色西装,头发油光锃亮的向后背着,腰板挺得很直,一脸严肃的神情总给人一种拒人以千里之外的感觉。他的儿子约翰.盖蒂睡眼惺忪地跟在他的身后,花格子西装让他看上去一副花花公子的样子,完全不像一个生意人。

意大利黑手党是全世界出名的黑帮组织,像盖蒂家族这样的巨头企业进驻意大利,一定会第一时间被他们盯上。所以,老盖蒂在盖蒂大厦建成后的一个月,亲自从英国飞来意大利。一是他要拜访一下罗马中央警察局的哈里斯警长,他想让警长可以派几个警察常驻盖蒂大厦。当然,老盖蒂会为这几个警察付高额的工资。二是他不放心把这么大的生意交给儿子约翰,他知道约翰的心思根本不在生意上,他只想着每天花天酒地。可老盖蒂又没什么更好的办法,几个儿子都不大成器。戈登是几个儿子里让他最能看到希望的一个,但是乔治必须待在洛杉矶,打理那里的生意。

“警长,你好!”老盖蒂紧紧握住哈里斯的那只手,至今让哈里斯记忆犹新。那只手有力得像螃蟹钳子一样牢牢钳住了哈里斯的右手。他还从没握过像这样的一只手,就像老盖蒂本人留给哈里斯的第一印象:自负、傲慢、绝对的权威。

那次的会面哈里斯没有同意老盖蒂的请求,毕竟警察局不是为某个家族服务的,它服务于大众。但是哈里斯又不能不给老盖蒂这个面子,他答应老盖蒂会多派几个人每天在盖蒂大厦外围巡视。通过这一次的会面,哈里斯和盖蒂家族就结下了不解之缘,而且老盖蒂也没有食言,他每个月都会给警察局送来一笔不小的款项,作为酬谢金。

“警长,盖蒂夫人到了。”

“快让她进来。”

盖尔一脸焦急,眼睛有些红肿,好像刚刚哭过,身后跟着她的前夫约翰.盖蒂。莫里尼侧身帮着他们推开了警长的门。

“你好,警长!”

“盖尔夫人,你好!” “盖蒂先生,你好!”

“请坐,想喝点儿什么?咖啡?”

“警长,不麻烦了!我还是跟你谈谈保罗的事情吧。他两天没回家了,我以为他出去玩儿了!”盖尔一脸的焦急,还没坐稳就开了口。

“不好意思,夫人,稍等。莫里尼,你做一下笔录,把盖尔夫人说的情况全都记下来。”

“好的,警长。”这个刚从警校毕业两年的助手有着每分钟记录100个单词的的笔录成绩,脑袋也极为聪明,这是为什么哈里斯非要提拔他的原因。

“好吧,夫人,您接着说。”

“说到哪里了?噢,对了,他两天没回家了,我以为他出去玩儿了,他以前经常这样。昨天凌晨两点,他突然给我打电话。他打电话时,我特意看了一下墙上的表。电话里他哭着给我说,他被绑架了,他说要1700万美元。开始我根本没当回事,加上又是凌晨,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您又不是不知道,他这样做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都是我太当真,报了警,付了钱。谁知道他第二天就没事儿人似得回家了。”

“夫人,您能听出电话是从哪里打来的吗?比如电话里有没有什么声音,说具体点儿,就是有没有什么噪音,比如夜总会里的声音?”

“没有啊,我没听到。电话那边听着挺安静的,不过他话没说完,好像就被什么人挂断了。不过,我也没太在意,以为他自己在表演着自己挂断的呢。这孩子,什么都没学会,就学会骗人了。今天早上我去叫他起床,我以为他回来了,可他房间里没人,我就有些慌了。我想起了他打给我的电话,我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对劲,他一个孩子怎么要那么多钱!以前他最多跟我要几千美元啊!”

“嗯,这事儿是不太对劲儿。保罗今年多大了?看我这记性。”哈里斯进一步问道。

“16岁,明年5月才满17。这个孩子不学好,也不好好上学,整天就是瞎混,我根本管不了他。”说完,盖尔狠狠地盯了约翰一眼。

“警长,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此时,坐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约翰终于开了口。

“别着急,让我想想。这事如果是真的,绑匪开口要这么多钱,他们在短时间内一定不会对保罗怎么样!而且他们一定知道保罗的身份,要不他们不会这么狮子大张口。我们要尽快搞清这个电话是从哪儿打来的?保罗还在不在罗马?还是被他们绑到了别的地方?不过,有一点我敢肯定,这事儿一定跟黑手党有关。”

“警长,你一定要帮帮我们,保罗还小,我可不想他出什么事。”说着说着,盖尔掩着面哭出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