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多么希望与您一起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多么希望与您一起

生活于一座小城,

那里有永远的黄昏,

永远的钟声。

住进一家乡村的小旅馆——

古老的挂钟敲响

尖细的声音——仿佛时间的水滴。

临近黄昏,有时从复式的阁楼里传来——

一阵笛声,

吹笛者倚靠着窗栏。

窗台上盛开着大朵的郁金香。

而或许,您甚至并不曾爱过我……

房间的中央——有一个瓷砖砌成的大烤炉,

每一块瓷砖上——都有一幅小画:

玫瑰——心——轮船——

而在唯一的窗户上,布满——

雪,雪,雪。

假设你躺着——我喜欢那样的您:懒散,

冷漠,无所谓。

偶尔,火柴发出“嗞”的

一声。

香烟被点燃,逐渐黯淡,

而烟灰——像一小截灰木杆

在烟蒂上久久地、久久地——颤栗。

您甚至懒得将它抖落——

于是,整枝香烟飞向火焰。

前两天,朋友问我,对以后的婚姻生活有什么期待。主要是身边同龄的亲戚朋友大都步入婚姻的坟墓了,在那座坟墓里被铺天盖地的柴米油盐淹没,想想都觉得令她抓狂不已。

我直接甩了一个阅读量超过十万的公众号推送文给她: 看看,人家90后小夫妻,从大学拍拖,到毕业工作,然后同居结婚,“我负责精心炮制一顿美味佳肴,你负责拍摄貌美如花的我”,一千多个日子,一千多张照片,没一天重样,这日子过得多滋润啊。

可见,婚姻也没说一定就是柴米油盐和坟墓。你想将生活过成什么样子,你的生活就可以是什么样子。

无意中读到一首诗,《我多么希望与您一起》,俄国女诗人茨维塔耶娃写于1916年的作品。

言语词藻没有多华丽,诗人的笔下描绘出来的也不是那些千篇一律、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更没有你臆想出来的那些风花雪月情节。只是两人相互依偎,在一个乡村的小旅馆,你指间夹着香烟,烟雾缭绕,我看着你,你的眼神凝视旷野之外……

这是幸福。

茨维塔耶娃也是一位浪漫主义者。据说,她爱上了一位大学生尼伦德尔,为他写下了大量的抒情诗,而对方表现出的冷漠使其痛不欲生。

于是,她买了一把手枪,到一家曾经上演过她心爱的法国作家罗斯坦的戏剧《雏鹰》的剧院自杀。所幸的是,枪内装上的是一颗哑弹,才阻止了一出悲剧的发生。

犹如飞蛾扑火,她孤傲、刚烈、极端,而这些,似乎是所有特立独行的诗人身上都具备的标签。

事实上,这些词汇如今用在任何人身上,都不会是一件痛快的事。然而,虽说她孤傲、刚烈、极端,但是她同样才情满溢、独立不羁。因为经历过生活的苦难,所以她对生活、对爱情才有着更多的浪漫幻想,更难得的是决绝并勇敢地去追逐,是的,决绝,不给自己留一丝后路。

燃尽所有,只为霎那烟火。

这大概也是戳中我软肋的一个信条?用一刹换取永恒,我大概也是愿意当然。因为,如果生活中真的只剩下柴米油盐,还有什么意思可言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茶花,杜鹃,大花惠兰,长寿花,矢车菊……好多人看到的都只是花正艳时的一瞬间的视觉冲击。这之后,是审美疲劳,是百无聊...
    天官阅读 56评论 0 0
  • 大凡平常的人就会有凡人一样的五情六欲、喜怒哀乐,我也一样。不过这样说不是打自己脸嘛?其实说自己不平常,不是说自己有...
    孤山踏歌阅读 32评论 0 2
  • 你是否喜欢即兴写作,写到哪算哪?然后东凑西凑整出一篇文章,最后自己看着都嫌弃了。你是否写文章时经常一被人打断思路,...
    爱折腾的洋葱阅读 142评论 0 2
  • 前段时间听说一个叫小蝶的同事怀孕了,让我吃了一惊。刚得知这个消息,我心里一直盘旋着一个念头:她不是离婚了吗?什么时...
    未雨欲语阅读 219评论 3 9
  • 尖酸是蚂蚁 刻薄是毒蝎 利益是蚂蚁与毒蝎的营养 在这见得人的光天化日下 走走停停,来来往往 不知情的人对它们评头论...
    绕云梁阅读 1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