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那个不修仙的少年(01,仙人临)

这座城被诅咒了,尽管风雨飘摇了许多年,血污和欢笑都浸透过它的每一个角落,但现在它还是瑟瑟发起抖来。

而人们更加惊惧,如果他们可以选择放弃,甚至唾弃,他们都会毫不犹豫的离开这座生养他们的城。

.................................................

 惊蛰。

 百鬼夜行。

 春雷乍响。

 人们的忙碌在春雷面前黯然失色,嬉笑怒骂都被雷声震散了,于是抬起了头。

 天上的闪电俯视着凡人,久久都不散去。

 乌云出现在闪电的背后,地面开始晃动, 太阳收起光芒。

 整片天暗了下来,不详不期而至。

 人们知道,恶鬼来了。

 恶鬼自地狱来,它们在仙人睡去的时候行凶,以血为食,残忍邪恶。它们是为了覆灭世间上所有光明而存在的,是所有正直善良的敌人。

鬼,自古便有,与仙同存。

有癫疯的狂徒枉自揣测,将仙和鬼擅自分成两个分庭抗礼的势力,只是仙人饮露,恶鬼食人。

凡间是弱小的。

 凡人们诚心祈祷,他们只能活在仙人的神辉之下,否则必将死于恶鬼的恐惧里,沦为充饥的血肉。

阳熄,鬼临。

自古如此。

人们想起了那个传说,想起这些年恶鬼登陆的地方,他们感到了恐惧。

这座城已经被诅咒了吗?

然而能够受到诅咒的永远只能是人,他们不知道吗?或者只是闭上了眼睛便可以不用看到真相了。

 不安从人们的心底发了芽。

 黑暗中的人们挤在一起,他们的手心和额头开始冒出冷汗,瞳孔收缩,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着。

  第一滴雨从天上落下,穿过无尽的空旷,穿过人群的呼喝,砸在人们不安的心头上。

  这一滴雨打到客栈老板娘的脸上,也打断了她紧绷的神经,她惊叫出声,凄厉的嘶吼起来“啊~~”

  这一声惊叫把整个临安城笼罩进了恐惧。

  人们都开始惊叫起来。

  雨倾盆而来,无情的倾泻进这座城的恐惧之中。

  人群慌乱了。

  他们争先抢后的逃跑,往着自己都不知道的方向跑去,他们甚至都不知道恶鬼在哪,便茫然的跟着周围的人跑去,汇进慌乱的人流。黑暗中蔓延的恐惧让他们失去了理智。

  第一个带头逃跑的人摔倒在地,被后面的人群踩得血肉模糊。

  许许多多的人摔倒在地,然后被后面的人生生踩死。

  血蔓延出来。

  女人们被扯着头发拉向后面,孩子们抱着大人的腿死不放手,手臂因为用力过度而勒得乌青,男人们借自己的身体的优势争抢着生的权利。

  小偷手里刚刚摸来的钱袋无力掉落在地上,他木然站在原地,失魂落魄。

  驻守的士兵扔掉佩剑跟着人群逃亡,他挥拳打像拉着自己的妇女,惊慌失措。

   落寞的屠夫突然狞笑起来,他推开邻居家的房门,拖出一个被打晕了女人,女人被他拖到发霉的床上,他在黑暗中解开裤子,手上还沾着血污,神色癫疯,嘴里不断的重复着“都要死了都要死了都要死了都要死了啊……”

  弱肉强食是他们的本性。


  但不是所有的人都如他们一样。

  有的人在拼命保护着别人。

  比如抱着孩子的母亲,在角落里弓着身体把孩子藏起来,用身体帮孩子挡住危险,只留自己的背部露在外面。

  比如大声呼喝着“不要慌”的士兵,站在城门边上死死的握着手中的长矛,用颤抖的身体面对着城门外的一片空旷和恐惧,寸步不移。

  比如站在人堆外冷眼注视着一切的读书人,不呼喝不闭目不逃跑,随时准备为这座生养自己的街道奉献出一切。

  比如抱在一起的夫妇,比如大声吼着“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兄弟,比如善良的孩子们,比如沉着的年轻人们,比如严肃的长辈们。

  人心,此时略见一二。




  这时,乌云中炸开一个洞,一道光柱从洞里迸现出来,一个人影从光柱里慢慢流下来。光明大放。

 是神辉!

 这种纯粹的光明只有仙人才能做到。

仙人来了。

  救命的稻草从天边出现。

  人们目不转睛的盯住天地间唯一的光芒。

  生命仿佛还没有离他们而去,希望的光芒亮还没有熄灭。



  他们慢慢安定下来。寸步不移驻守在城门的士兵松了一口气,瘫软在地;冷眼旁观的书生擦了擦汗水,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母亲和孩子大声哭出声来。

  人们被幸福压在胸口,许多人大哭起来。



  人影落到城中心正上方数丈的地方停了下来。

 是一个男人,满头白发,剑眉,长脸,看上去已是花甲之年。

  他面露笑容,在空中盘腿坐下,漂浮在临安城正上方。



  仙人轻抚衣袖,而后伸手一引,一盏茶和一只茶杯从旁边客栈飞了出来,他伸手拿过飞来的茶杯,从茶壶里倒出一杯茶,静静的抬着。

  乌云慢慢褪去,太阳重新燃起,人们平静了。

  劫后余生。

  临安城。

  仙人临。



  平静下来的人们立于血污之上,看着死在他们脚下的人们,他们感到一阵恶心,纷纷远离刚才所站的位置。

  他们用力刮着鞋底的血污,看着街道上的尸体呕吐不止。

  被欺压者泫然欲泣,羞惭者面红耳赤,怯懦者紧握拳头。

  有人惶恐,有人祈祷,有人冷眼盯着天上,还有人把手中的弓箭拉圆了,一动不动的瞄着仙人。



  城主从地窖跑出来,以最快的速度换上官袍,抱着官帽爬上城头。他挤出一个谄媚的笑容,开口道:

  “不知仙人驾龄,有失……”

  “啪~”

 话未说完,在一声耳光的脆响声中,城主一头从城头栽了下去,生死不知。

 仙人收手,轻轻甩了甩,仿佛拍到什么恶心的东西一样。

 凡人们感到一些紧张。



 仙人开口:

      “羞惭者,自怜者,哀怨者。”

      “还未死在恶鬼的利爪之下,便先被自己诛心,死不得其所。”

      “刚出生的人,将死亡的人。被力量碾碎的死者们。”

      “谁是杀人者?”

       “恶鬼?”

       “他们?”

       “还是自己?”

      “可怜的生还者。”

他这么说。

      “黏在你们脚底的血,消逝在你们懦弱自私之下的生命。想要生存的人,收起你们的卑劣。”

       “恶鬼来袭,流言遍布。诅咒已蔓延到国境之南,仙人高坐下令,帝王发兵镇压,使徒们追杀恶鬼,凡有沾染之人尽皆魂归地狱。”

        “今日汝等不会死去,然诅咒已至,临安将亡。”

        “无人能救得你们。”

人群茫然的看着天上,事态似乎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仙人发怒,语气低沉。

         “仙人自顾不暇,汝等尽可争抢残杀,使亲者痛仇者快,仙人唾弃恶鬼摆布。”

          “现在,天将赠汝等死亡前的尊严,可与仙人说理,可与恶鬼搏命。”

    说完,仙人抬手,从地面跳出一滴水,飞至仙人身前,仙人伸手一弹,无数的水滴从地面跳出来,每一个人身边都出现了一滴一模一样的水滴。

    千千万万的水滴漂浮在空中。

      “这个礼物,就由我来效劳。”

 仙人这么说。

    然后他伸出手指,捻起身前水滴,沉默了半晌,然后自嘲一笑,用力碾了下去。

   水滴破裂,浸湿仙人的手指,从指缝间流了出来。

    漂浮在人们身边的水滴不安的跳动着,突然那么一瞬间,水滴静了下来,然后千千万万颗水滴朝着人们身上撞了过去。

  人们惊叫出声,上蹦下跳。

  明白人听懂了,仙人不是前来救世的。

  “哈哈,不救世的仙人!”

  “哈哈,不护人的神辉!”

 有人怒笑,他捏着自己的胸口,掐出血来。他的眼睛通红,绝望又凶残,他轻声开口,狠厉又沉痛。

     “所以,仙人前来赐我等死亡前的尊严,赐我等与恶鬼同归于尽的勇气吗?”

仙人不说话,证实了人们某些猜想。

他哈哈大笑,笑出泪来。

     “我不说多少日夜的祈祷,我不说多少人们的跪伏。”

      “就问,仙人慈悲凡人为善,仙人舍生凡人塑像,凡人无知仙人高坐。”

  仙人还是不说话。

  发问之人抹开眼泪,跪下身以头磕地,然后起身,鲜血从额头流下。

       “若如此,我必将证明我死前的尊严,于无尽黑暗挣扎至身殒魂消。”

他心底嘶吼,冷厉的出声:

       “我必,以牙还牙,以嘴还嘴。”

  说完他转身离去。

  人群炸开了。

  癫疯之人怒骂出声。

      “老东西,你给我们做了什么!”

     仙人不语,冷眼看着。

     水滴撞在人们身上钻进人们的身体,每个人都打了一个冷战。

     凡人们觉得不安。

     仙人不言语。

有人感觉到了不对劲,人群骚动起来。

然后有人说自己受伤了,有人说自己胸口发闷,有人觉得头昏眼花。

似乎许多人出现了问题,他们开始质问。

仙人仍然不语。

     于是又有癫疯之人大骂出声,“老东西你做了什么,快给我们解开。”

     也有人沉默,低头祈祷。

     骂声越来越大,骂人者越来越多,凡人们看着骂不还口的仙人感到莫名的不安和恐惧,于是他们愤怒起来,有人甚至捡起东西往天上砸去。

    感到危险的凡人们能做出任何事吗,这也是凡人最具威胁的力量。

    但他们始终是凡人,被掷出的东西还未碰到仙人,便无力地坠下。

      仙人收起了沉默,站起身,随手扔掉手中的茶杯。

      茶杯慢慢落下,砸在地上碎成粉末,像一柄大锤砸在人们胸口。

   随着茶杯的炸裂,仙人的眼神蓦然冷漠下来,空气仿佛被冻结了一般,叫嚣者吓破了胆,低下头不敢再言语。

     仙人大笑,在空中舞动起来。

     “仙人一跳!”

     仙人一跳,然后凭空消失了,只剩发光的日头留在天上,刺得人睁不开眼。

     人群重新嚷了起来。

     街道被染成红色,那些尸体被亲人认了出来,痛失亲人的人们在大街上痛哭流涕。

     杀人凶器是人们的鞋底和脚,死于他们踩踏之下的人不瞑目,杀人者看着被血染红的血感到一阵阵恶心。

     谁是凶手?谁是帮凶?

    对,是恶鬼。

  他们这么想。

     人们沉默,然后离去。


     没看见城中惨像的孩子们兴奋的交谈着。

     有孩子们问,仙人对我们施了什么法?那滴水是什么?

     有孩子信誓旦旦,说仙人最后跳的肯定是仙人的法术。

      小木昭抬头盯着晃眼的日头,对身边的小瞎子说,“我看着仙人像是在跳大神。”

     小瞎子嗤笑一声。

     城主吐着血从地上爬起来,悄悄的溜回府去。

     假发九年,临安城

     春雷,惊蛰

     恶鬼来袭,仙人临

...................................................................

下一篇:

杀死那个不修仙的少年(02,恶人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上一篇: 杀死那个不修仙的少年(01,仙人临) ....................................
    悟空和孔乙己阅读 34评论 0 0
  • 门前有棵老榆树。 春天来了,无叶的枝上先萌一丝绿意,继而长出嫩绿色的苞,一夜之间,满树挂严了浅绿的榆钱。榆钱是榆...
    居仁堂主阅读 307评论 0 1
  • 一、判断金融汇率走势的简单方法:经常账户与GDP比值在2%-4%之间属于正常水平,超过则有升值压力。
    电风扇吹电脑阅读 18评论 0 0
  • 上周六也没啥事,就去公司了把这周剩下的工作结束掉,总结下。正好测试的同学在那,突然跟我说使用GM添加物品时没反应了...
    fooboo阅读 26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