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岸

        湖底对自己是无底的,岸对自己也无岸。

        寻找对自己是无信仰的,猜想也无执念。

        于是时间像一个带着急件的信使飞驰着,湮没了她千万次寻找的他的踪迹。执着如斯,换回一句草原上的蛇,不过是他沉默苍白的喻类。

        你看见她的焦灼她的偏执,她神情迫切地从叶倾城嘴边讨来一支烟,好暂停这束缚感。你看见片尾褪色自白里她的雀跃和灵动,映出初幕驾驶座上她的无望和无助。爱情本不是这个样子啊。

        他们说准持一段关系的基础是彼此欣赏而携手前进,不会拖累牵绊,也不会导向悲剧式的坠落结局。李米期盼的爱情,无非是相安一隅,可方文负担不起也无担当放手,为了被承认,物质化了李米的理想,也堵死了自己的退路。他对自我是否定,因此一次次追问李米是否还在等;对未来是胆怯,因此躲在对面楼房的阴影里,窃贼般向往贪恋着李米单纯真挚的感情。

        最幸运是方文死在李米的寻找里,即便他亲手扼杀,她依然未放弃。

        用四年的时光去寻找谜底,现在大抵已无人能复刻李米的感情。而她一路的猜想和追问,也更像是对于自己内心的求证。她的同伴一路向前,如同生活的写照,或搀扶或同行,唯独留她在那里,停在他驶离的路口,怔怔抬头。维系爱情的价格太昂贵,剩下的理智捅捅她的伤疤:现在你知道他曾注视着你,猜想的已成定局,甘不甘心,你这里,都该痊愈了。拨云见日的空旷,一如她最后的宁静。

        不认同剧情,但妥协于平凡的情。因此在世间独立行走,感意施以援手,也愿意被拯救。

        你知道那是周迅,那是李米生活的美丽而温柔的昆明。

        以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