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脾气的厚黑学

年轻的时候随意发脾气,加上家里人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灌输导致自命不凡,于是心安理得地继续乱发脾气下去,形成了恶性循环。后来随着年纪增长,明确地认识到自己曾是、正是并将是个再普通不过的普通人而已,于是良心发现地权衡一下,有本事和没脾气至少得占一样,否则就太令人生厌了。因为无力选择前者,所以只有改善脾气这一条路可走。哪有人天生脾气好,怎样也不生气,一样都是忍过来的。

如果从厚黑学的角度给一个好脾气的理由的话,那就是,认识的每个人至少都有可能对我有好处,有利可图,“天生他材必有用”是也。从提供一个有价值的信息,到工作互相照应,再到结伴出游。既然从他们那里多少能捞到些看得见的好处,那么我忍一时又何妨呢?就当是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了。

而且需要动用忍术时,转念想想既得利益,心中还有点暗爽呢。这样一来,眼前的人们立刻变成了为我卖命的千军万马,虽然不过是区区小兵小卒,但是使用起来也毫不心疼。我只消不动声色地一边煮着咖啡一边运筹帷幄,自有他们前赴后继为我决胜千里——于是脾气消了大半。再辅以有时并不是谁对谁错,而只是观念方法不同、人无完人,效果更佳。

如果实在找不到利用价值,就权当给自己一个理由名正言顺地讨厌他了。这样的人,想必也是临时打交道的,只是减少不必要的麻烦,你好我好大家好,一团和气。所以当面还要表现得天衣无缝,其实心里像看耍猴一样看他。这种反差之下,心里也着实有种捉弄到人的快感。何乐不为呢。不过还是要提醒一句富兰克林的话:和必须朝夕相处的人交恶是非常愚蠢的。且不说对方可能会给小鞋穿,就是自己每天心里堵得慌,日积月累,实在是于身心不利。

若探究爱发脾气的原因,尤其是从小如此,姑妄言之,大概是矛盾和情绪都没有处理好。作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小孩童,同时和大人又有很多无法有效沟通的时候,得不到大人理解,自己还能怎么办?谁说小孩子哪有什么烦恼,明明鸡毛蒜皮就是天大的事啊。结果很多事情自己不可能解决,告知大人却不理不睬,只有生气这一条宣泄之路。而且生起气后,大人照样不是打压就是无视,情绪得不到疏导,只能生气下去。也就是说,生气是潜意识里仍然觉得自己什么也解决不了,别无他法,只好怨天尤人。久而久之,就像《遇见未知的自己》里说的,生气的神经越来越发达,甚至没气找气生。

但是,很多事,我需要去做的是解决它。解决不了,在影响圈外的,则释怀它。可能小时候因为无力解决什么事情,但是“小我”又不甘心自己什么都做不了,于是只能靠生气来证明自己存在,俗称“给自己加戏”。久而久之,生气似乎成了一种必需品。事实上,没有任何事情是需要生气的。告诉自己,我已经长大了,强大得能解决这件事,我去解决就好。如果不能解决,那么需要解决的只是如何疏导自己的情绪。

那么有没有化解之道?现在遇到问题,明确地告诉自己:我已经是个很有能力的大人了,再也不是那个遇事只能处于被动地位任其摆布的小孩。这个问题,我完全可以解决。既然能解决,那我去解决就好,不需要调动任何情绪。或者,既然不能解决,那么生气不也没用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