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诗词大会已经26届了,而且是创作,不是背诵!

字数 2456阅读 195

“中国诗词大会”正成为热点话题。可以预期,由于电视这种强势媒体的引导,中国大地上,会掀起一个阅读古诗词的小高潮。这是好事。期待源远流长的诗教传统能慢慢得到恢复,尽管这是一桩难度很大的事。

这里,我要介绍一下香港的诗词大会。从1991年,也即回归之前开始,香港诗词大会每年一届,已经坚持了26届了!

重要的是,它不是比赛背诵,而是创作。

香港诗词大会的正式名称,是“全港诗词创作比赛”,由香港特区政府康乐与文化事务署中央图书馆联合举办,横跨回归前后。

我查阅了历届比赛的资料与作品,发现几乎每一次,主办者都要欣喜地宣告:是届参赛者的作品水准甚高。起初以为这是鼓舞士气之词,后来发现,还真不是主办者在为香港人王婆卖瓜。诗词作为最正宗的国粹之一,在人们匆匆搵食的香港,发达而烂熟的资本主义的香港,不但被如此顽强地接续,且生机勃勃,令人对港人不能不刮目相看。

先看看两首香港中学生写的律诗。

其一题为《赠人移居国外》,作者是圣公会曾肇添中学学生林梓凤:

幽女万里一身孤,静看千星坠剑鑪。

霜积月轮迷旷漠,风凌鹏背泣穷途。

恒娥药炼青烟冷,姑射龙回夜气纡。

寒影徘徊徒对叹,相忘尔我在江湖。

诗的写作时间是1994年,九七香港回归前,港人曾掀起一波移民浪潮。从诗中看,应该是同学好友成为这浪潮中的一分子。诗中描写的话别气氛凄凉惨淡,颔联“霜积月轮迷旷漠,风凌鹏背泣穷途”对仗工稳,造句奇崛,出自一个女中学生之手,令人惊讶。

再看一首,题为《过车公庙》,作者是浸信会吕明才中学学生黄令时:

绀墙香火沥源乡,六百年前旧战场。

一死宋臣留姓氏,千秋古庙耿辉光。

廊花剑血红疑染,风树干戈哭有殇。

感慨读碑斜日暮,还将此意咏沧桑。

车公庙位于香港沙田,为纪念传说中的南宋名将车工而建。除了“风树干戈哭有殇”这句令人印象深刻外,说不上多么精彩,只是一首合格的律诗,但考虑到作者不过是一名中学生,我们最好额手称庆,不能再有更高的要求了。

上面的两首诗,分别获得1994年律诗创作比赛的冠亚军。

“全港诗词创作比赛”分学生组与公开组,单年赛诗,双年赛词。学生组包括大中学生,公开组包括社会各阶层。应该是因为它已囊括了大中学生,因此后来就不再单独举行学界的诗词比赛了。

那么,怎样保证诗词创作比赛作者的真实性,防止出现代笔?

这个并不难。香港诗词创作大赛的做法是,学生组的入围者,要在评委面前做对联,然后再确定是否获奖,以防作品非出自学生之手。

再以第二十三届全港诗词创作大赛的部分作品为例,来管窥一下香港诗词大赛的风貌吧。

据主办方介绍,该届参赛作品共一千两百多件,为此前历届之冠。学生组的冠军作品,题为《重游东海崂山》,是一首七律,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学的柳含青,诗云:

重峰迭秀海云浮,自古仙家此境幽。

高壁时题高士咏,故山昔与故人游。

悬泉瀑布飞如练,积水潭清冷欲秋。

尚许翠微多妩媚,有情好景为君留。

平心而论,这是一首中规中矩的律诗,比较起来,我更喜欢沙田崇真中学学生黄希如的这首仅获特别奖的《世雨》:

乱绪雷霆惊嫩叶,滂沱堕地入清晨。

床边凛冽流苏曳,宇内悠扬韵律新。

总见污泥遮璞玉,唯持一帚了斯尘。

休言愁世多磨折,风雨飘摇莫当真。

诗中流溢着莫名的烦乱心绪。香港正步入多事之秋,或许是大背景的动荡飘摇在一片小小心海中掀起了波澜吧。因为有真情,所以打动人。诗中表达的情绪,与公开组也即学校之外的社会组的这首获得优异奖的《春望》可谓异曲同工。

史实无瞒黑白真,变迁陵谷漫寻真。

桃园久历沧桑事,鲤海曾翻劫难尘。

创业艰难唯魄力,功成点滴忆酸辛。

春光不与人留恋,海角纷争困小民。

香港繁荣世所称道,然而其身世坎坷,身份焦虑挥之不去。香港今日繁华,有国际大环境的因素,但没有香港人血泪打拼这个内因,机遇绝不会垂青这个蕞尔小岛。如今政治纷争喧嚣不已,普通民众困惑彷徨,对未来信心逐渐走低。近年来,港人继回归前的移民潮之后,掀起回归后的第一波移民热,正是一部分港人在用脚表达困惑。

关怀世道人心、民生疾苦,是中国旧体诗的优良传统,观全港诗词大赛的获奖作品,可以明显感受到这一脉传统仍在这座国际大都市中活泼泼跳跃。请看这首获得本届公开组特别奖的《见长者拾纸皮赠钞感赋》:

翁妪凄凉小巷头,纸皮堆叠待回收。

蹒跚蹇足俱残障,憔悴弯腰两佝偻。

愧我穷寒施薄赠,怜渠辛苦换微酬。

问言何事甘劳苦,儿女嫌贫怨代沟。

香港富甲一方,但贫富悬殊,由于住房紧张,养老成为社会难题,经常能看到一些耄耋老者仍在从事保洁工作,甚至当街捡拾垃圾补贴家用。此诗是香港的一帧浮世绘,读来令人鼻酸。

再来看一首2005年第十五届学生组的冠军作品《自由行》,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学的学生黄令时(应与《过车公庙》是同一作者,彼时作者尚是中学生,此时已是中文大学学生,甚或研究生),诗云:

西装革履挟地图,红灯转绿要招呼。

新循国策来行旅,喜听乡音满路途。

大市一时翻妙著,愁城七载付长吁。

且看游侣星光道,可证春风又海隅。

2003年SARS事件,香港遭受重创,使受金融危机冲击的香港雪上加霜。事件过后,中央政府启动内地赴港自由行政策,为香港带来生机。诗中描述了自由行初始阶段的情景与感受,作者对内地人的同胞之情,对自由行给香港带来生机的欣悦之意,跃然纸上。可惜,后来事态的演变,竟使内地民众与港人在情感上有渐行渐远的可悲趋势。

怎么样?读了这些诗,是不是从习惯的红尘滚滚的香港背后,摸索到一个诗意淋漓的香港?

持续了26届的香港诗词大会有力地说明,香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深情,不但丝毫不输内地,甚至比内地做得还坚实、具体。香港著名专栏作家林燕妮在一篇文章中说,希望中央政府相信港人。其实,飘荡于这座国际大都市高楼大厦间的平平仄仄声告诉我们,这信任还应该在两地间更扩大一些,扩大到民众中去。

闻弦歌而知雅意。但愿诗——这优美地排列在一起的汉字,能化解不信任,冲淡各种猜疑、傲慢和阴谋论。

下面,推荐一本朋友出版的书:《两种思维-理性生活必需的哲学推理与科学实证》,作者是纽约城市大学教授,书的主题是如何运用哲学和科学明辨是非、爱情和友谊的本质,以及我们是否了解自身、正义和政治。新华出版社出版,京东、天猫上都有售。挺有趣的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