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zuo zhe jun lan de qv ti mu

第二章

  人上人总店

  莺莺燕燕的漂亮人儿成列地站在秦冷面前,秦冷只是沉默地抽烟。

  二十分钟过去,还不见秦冷有何动作,一个妖艳的女人大胆向前,扑到了秦冷怀里。

  这个女人名叫媛媛,从十九岁起便干起这行,在人上人工作了近七年,新人都得叫她一声“媛姐”。算是混出了名气。

她在平日刁钻得很,看谁不顺眼就把谁安排到油面水滑,或是有特殊癖好的的老总手下,整起人来有一手。

  剩下的小姐看着她破坏规矩,直接扑向客人,都是敢怒而不敢言,只能咬紧了唇,干瞪眼嫉妒.

“秦爷今儿个心情不好?”女人抚摸秦冷,挺了挺自己丰润的胸。神色得意,声音诱人。

  她不信,还有什么她搞不定的男人。果不其然,秦冷动了动身。

  随后,一声惨叫划破天际。

  上一秒还在炫耀的她,下一秒就被秦冷踢了下去,成了众人的笑料。

  “滚!”

  都是些什么东西!

  秦冷的眼神濒临暴怒,把烟掐了。

  他在看完燕氏一家的闹剧后,火速直奔人上人。本想拉个顺眼的来泄火,没想到全是一些妖艳货色,被人玩过的破鞋。 

  更令人作呕的是,竟然有人直接往身上蹭。

  媛媛刚被踹下来还是处于震惊状态,怨怒地看旁边的同行。明明同行们毫无嘲笑之色,在她眼里却是异常刺眼,她们自然晃动的身影在她看来就是因她被羞辱而露出的得意姿态 。

  偏是无可奈何,只得好声好气地讪讪

道:“是,秦爷说的是,媛媛这就下去。”她的脸红的厉害,也不知被羞的还是被气的。

  秦冷是谁?她还想混下去呢,黑道太子爷什么的她可不敢得罪。

  又是一场闹剧。

  吁出一口气,秦冷闭上眼,头仰靠在沙发上,道:“你们都下去吧。”

  “是。”

  见人都下去了秦冷甩掉外套,连开三瓶白兰地,拿起来就向嘴里猛灌。

  冬日的天白短黑长。就算是清晨也是灰蒙蒙的,外面下着淅淅沥沥的大雨。

  秦冷是被雨声吵醒的,酒还未醒,心里有说不出的烦躁。

  朦朦胧胧地瞥了瞥墙上复古低奢的时钟。

  五点十七。

  天色依旧是伸手不见十指的黑沉。

  秦冷醉醺醺地打开了包厢的门,欲要强撑着独自回家。走出店门时,他习惯性地回头。

  一刹那,一张清纯动人的脸印在脑海中,他愣了。

  少年慵懒地倚在柜台边,指尖挑着一只晶莹剔透的酒杯,和身边人说说笑笑。酒杯里琥珀色的酒液将少年衬得更加的雪白。

  少年的喜悦在眉眼间跳动着,仿佛不染世事。记得他初见燕北双的时候,燕北双也是这副模样。

  在秦冷看来,少年长相上与燕北双有三分相似,身上的清纯气质更是与燕北双一般无二。

  “你..叫什么名字?” 

  “先生醉了。”少年淡淡道。

  “你叫什么名字?”醉了的秦冷不依不挠地重复一遍,像是一条无赖的大狗。

  少年刚想开口,秦冷便体力不支地倒了下去。角度问题,少年正好被秦冷压住,秦冷重得很,少年差点一个趔趄和他一同倒下,秦冷身上的酒味扑面而来,少年蹙眉,未发一言。 

  少年把这个毫无礼貌可言的醉汉扶到了一边的沙发上,从衣袋里掏出一块洁白的丝巾,擦了擦手上的汗。

  同伴的调酒师Aaron见了挑了挑眉,有些幸灾乐祸地拍了拍少年的肩:“桃花不浅嘛小子,啧啧啧......”

  话音刚落,便挨了少年一脚。

  “别胡说,他只是醉了。”少年不满道。

  “好好好,他只是醉了,”Aaron见对方不高兴,摸了摸被踹疼的小腿,连忙摇手示意,言归正传,“那你打算怎么办?”

  “现在五点半,不早了。”少年顿了顿:“从这个人的衣装上看,他应该是有一定背景的,一会儿经理过来,不会扔下他不管的。”

  “所以,就拜托你先照料他了。”

  少年说完,很不负责地大跨步向前,拍拍屁股走人,留下Aaron一人在风中凌乱:这桃花可是你惹上的,关我屁事儿...

  Aaron虽然嘴上说不想管,但和少年相比,他实际上还是挺负责的。对着秦冷是又盖被子又往桌子上送水的,还特地在秦冷旁边守着,直到七点钟总经理来才把秦冷这个包袱丢给总经理。

  经过一番折腾后,秦冷终于被送回了家。

******

  再见燕北双是在三天后的葬礼上。

  燕氏三人死的不光彩,甚至可以称得上是豪门惨案,所以葬礼办得并不隆重,邀请的人也只是平日里与燕家走动颇为亲近的几个世家。

  燕北双身着黑色西装,原来带着几分婴儿肥的脸蛋,整整瘦了一圈,身上的气场也颓唐下去。

  他站在灵堂前,对着宾客勉强微笑,泪水已在眼眶里抑着。

  旁边的老管家连声长叹,安慰地拍了拍燕北双的肩,干裂的嘴唇上下闭合,似是在劝勉燕北双,让他不要伤心过度,毕竟逝者已去...

  秦冷看着,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他应该恨透了自己才是。

  虽说秦冷是混黑的,在他看来以这种卑鄙手段达成目的再正常不过,况且燕北双在自身利益和亲人之间选择了前者。但这件事追根究底还是自己的错。

  如果要让秦冷再选一次,他仍会如此。

  他一向信奉弱肉强食。

  心里这么想着,秦冷控制不住脚步地向燕北双走来:“燕少爷。”

  “你来做什么,这里不欢迎你。”燕北双暗暗握紧了拳头,冷冰冰地说。

  秦冷来这儿,无异于是黄鼠狼跑来给鸡拜年,明眼人都看的出来他绝不安一丝好心。

  果不其然,秦冷开口就是:“燕大少爷都没走,我怎么好意思走呢?还有,我今天来,是想和少爷您商讨公司一事。”

  “三天期限已至,您是否应该把那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如数奉上了?”

  作者有话说【内个...本文文案不准的,内容偏向三角恋,宠不宠虐不虐还真不好说,HE还是BE也是看我灵感的..很感谢大家能来花光顾我这个新坑๑• . •๑,我也会努力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写在前面的诗: 这迷雾的森林, 行走的老树, 殴斗的领袖, 愤恨的猴子, 都是这森林的景象, 而我星娃, 正在这片...
    你杨楼哥哥阅读 731评论 4 15
  • 第一章 心思最是情难猜 苏晓媛拖着行李箱正要赶往火车站,父亲在门外也是一个劲的催。一向提前很早就去车站等车的她这次...
    为无为之事阅读 860评论 0 3
  • 那一年我13岁。 梅和我一样大,在同一个班里,还是同桌。 那时,我读小学六年级,梅是留级生,由于成绩不好,复读一年...
    西门可情阅读 126评论 0 1
  • 我想过的年是这样。跟开大组会一样!在年三十或者大年初一抽两天时间,所有的亲戚在一起聊聊自己今年最值得嘉许的事和困惑...
    蒋泳频阅读 50评论 0 0
  • 主要逻辑: 使用netty实现长连接,主要靠心跳来维持服务器端及客户端连接。 主要的实现逻辑如下: 服务器端:(H...
    阿斯蒂芬2阅读 3,034评论 0 0
  • 今天被48岁的刘若英刷屏了,穿过岁月的丛林,那些皎月当空的球场边落过的泪,散发而奔的年纪都随着那熟悉的旋...
    佳佳笑哈哈2阅读 87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