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与安生:走过茫茫人海,唯有你是我的soulmate

《七月与安生》剧照

文/ 叶薄荷

1.

《七月与安生》的观影过程中我数度落泪。

第一次落泪,是安生独自躺在小旅馆的床上,落寞自语:七月,好想回家啊,我可以回家了吗?

或许是被镜头里包裹的强烈孤独感击中,忽然就鼻头泛酸,红了眼眶。

我时常因为电影中的独孤感而动容,大概是孤独里照见的人性中那点脆弱与柔软,分外打动人。《甜蜜蜜》里在繁华香港奋力打拼的李翘和黎小军、《立春》中四处碰壁仍然苦守音乐梦想的蒋雯丽、《流入山谷》中在钢筋水泥世界里执着追寻西部牛仔的诺顿,他们都是喧嚣世界的孤独弃儿,极力渴望被理解、被关怀、被认同。他们也是茫茫人海中每一个表面故作坚强无所畏惧、深夜却卸下伪装无助彷徨的你我。

所以,当个性飞扬四海为家、睡过天桥跑过游轮、永远活力四射的安生终于安生下来,满脸疲态地说“我好累,可以回家吗”的那一刻,我无法不为之动容。

2.

七月和安生这对性格迥异的双生花,分别由马思纯和周冬雨饰演。

有趣的是,二人都曾演过性格对立的不同角色,周冬雨演过清纯柔弱的《山楂树之恋》,也演过《心花路放》中的火爆小太妹;马思纯演过《左耳》中混迹夜店的坏女孩,也演过《他来了请闭眼》中温婉知性的小助理。

而恰恰,影片中的七月与安生,就是一对性格复杂的多元矛盾体

马思纯饰演的七月,从小在父母的庇护下长大,文静乖巧,温柔本分,懂得怎样讨大人喜欢,毕业后谋了份银行职员的安稳工作。她全然不是无心机的小白兔,在撞破男友家明与闺蜜安生的情事后,她选择看破不说破,在安生远走流浪后,装作浑然不知,与家明相安无事。正如安生所说,七月最会装乖,她内心其实潜藏着一颗跃跃欲动的叛逆小火种。果然,浴室那场戏中,小白兔终于爆发,酣畅淋漓地发泄和释放着真实的自我。

而周冬雨饰演的安生,父亲早逝,与母亲的关系又很淡漠,家庭温暖的缺失使她只能锻炼羽翼,锋芒毕露,她为自己穿上一副坚硬铠甲,以抵御外界的风霜雨雾。人人都以为她没心没肺、无惧无畏,然而,当七月告诉她有了喜欢的男生时,安生眼中是藏不住的失落。其实,她是多么需要安全感的一个人啊。天意弄人,安生也爱上了家明。安生的天涯流浪,或许不是出于本心,而是迫不得已,在爱情与友情之间,她选择了友情,选择了七月。

七月和安生,其实并不是对立体,而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七月羡慕不羁的安生,安生向往安稳的七月。影片最后,二人甚至开始互贴标签,置换人生,终于实现了对自我身份的认同与回归。

3.

影片中的男主角,虽然在情节推动上起着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但在情感内核上,他完全是个酱油。电影一直在试图淡化影片中的男主形象,甚至关于安生与家明的情感线索,完全不借助露骨情节,仅仅是以家明送给安生的一块玉佩来体现。

在男主的选角上,果断启用名不见经传的新人演员,温吞的长相,温吞的声线,无存在感得恰到好处。可以想见,若是男主选用黄晓明这样光芒难掩、出镜频繁的男星,那电影很容易沦为一场三角狗血撕逼大戏。

毕竟,男主是谁不重要,他只是一个符号,一个影子,影片重点是讲两个女生之间关于成长、迷茫、对立、言和的人性之旅。

4.

值得玩味的是,影片英文译名为《soulmate》,意为知音、灵魂伴侣,从片名翻译我们也可以窥出导演的真正意图,不是二女一男的烂俗戏码,也不是纯粹讲述两个女生的闺蜜情谊,电影想表达的,并非爱情,也不仅是友情,而是对人性与自我身份的深层次探寻。

浴室争吵那一场戏中,安生冷冷嘲讽七月:你一直都在装,你是什么样的家明可能不知道,我还不清楚吗?

一向温顺的七月忽然爆发,怒目而视:你凭什么和我抢?你以为这个世界上除了我还会有人爱你吗,没有,除了我,没有人会爱你。

而影片最后,七月不得不对安生坦言:其实啊,我也只有你。

我一直认为,“soulmate”这个词语是具有排他性的。幸运的话,一个人一生中或许能遇见soulmate,但他一定不会同时拥有两个soulmate。soulmate是,你我身处茫茫人海,即使相隔万水千山,天各一端,但冥冥中你和我心灵相通,呼吸与共,你知我、懂我、护我、惜我,这足够给予我对抗生活的慰藉与勇气,张爱玲所说“因为懂得,所以慈悲”大概亦如是。我们的精神世界是一颗玻璃包裹的硕大水晶球,住在里面,与世隔绝。

七月和安生,你只有我,而我也只有你,只有他们彼此才能触碰到对方真实的灵魂。走过茫茫人海,唯有你是我的soulmate。因这一份排他的独特,所以,你对我而言,是如此的珍贵。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