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读《一个医生的忏悔》

读完这本书,脑子里浮现出一个平易近人的医学大家,书中的好多细节都有满满的感动,甚至想如果有缘见见那一个个医学界泰斗级人物,那该是多么的幸福的一件事,书中多次提到林巧稚大夫的事迹,更是让我震撼,那种渗透到血液中的人文关怀,是那么的自然,那么的温暖人心,那么让人安心…原来医学大家真的是“学富五车,才高八斗”还是医德近佛者呢!


大家风范。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而吾向往之。若有瑕疵,在于议论时偏于套路,似乎很是遵循议论文“三步法”,却难见到大家的独特魅力。然瑕不掩瑜,前辈仁心仁术,对于医疗行业的见解令人心生敬意,也颇为惭愧。恰如女排多年沉浮终会重新崛起,因为心中有信念,因为“have been there”。

起点低,一个普通的医学生,所受的教育远不及前辈书中所描述的那般,自己也远不如书里诸多前辈的灵性、刻苦。但有幸在将要正式出发的时候读到了这本书,纵然不曾“have been there”,也算是“have seen it”,心中有了标杆,才知道双思@LS_思 的担心是多么合理而又高尚,也明白周围医生的局限,大家都不容易。

然而,有一个在医生群体里渐渐统治的说法:这只是我的职业。没错,这只是职业。但又错了,这不仅是职业。耳濡目染的,我印象中传统的医者都非如今这般,仅把医学视为职业。

于是不得不感慨,西方文化的输入,让我们有了“享受生活”的概念,是好是坏难以评说,但邯郸学步总是不好的。人家医生的职业素养非我们能比,我们却要同人家一样享受生活,确实不是那么说得通。我相信郎大夫说的话,医生自当奉献,医生也自会奉献。然而是什么让医生群体陷入质疑?恐怕在于信息的不对称,郎大夫所说的“期望差距”。这样的书,只有医疗行业的人读是远远不够的,没有互相理解,也就没有了患者的支持,没有了患者的支持,医疗发展必然难以为继,反噬的是整个社会。医生如何做?一为本职工作,其二,恐怕更要加强同情心同理心,才能很好的对患者进行“教育”。

反思

另外,医生也有很多力不从心的隐情。据说,餐馆里的好厨师,一天中发挥到巅峰状态的时间也就是两个小时,其余时间炒出来的菜水平也很一般。吃饭你可以对付,好吃一点普通一点,客人也不会有太大的不满,但如果你去看病,标准就不一样了吧?很多病人变卖家产,全家出动,走了山高水长的遥远路途,好不容易见到了专家,这位专家可能就是这个家庭最后的希望。面对这样巨大的期待,医生还能允许自己一天里只有两个小时的巅峰发挥吗?可是你想啊,即使医生爱岗敬业,希波克拉底誓言在他心中反复响起,但他毕竟也是人,从生理上来说,医生也是肉体凡胎,他怎么可能一直保持巅峰表现,不疲惫不走神不犯错呢?一般说来,大医院的专家门诊半天要看三四十个号,平均给每个病人的时间也就只有七八分钟。病人在抱怨医生不够关心自己、看病时间太短了的时候,会不会想到这已经是医生在目前的体制下,能做到的最好的安排了呢?

最后,你可能想不到的是,医患关系的疏离和科学进步关系很大。这听上去很奇怪,科学进步和医生对待患者的态度有关系吗?第一个意识到进步背后可能存在危险的人,是“现代科学之父”萨顿。20世纪40年代,青霉素的诞生,在反法西斯战争中挽救了大量伤员的生命;人们畏惧多年的结核病,在这一时期也得到了有力控制……科学的力量几乎所向披靡。就在世界一片大好,大家觉得欢欣鼓舞、未来大有希望的时候,萨顿却提出了一个特别煞风景的观点,他提醒人们,科学的发展伴随的可能是人情味的丧失。为什么这么说呢?萨顿提出,科学发展起来后,学科的细分领域就会变多,专业化和技术性也就更强,久而久之,科学家就忽略了整体,研究的范围越来越狭窄。

在现代医学诞生之前,看病是一个病人面对一个医生,病人是作为一个完整的人呈现在医生面前的,但是现在,如果你走进一家有规模的医院门诊,仅仅看内科,你就会发现有心血管、呼吸、肾脏、消化、感染、内分泌、风湿免疫等等一大堆门类。如果一个女性感觉腰疼,她可能需要转遍妇科、肾病科、泌尿外科、骨科,面对至少四位不同教育背景、不同临床经验的医生。要是一个病人他身上有很多地方都不舒服,比如既有高血压,又有消化道肿瘤病史,去看病时就只能一个一个科室转,见所有可能涉及到这些症状的医生,逐一排查。

这样细密的分类在一百年前绝对是匪夷所思的。当然,这里我要特别说一下,医学分科是提高医疗研究水平和集中攻克临床难题的重要手段,有了分类研究的方法,有了对微观局部的观察,才有了现代医学的伟大成就。只是分科诊疗的这种方式,不可避免地给病人造成了这样的一种感觉,似乎医学只看病,不关注人。医生只关注人身上的某一类具体的疾病,医学也就在情感上失去了往日对人的专注。一个人走进医院,就变成了一台某个零部件出错的机器,看病如同走上了流水线,医生只管维修,零件到底是哪个人身上的并不重要,于是,就忽视了这个人整体的情感需求。而且,科学主义的氛围也让医生觉得,只要解决了技术上出故障的原因,也就是病因,问题就解决了。医学在沿着科学的道路一路向前的时候,也就逐渐偏离了传统的人文关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