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天门

    陆地下沉,轻轨车缓缓爬升。重庆市景逐渐铺展开。列车在高高的轨道上曲折前进。从窄小的车窗往外看,各式建筑分布于山坡之上,远远望去,城堡般高低错落;扶梯连接山上山下,颇有气势。凭着山城崎岖起伏的地势建起一座城市,让我不禁感叹城市设计者们的恢弘想象。幢幢高楼倚靠青山拔地而起直指云霄,俯瞰江水滔滔东去,山不再是障碍,仿佛高大的领奖台,城市站立其上。


    在重庆短暂停留,抽空逛逛,目的地明确无误:朝天门。

    已是接近黄昏,天色黯淡,没有阳光。朝天门周边的重庆老城区,街道狭窄,又异常热闹,因而显得有些拥挤杂乱。老建筑和老街道记录着一座城市厚重的历史。忽然觉得,作为一座城市,它承载了太多。我猜想,大概只有如此稳健的青山,千年不老,才能承载如此之多。

    在重庆步行让我们叫苦不迭。在无数次上坡、下坡、绕路之后,我们终于来到江畔。这里摊贩密集,他们用重庆方言叫卖,对着外国游客大喊“Map of China”。江边阶梯上,不少街头歌手支起话筒和架子鼓,抱着吉他,几场小型江边演唱会俨然就绪。歌声此起彼伏,回荡江面。江水滚滚,江轮靠岸边一字排开,像归巢的候鸟一样安静。偶尔汽笛长鸣,让人想象出它们乘风破浪的英姿。

    站在岸边,叫卖声、歌声、涛声、汽笛声层层交叠,像叶脉与叶肉,相互紧紧依存却各自清晰分明。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江水如故,不曾改变。对那些人来说,城市是家,江水是舞台,风是听众。这或许是一个人与一座城的邂逅,是一座城与一个时代的融合,甚至是一个时代与一个时代的交错。

    站在朝天门,似乎滚滚江水将刚刚所有的拥挤和杂乱都涤荡得无影无踪,只剩下开阔与舒畅。嘉陵江与长江在此汇合,气势汹汹,奔流而去。想想看,从这里出发,便可到达无边的海洋,然后继续周游世界。远眺对岸,现代化的高楼随着山峦起伏,吊车指点江山。朝天门大桥如飞虹降落人间,横跨两岸,在薄雾中穿行,忽隐忽现。在我看来,这里才是重庆的灵魂与气质所在。它为多山的崎岖与闭塞注入通畅,带来灵动。重庆因此包容并且给予,沉稳并且活泼。像一个执剑的少年,眼中却流露一丝沧桑。他跃上马背,不顾一切毅然出发。

    在这里久久站立,凭栏眺望,江面开阔,天水一线望不到尽头。峡谷的险恶在远方的远方之外。如果生命没有尽头,那我就孤身一人,迎着朝阳,登船解缆,从朝天门出发。颠簸中顺流而下,去看看天涯的模样。

    重庆,已经在路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