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有兰芷42:哲人外婆

13字数 1457阅读 1049
对,就是这样的傻笑

雪之花的音乐响了起来,是蓝蓝的新号码:“言言小仙女,你起床都不叫我,初一早起早发财啊!”我告诉她马上回去,今早应该到伯父母家串门拜年的。

深吸一口气,估计红到耳根的颜色褪去,陈言关门出来,安叔正在踢沙袋,跟打拳一样速度不快,而且沙袋不动。真是神奇的打法。

“安叔,楼上的房间有其他人进过吗?”

“没有,只有你进去过。”

“那好,以后也别让任何人进去。”

“好!”

陈言喜欢安叔这种执行力。如果她是老板,一定用这种人狠话不多,执行不讲价的副手。

蓝蓝应景地穿着粉色的裙子,越发衬托得唇红齿白,不过高跟鞋特意选低跟的,妆也比平时淡,明艳又不失清新。大大咧咧的人,也有她们的小细心。蓝蓝看到陈言,好像小媳妇见到娘家人:“出门都不带我,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要不起,要不起,你在家等我拜年还是一起?”

“当然一起 。”

陈言一如往年,各家去拜年,堂兄弟们也都来给张羽拜年,互相说吉利话。蓝蓝和陈言满嘴甜话,连大伯母都有心情转好的趋势。

陈阳过来拜完年,就赖着陪吃午饭等陈言和蓝蓝,眼巴巴地问她们:“两位姐姐今天有什么安排吗?要不要去兰度山庄泡温泉骑小马打高尔夫,不算太远下午去晚上就回得来?”

蓝蓝貌似还没消气:“兰度山庄这种地方,还是算了吧?陈家少爷过年不去走动走动,整天在这边晃来晃去当妈宝、姐宝、女宝,真的好吗?我只是友情提醒哈,生意这种东西,每天都得谈的,过年也不能落,至少我爸是这样教育我们的,不要以为家里有祖产就可以躺着等、站着等。”

蓝蓝最后一句话有点重了,陈言瞥见陈阳睫毛抖了抖,赶忙打圆场:“蓝大小姐,这可是我的地盘,跑这里来削我弟啊?我去外婆家,你们去不?”

“要要要,听你说过好多回了。”

明年初二,堂姐们基本都会回来省亲,陈言今天有充裕的档期。张羽今天会走动一些姐妹,改天自己回娘家,何况陈言也不打算约母亲。

陈阳小司机带陈言她们去农场摘了一些七色的圣女果,外婆自己的小菜地品种很丰富,陈言也就圣女果拿得出手,其他东西外婆不一定喜欢。

南洋风格的小楼承载着张羽娘家的历史,那些愉快的、苦涩的、轻松的、沉重的的往事,五彩的外墙闪着新年的光,院子里也是细碎的斑驳。外婆正在二楼晒太阳,老来依旧明目,没等陈言进院子就站起来打招呼,楼顶的鸽子掠去,自带哨音,消失在晴空里。

蓝蓝看到这么古朴的南洋番仔楼,一脸大惊小怪,握着外婆的手问东问西,外婆红润的小肥手轻拍她:“好久没见过这么漂亮可爱标致的小姑娘啊,该不是什么大明星吧,言言你改行提包当明星经纪人了吗?”

虽然经常被夸,蓝蓝还是一脸受用:“外婆过奖了,你保养得才好,脸上都没有皱纹,手还这么润,平时用什么护肤品啊。”

外婆笑呵呵地回答:“人美嘴还甜,简直万人迷啊。我就秋冬用一下百雀羚。”“外婆年轻的时候肯定也是万人迷,现在居然还有腰身,好厉害啊。”

陈言对蓝蓝翻了一下白眼,阻止她继续跟自己争宠,转身对陈阳说:“交给你一个光荣的任务,带万人迷蓝蓝大美女小姐姐去菜地和后面的果园转转,告诉她胡萝卜长在地里不在树上。我跟外婆有悄悄话要说。”蓝蓝不情不愿地下楼。

陈言摸着石栏杆上光滑的瓷说:“外婆,我觉得我爸不是失足。蓝蓝昨天掉蜜饯池,没有缺氧或窒息,我爸是潜水高手,不可能折在那么熟悉的蜜饯池里。我想查一下,又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我可以试一下吗?”

外婆一脸凝重:“想要迎接朝阳,得到长夜里等待;想要斩草除根,得先是个好把式。外婆不能给你什么别的正经建议,但是无论碰到什么困难,都要一直笑,才能活下去。”

“是这样的微笑吗?”陈言给外婆一个招牌傻笑。

外婆摸摸她的头:“对!”

(喜马拉雅FM同名账号有同步音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