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分析的角度:你不知道的自己

图片发自简书App

曾奇峰的《你不知道的自己》,本身很好读,从序言到正文都是。

读到这一章《恐惧,是一种潜意识里的逃避》,更加感受到精神分析的魅力。还原一下这个故事和精神分析的角度。

1.男人的故事

一位中年男人,某个国家机关大部门的行政一把手。一年前,因为十几年未见的高中同学来到自己的城市,相聚喝酒,直至烂醉如泥。其后洗桑拿、叫小姐,第二天凌晨回家。

事后,出现了很多症状,一是怀疑自己得了艾滋病,不断地检查确认,但没有办法消除怀疑和恐惧;二是焦虑,在和妻子的关系中没有勇气交代,生活中过得一塌糊涂,上班没有精神,记忆力衰退,充满恐惧等等。

2.头脑里的警察

原生家庭,父亲是高级工程师,母亲是教师,父亲对他很严厉,和小朋友玩得时间长,就会批评,如果犯了错误,批评就更严厉。

其一,犯了错就必须受到惩罚,这是他从小跟他严厉的父亲学到的原则;也因此,和父亲类似的权威打交道,他潜藏着恐惧的基调。

其二,在他做了这件错事之后,他头脑里的“警察”不同意他的做法,便采取了让他产生精神症状的方式来惩罚他。

其三,因为内心深处有恐惧的基调,那件事是一个导火索,把隐藏的恐惧激活了,所以他会感受到一个叠加之后的、难以忍受的恐惧。

头脑里的警察好还是不好呢?这种警察实际上就是原生家庭的教育结合自己的个性形成的超我,一方面可以尽可能地防止犯错,另一方面也会因为犯错之后走不出来,另外,这个警察的执法标准如果比社会一般标准高很多,当然低也有可能,那和社会的融入感就会不流畅。

3.对妻子的攻击和报复

男人绝对否认找小姐是对妻子的攻击和报复。他自述和妻子关系很好,出事之后陷入把艾滋病传染给妻子的害怕想法里走不出来。

咨询师直接抽丝剥茧:你说你和妻子关系很好,但有没有吵架的时候?

他说,当然有,夫妻哪有不吵架的?吵架的原因,一是在处理和双方长辈的关系上有一些意见分歧,二是在教育孩子方法上有一些冲突。有几次吵得厉害,甚至想过离婚,但没有说,那是底线,不到万不得已,既不能说,也不能做。

咨询师继续发问:吵架之后你们讨论过吵架的原因吗?

没怎么讨论,时间一长,就自然淡化了,再说有些事情根本就讨论不出什么结果来。

题外插一句:这个步骤非常必须,但是一般家庭都会像这个男人的家庭,认为“没什么结果”,采取“自然淡化”的方式。

咨询师开始接近关键词:那可不可以说,你对妻子有一些怨气。

是的。

咨询师:那你找小姐是不是对妻子的攻击和报复?

不是,怎么会这样报复她,我只是酒后失控而已。

咨询师的厉害来了,虽然有点偷换概念的感觉:失控二字是不是反而证明,你没喝酒还可以控制自己的报复行为,喝酒之后就控制不了了?

男人说:也许你是对的,不过只有一部分对。

之后,他和妻子用了一整天时间交换意见,谈完之后,他觉得害怕把艾滋病传染给妻子的恐惧消除了一大半。

这里的心理学解释是,存在于潜意识中的、被压抑的攻击性被揭示以后,它就不再会在“背后”捣鬼。他不承认对妻子的攻击,便用看起来是很爱自己的妻子、怕她得了艾滋病的方式把那些攻击性掩藏起来,正是这种矛盾使他焦虑不安。

4.不相信艾滋病检查结果的疑病症状

咨询师分享了自己的一个故事:高中时,有一次突然心跳加速,感觉心脏要从喉咙里跳出来。家人带我去看医生,做了心电图,医生说没有问题。当时的感觉先是高兴,后来还有点失望。我感觉这种失望很奇怪,难道我会荒唐到希望自己患心脏病?

男人说自己也这样。

咨询师的解释:我们希望自己生病,是我们内心深处残留的一些儿童心理在作怪。小时候,我们生了病,就能够得到父母更多的关心,生病后犯了一点小错,也会被原谅。长大后,我们自己不会允许自己装病,但潜意识里会留下一些希望生病的想法,以获得病人的“特权”。我上高中时学习紧张,病了就可以顺理成章不学习、不参加激烈的高考;你做了错事,如果病了,就可以被原谅了。

咨询故事结束了。这个故事可以有不同的角度。

仅从心理学精神分析的角度,对潜意识和外在症状之间的关联性和逻辑性叹为观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