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电视剧教会我们的一些道理

正所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有的事情,是想管都管不了的。

最近在看热播的电视剧《我的前半生》,从故事开头就在讲陈俊生要和相处十年的妻子离婚,从而投入已经为了他而离婚的小三凌玲的怀抱,当时觉得这个男人怯懦又自卑,没有担当又想自挑大梁,因为他的妻子罗子君不仅为他生儿育女扶持家庭,还漂亮单纯,而凌玲不仅是看起来就像是大街上一捉一大把的普通家庭主妇,更是三十好几带着孩子。但后来看了几集,发现陈俊生离婚不仅是不能商讨的,更是不能挽回的

我无意揣测作者的意图,我只是从观看者我自己的角度来讲些我的感触。

陈俊生和罗子君的婚姻看起来和谐幸福,但是,罗子君十年如一日的在家里为陈俊生保持所谓的最佳状态,每天花着陈俊生的钱,买几千块的鞋子,吃保姆端到手上的热汤热菜,而且是以“是陈俊生叫我不要去工作的”的理由,做一只金丝雀,如果我是他,我可能也会厌烦,妻子光鲜亮丽,但却除了穿着打扮其他都不会,而凌玲,每天在他面前卖力工作,而且工作实力不容小觑,她大专毕业,从最底层的现场采访员做到在咨询公司办公室的咨询调查员,一步一步千辛万苦,而且又温柔体贴,愿意为陈俊生牺牲很多。

可那份让陈俊生甘之如饴的温柔与识大体不过是不爱而已,她凌玲以退为进的手段更是高明,是当时只知道步步紧逼的罗子君所学不来的。就是这样的两个女人,一个温柔体贴,一个任性跋扈,若我是男人我也会选择前者,但扪心自问,一个爱你入骨的女人怎会大方地将你让给另一个。

从结婚到离婚的十年间,罗子君一直可以保持天真,但这份难得的天真恰恰是她的软肋,离婚提出之初,她每天还幻想着找凌玲谈一谈,试图挽回自己早已破败不不堪的婚姻。殊不知,凌玲那种可以依靠自己爬到如此位置,并且还能让一个有美丽妻子和可爱儿子的已婚男人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的女人,怎么可能仅凭罗子君那种小白兔的三言两语就放弃一个可以改变自己生活现状的老实男人,幸好罗子君有唐晶那样支持她的闺蜜,及时阻拦了她天真又愚蠢的想法。

一直到陈俊生的父母找上她,对她说:“平儿是陈家的孙子,当然是要姓陈。”罗子君才幡然醒悟原来陈俊生及陈家父母总是会站到自己儿子那一边的,不论他做了什么。

就是这样的一家人,罗子君像是金丝雀一般在这样一个家生活了近十年,而且死心塌地。

有的时候人的好坏是要从全局来看的,不能只是听从自己的内心,或是只听信他人的客观言论。以前的时候,我有交往过一个男人,在一起的时候觉得他什么都好,但是分开了,觉得他自私又没有担当,是一个很一般的人,但就是这样一个一般的人让我觉得,他的离开是为了成全我的更好。

而我在追的电视剧《我的前半生》也有这个道理,罗子君在好朋友唐晶以及贺涵的帮助下和陈俊生离了婚,争取到了儿子的抚养权和一笔不小金额抚养费,也从金丝笼中飞了出来努力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

离了婚的罗子君没有像是离婚之前那样自怨自艾,而是不断努力工作,不断完善自己前半生所缺少的,所丢失的。就像贺涵说的,罗子君是有天赋的,她在商场卖鞋,是连续几个月的销售冠军,买对以前朋友的刁难和讽刺,她没有选择隐忍,而是面带微笑的还击,面带微笑的恭维想必是谁都不能反驳的吧,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

离了婚之后的罗子君一路开挂,在商场卖鞋的时候,不仅业绩斐然,更是获得了“老好人”金万全的青睐每日每日接送上下班,更是化身十全男友为罗子君处理所有他力所能及的琐事,但是再美好的都会有不完美的,更何况是罗子君和老金这本来就千差万别的人。

剧中,罗子君的一件大衣就抵得了他一身家当,这让甘于安稳的老金感到了两人之间的差距,也让自己努力隐藏的自卑显露了出来,结果,因为老金的“注重外表”,罗子君意识到,有的时候,想要将就也是难的。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有的时候像是薄纸,有的时候像是鸿沟,为了有安稳的生活想要将就,但最后还是会发现,鸿沟还是无法逾越。合适的人,但是不合适的三观,努力追求的安稳最后只能变成将就。

而我们,努力了一大圈,为的就是不再将就。

老金是个老实人,而老实人的弊病仅仅是求于安稳,他们不愿冒险,更可以说他们不敢那他们已经有的的一切去赌一个更好的发展,他们害怕失败,害怕失去,但是,遇到心仪的对象又想努力表现自己是有能力的,虽然过程坎坷,却极力表现着,想要证明自己是很好的,是有能力的,可是,在更有能力的人出现之后,他们的不辞辛劳的努力表现往往会瞬间瓦解,让自己的局限充分暴露,而这时,努力表现就会变成执拗,引人不适。

因为老金先要努力证明自己有能力给罗子君更好生活的执拗,让罗子君在工作环境“备受瞩目”,而且罗子君提出分开之后,老金依旧纠缠不休,而贺涵的解围,只换来一句“罗子君,你会后悔的”,是的罗子君不得不离开商场另谋职务。

事业之后的罗子君在贺涵的帮助下很快有了新的工作,新的环境下有了新的认识和作为,但也遇到了新的人。

有的人,人畜无害的善良外表下隐藏着的是一颗扭曲的肮脏的心。他们能力有限,但颇有野心,他们自我感觉良好,觉得自己在目前的状况下自己很好,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但这种人自大又冲动,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而达不到目的则小肚鸡肠斤斤计较,恨不得毁了对方,但终是只会耍些上不得台面的小手段。他们自以为是,但是有的时候,不了解对手的背景就盲目下刀子,往往会让自己一败涂地。

有的人对谁都笑脸相迎,但是大多时候还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一旦自己的利益受损,伪装的笑脸下的恶鬼就会显现,像是一只发了疯的母狗,要么咬死你,要么开除你。他们为了稳坐高位可以牺牲所有可以牺牲的,只有对方的背景不是自己所忌惮的。

有的人像是一个魔头,他们工作能力出众,不会有所忌惮,有自己的规矩条框,他们不愿意听取外借的流言去评价一个未曾谋面的人,他们在工作场合,看重的更是一个人的做事态度与能力,不会就一面来贯穿这个人。而这样一个人,知道什么时候,什么场合应该做什么,知道如何用自己双眼客观评价一个人,这样的人,往往是成功的,但是这个社会上,被尔虞我诈包围,被流言蜚语充斥的社会上,这样的人少之又少。

剧情行进到大半,为了罗子君和贺涵的主线,编剧让唐晶远赴香港。

唐晶在香港去香港之前给上海的贺涵和罗子君说,“子君,有事找贺涵”“贺涵,多帮帮子君”。就这样,她离开了。期间贺涵去了香港,唐晶约了贺涵晚餐,期间,有一段话我清楚地记得,也在听到的时候内心悸动:

“但我会记挂你。”

“记挂是最敷衍的说法,与其被你在闲暇无事的时候想起来消磨时光,倒不如把过去一笔勾销。”

的确,曾经深爱过但如今已经离开的,与其不断怀恋倒不如就此忘记,让曾经的刻骨铭心随已经吹过的风一起离去,剩一点可以保留的美好在垂暮之年回忆往昔的时候能够记起,只记得那些年轻时的美好就好。

人这一辈子呢,总会有几个时刻,逼着自己不得不离开自己的舒适地带。

离开的人永远不能左右还在的人的想法,像是贺涵与罗子君,因为熟悉的陪伴,因为总在困难时伸出的援助之手,因为对方给的信任,他们暗生情愫,却又只能深埋心底,因为还有唐晶,他们都不能对不起唐晶。

就在都犹豫不决的时候,唐晶回来了,她向贺涵求了婚,她终于下定决心要嫁给贺涵了,但是,没有人会在原地十年。

贺涵没有答应,贺涵说,“是应该我向你求婚,祈求你嫁给我。”

因为责任,贺涵在唐静的病床前给唐晶戴上了她等待已久的戒指,就在他们筹备婚礼的时候,凌玲说出了那句“因为贺总是罗子君的保护伞啊”。

一个人,可以做到不惜一切去拆散一个家庭,当然也会在得到之后想要更多。

因为凌玲的一句话,唐晶起了疑心,而陈俊生和贺涵的拙劣谎言更是被分分钟拆穿,那一夜,唐静知道了真相,也知道了故意搬弄是非的凌玲所说的话并不是全无证据,我想,那一刻唐晶觉得自己失去了全世界。

爱人和最好朋友的双重背叛,任是谁都难以承受这样打击吧,盛怒之下的唐晶开除了始作俑者凌玲,可是为了自己不择手段的她怎会甘心,她和公司职员小董联合出演了诬陷唐晶的一出大戏。

那时候,罗子君已经收拾打理好了一切,准备赴深圳开始新的生活,在机场听说唐晶的事情之后,她马上去用自己能力帮助唐晶,那时候她忘记了和唐晶之间的不愉快,也不求唐晶买她一个人情,她只记得唐晶是她的好朋友,是帮助她新生的好朋友,她必须帮她,因为她是她的好朋友唐晶。

而另一边,凌玲向陈俊生坦白一切,但他让她向公司说明的时候,她却说。“不可以的,这样我不就被拖下水了吗”,是的,她要保全自己,她必须保全自己已经得到的,凌玲的自私让陈俊生大为失望,但是面对贺涵他依旧遮遮掩掩说不出口,就像和罗子君离婚时一般怯懦。

而意识到自己已经败露的小董,第一想到的是,那是凌玲的注意,而且我还养我的女儿,我不能出问题。

真的是人以群分,你交往的什么样的人,你也会受影响成为什么样的人。

最后,贺涵还是自己承担了一切,也是给自己一个向唐晶道歉的机会,他辞了职,离开了上海,走向了大海。

后来,罗子君还是会觉得自己会见到贺涵,而贺涵也觉得自己会见到子君,可是,他们没有。

电视剧的结尾,陈俊生拥抱了主动认错的凌玲,唐晶也在职场上越走越高,子君终是也没有和贺涵走到一起,或许,他们在早已走到一起,在子君说“我爱你”的时候,在他们拥抱的时候。

缘分是注定的,但曾经拥有也是美好。

有的人不需要言语,就知道我们相爱,但是相爱的人,也可能擦肩而过,上天注定的是缘分,幸福是紧握在手中的缘分。

我还在爱,还会再爱。遇到了,走到一起过,已是不负。

�jCMx�p_��rz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