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证了一次爱情坟墓的开始

凌晨五点,我们一家三口准时从床上爬起来,驱车前往新人家里。

作为新人男方家亲人,要跟着车队前往女方家接亲,结婚的是我表哥,我妈侄子。

表哥见到我们,带着疲惫带着僵硬的笑容,和我们打招呼说:“姑你们来了啊,帮我招待一下人。”说完就去招待另一方新来的客人。

屋子里挤满了人,你一句我一句,认识不认识的,熟悉不熟悉的,这个时候都带着笑脸互相聊天。主题不外乎一个主题,今天结婚的一对新人。时间停留在六点零八分,我表哥在门口大喊一声,“兄弟们,咱们接亲去!”

一脸疲惫且一丝兴奋还有一点恐惧,表哥就这么进了头车。

目送车队开走之后,从兜里掏出一支烟点上,刚吸了一口,我妈就走过来一巴掌拍我头上,“不吃东西就抽烟啊!”行吧,我去附近的超市买了两个面包,两瓶牛奶,一块巧克力。我递给母上大人一份,然后自己躲在一旁胡吃海塞起来。

这是我第二个表哥结婚了,前一刻潇洒吹b的日子还在眼前,随后就一脚踏进婚姻的坟墓。依稀记得在某一天深夜,拿着酒瓶高呼自由万岁,爱情是自由的最大束缚,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妈的,你说这句的时候简直是我偶像,可是到如今,这一脚就进了爱情的坟墓,还自由呢,还皆可抛呢,我呸。

刚点的一支烟还没有抽完,接亲的车队又回来了,我问了问接下来去哪,我妈说:“吃饭阿,吃完你就可以回去了。”

今天结婚的真是多,过个桥时间就看到了四五种车队。这繁琐的礼仪,这繁琐的黄道吉日,这繁琐的形式。

我问我妈,“我结婚也这样被?”

我妈说,“不然呢?你还想咋的?”

我说,“真麻烦。”

我妈说,“不结婚不麻烦。”

我说,“好主意。”

我妈给了我一个飞天白眼。

到了酒店,熟悉的流程,熟悉的台词,熟悉的声音,熟悉的场景。好像每一次婚礼都是这样,只不过换得是台上的新人。应了飞飞说的那句话:“婚礼就是一个自嗨的,私人举办的庙会。”真的嘈杂,真的世俗。

突然想到我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妈的,儿子都一岁了。

别谈爱情,谈生活。别说哪个妞亮,说晚饭吃什么。别想去哪玩,想儿子的尿布是不是该换了。

这是不是坟墓,这是不是爱情,这是不是你要的?

我又见证了一次爱情的坟墓,也许这是他认为的爱情的开始。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