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无常,我们来不及惊慌

1

老妈打电话说,朋友从梯子上摔下来,头骨骨折,颅内渗血,神志模糊。

我问,为什么是梯子。

答曰,朋友家条件不好,家里的公子哥不挣钱可花销又大,女朋友要来家里看看,平房太乱不能见人,楼房还未装修。为了省钱,朋友自己登上梯子,叫上亲友团,咋咋唬唬的干起来。午休喝点酒,一个不留心倒栽下来,人还在医院,没有清醒。说的唯一的几句话便是,刮大白,还需要两袋。

我听后默然……没有想到本来辛苦的家庭,还可以经受这样的打击,而此刻,公子哥和女朋友在外逍遥自在毫不知情。倒是我这个旁人瞠目结舌,不知道说什么好。

老妈接着说,我们单位以前的领导死了。我更是惊讶万分。

她?怎么会?上次通话,老妈还充满羡慕的提起她,把自己的女儿送去德国读书,自己开了好多店铺,大摇大摆的做起生意,哪管还没有退休。怎么突然就没了……

领导年初觉得身体不适,做检查,血液中一项指标稍高,并不在意。后两个月,手臂发麻,再去检查,核磁共振显示,大脑内部出了问题,像是垂体瘤。转院去北京,三个月后才可以手术,因为等不及,就在沈阳的一家医院开刀。本以为成功的手术,却因为后续颅内出血而找不到出血点身亡。

我的身上起了寒意,据老妈以前说,她是一个跋扈的人,可能力确实强大。人没了,同事虽背后抱怨过,如今多的也是惋惜。生命不会再来,而世事难料,留给我们的可能是空白,连惊慌都来不及。

2

今天终于合上了渡边纯一的失乐园

我不敢想象以结合的方式相拥而死的场景,相较之前的幸福,实在是太过悲惨,然而主人公本身并不这么觉得。

呆滞了好久,依然没法想象他们这样的结局。就好像这一篇是求死,下一篇应该走向正轨。

因为我们总是被教导,生活只会越过越好,不会越来越糟的。然而结果往往不尽人意,一切都是相对的,有幸运,就有悲伤,这样世界才得以持平。太过理想化本身于我们就是一种伤害。

3

我的一个男性朋友,有一天拉我出来,对我说,哎,我变成单身了

我说,你疯了吧!那么好的女孩子!

他说,不是我说的分手,是她

四年的感情,就像最坚固的泡沫,却依然破碎。女孩子对他很好,事事顺从,甜而不腻。可是朋友却对她呼来喝去,虽说依然喜欢,对她好,却不懂得珍惜。终于,女孩子在毫无征兆下对他平淡的讲出分手。并再也不联系。

我的朋友消沉了很久,也曾觉得生活没有意义,也有过后悔,也有矫情,那变成了他心中的烙印,无法抹去。

后来我们聊天,我问他当时是什么感受。

无法接受,他说,总是无法接受。

并不惊慌,只是像梦一场。

4

有一天梦到父亲从阳台跌下来,当场死亡,我没有见到他最后一面,只是从电话中听闻。那种感觉就好像自己的心也跟着坠落一样,哭不出来,也不难过,只是从此丢掉了魂魄。

当我意识到这只是一个梦的时候,挣扎着醒来,打开床头的小灯。柔和的灯光照在脸上,好像千万只手的抚摸。我忍不住大哭起来。原来那是最无法割舍的,父亲即是我的命。

直到许久,眼泪方才止住。孤独感油然而生,同时也慌乱了起来。若有一天真的要说再见可怎么办?难道我每一天都要生活在这样的担忧之中么?

世事无常,有时候会和爸爸谈起,他告诉给我,人要是命大,多严重的伤痛也一样挺过来。人若是该着,摔倒在小水坑里也会呛死。话粗理不粗命运就像漂浮着的云朵,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被吹成什么形状,又回飘到哪里。

或许,那一秒,你连惊慌都来不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枝头小叶初露,迎春末。桃瓣微粉点点,最是眼前一片。矮山折路残雪,微风散枝青云。望昨日空匆,六千日月过;于当下茫茫...
    雨线之间阅读 153评论 1 0
  • 在妞的手机通讯录里,发现我叫笨笨。
    小溪555阅读 213评论 0 0
  • 又逢一度碧荷香, 独泛轻舟入藕塘。 婀娜纤姿枝上醉, 芙蓉迎面若浓妆。
    红色阳光阅读 123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