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身之所1

每逢秋冬交替的这个季节,气温变化不定,这时候阳光的温度根本抵不过家里的阴寒。凌晨5点,小青被冻醒了。通常的这个时间点她也该自然醒了,但是今年的冬天好像来的比往年要早,因为前段时间持续的降雨,灾难也降临到这个不大的城市,击垮了很多人的梦,也击碎了小青的心。

她蜷缩在被窝里,翻来覆去,盖在身上的棉被怎么也裹不住寒意,感觉自己好像是睡在露天的房里,冷飕飕的凉风直往进灌,任小青死命的掖着被角,风还是能找见空隙。

小青的目光投向窗帘,天亮的迟了,房间里还是那么黑。她的肚子里开始翻滚,这是那几根弯弯绕绕的肠子在抗议,别赖被窝了,该上厕所去了。小青打开房灯,披上棉睡衣,顺手把被窝里的热水袋拿上,上完厕所她还想赖一会儿床,离上班时间还早的很,她最近总是借着天气的理由,放弃早上健身的机会。

和身躺在床上,暖水袋放在双脚下,寒意驱散在房间的上空,小青把视线集中在天花板的顶灯上。那是一盏周边镶着黄色镂空花格的圆形吸顶灯,中间白色的壳子上盛开着一大一小两朵牡丹花,几只蝴蝶始终停留在那个固定的位置,透过炽光的照射活灵活现。再过几天,这里就不属于她了,房子的主人说要搬回来住,小青只能再另找房源。

刚刚遭遇了暴雨的城市,到处一片狼藉,那里能有合适的房子,即便是有,房价也高的惊人,小青刚刚适应了这里的环境,她想在这里安定下来,不料想天不随人愿。

今年的冬天好像来的早了,街上的行人过早的穿上了羽绒服。柏油的马路上还残留着暴雨后的泥腥味,小青的电动里程表上显示的是25%的电,车速很慢,硬光光的道路上时不时的被颠簸一下,提醒着小青快到上班的点了,迟到会被罚款的。

小青不想迟到,这会儿的她兜里有些空虚,每一分钱对她都是那么珍贵,租个好一点的房子,房价上万了,她的钱得花在刀刃上。昨天约好了今天去看房子的,她不想将就委屈了自己,哪怕多花点钱也得住的舒舒服服,偏偏赶在这个节骨眼上找房子,她有些埋怨现在的房东,可是又能怎样?房东也是遇了难失去了安身之所,才不得不搬回来住的。小青是个明事理的人,别人有难她都出手相帮,何况是遇上了天灾,房东一家能好好活着就是天大的幸事,她必须尽快腾出来房子。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