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临》、语言哲学与线性思维

“因为就像我们看不见我们周围的空气和空间一样,鲤鱼们也看不见它们赖以生存的水,……我想,鲤鱼“科学家”将会聪明地杜撰某种虚构的东西——它被称为“力”,来掩盖自己的无知。”



加来道雄:鲤鱼的故事

加来道熊在《超越时空》这本书的开头,讲过一个有趣的鲤鱼的故事。

童年他在池边观看鲤鱼的时候突然想到,水池中的鲤鱼会怎样观察它们周围的世界呢?

它们相信它们的宇宙是由阴暗的池水和睡莲构成,水底可能有鲤鱼科学家对着水池之外另一个平行世界的鱼冷嘲热讽。或许会认为,水池就是一切,水池外的一切都没有意义。

如果偶遇暴风雨,由于不能理解在看不见的水面上存在的水波,它们将得出这样一个结论:睡莲之所以能够不被触摸而运动,是因为有一种看不见的神秘力在对它们起作用,顺便会给这种错觉起个高深莫测的名字。

我曾想,如果从池水中抓出一个鲤鱼“科学家”,事情将会怎么样呢?水池里的鲤鱼们会惊慌,它们第一次意识到有一位鲤鱼“科学家”从它们的宇宙中消失了。但是当几秒钟过后,把鲤鱼科学家放回去,它将会讲一个令其它鲤鱼诧异不止的故事。

它说:“突然之间,不知怎的我就被拉出了咱们的宇宙(池水),投进了一个冥冥世界,那里有令人目眩的强光和我从未见过的奇形怪状的物体。最奇怪的是那个抓住我的生物竟然一点也不像鱼。更使我震惊的是,无论如何也看不到它的鳍,但是没有鳍它还是能够运动。我感觉到熟习的自然规律不再适合于这个冥冥世界。随后,我发现自己突然又被扔回了咱们的世界”。当然,这个到宇宙外一游的故事对于鲤鱼是怪诞的,大多数鱼都认为这完全是胡说八道。

其实,我们自己就像自鸣得意的在池中游动的鲤鱼。

我们的一生就在我们自己的“池子”里度过,以为我们宇宙只包含那些看得见摸得着的事物。就像鲤鱼一样,我们认为宇宙之中只包含有熟悉可见的东西。我们自以为是地拒绝承认就在我们的宇宙跟前存在有别的平行宇宙或多维空间,而这些都超出了我们的理解力。如果我们的科学发明像力这样一些概念,那仅仅是因为他们不能用眼检验出充满于我们周围空间的不可看见的各种振动。



《降临 Arrival》

电影《降临》就描绘了这样一个故事:十二个外星飞船入侵地球,每个飞船中都有长得像“七足怪”一样的外星人。军方派出语言学家试图解读外星人的语言并与之对话。但因为思维逻辑与语言体系完全不同,解码变得异常困难。

因为无法理解的恐惧,人类军方频频发问“Why are they here ?”

这时候会深刻的感受到,电影中的人类分明就是刚才故事中的鲤鱼啊!虽然电影中的鲤鱼超越了自己,学会了“人类”的武器——非线性的语言,而扩展了世界观,然而最后还是得回去做一个鲤鱼。

当我们的视角直接被限定在了“人”的视角,低纬度生物仰望高纬度智能的视角,自然是一头雾水的。借由加来道雄的比喻,我们去看池中鲤鱼的宇宙,它们的思考,它们的语言,它们的因果逻辑,从而意识到:外星人看我们,不也是这样吗?



线性因果认知与语言哲学

为什么我们很难理解外星人的非线性语言呢?

因为“数十年的认知心理学研究表明,人脑很难理解非线性关系。我们的大脑倾向于简单的直线,也就是线性关系。”

什么是线性关系和线性思维?举个例子。

农民A在种地的时候,发现向地里施10磅肥,能多收2斗谷物,当施肥变成 20磅,收成增加了4斗。于是他得出结论,“施肥越多,收成越多。”当他把肥料增加到200磅时,却发现收成没有变化。于是决定干脆再多施点肥吧,增加到300磅。结果却是粮食减产了。

理论上,土壤中的有机质被过多肥料破坏,于是庄家被“烧死了”。但实际上,将庄稼“烧死”的原因不是别的,正是农民A的“线性思维”。

线性思维是一种直线的、均匀的、不变的、单一的、单维的思维方式,一切都随着初始条件的给定而给定。

这种思维有几个明显的表现:

简单复制过往经验去推断未来

用已知结果得出单一原因

认为事物的发展变化是匀速的

认为单一因素即可导致某一结果

将局部结论直接用于整体

以及常常会听到的这几句话:

“利好消息发布了,某币一定会涨”

“他没回短信,一定是不爱我了”

“她离婚了,肯定过的不幸福”

“只要我有钱了,一切就会好的”

这类思考方式究其本质都是线性思维,它们排斥其他任何可能的变量,因此一旦有了某一因素,就认定一定会有某一必然结果。

借用学霸猫老师的观点,“线性因果的认知将逻辑锁死。线性的、因果的逻辑,是我们的头脑中一种非常低级的智能。”

这种简单的线性因果逻辑,特别符合我们懒惰的大脑,并提供了一种简单可操作的幻象。这种幻觉发展到顶峰,大部分问题就被归纳为:等我有钱了,就好了。那么,头脑简单的鲤鱼就过上了每天专注于在池子里找饵料的生活,充实饱满。鲤鱼对生命的困惑,也可以不问了,因为它现在相信:等我吃饱了,就好了。

在科学如此发达的今天,为什么我们还是被“线性因果逻辑的低智能”捆绑呢?《降临》中一早就给出了答案—— 语言,是我们的思维的工具,也是我们思维最大的限制。

从人类的角度来看,所有语言都是“从现在移动向未来”,有指向有时间的线性逻辑。更值得注意的是,在七足怪的语言中,是没有对象的,尤其是,没有“你”和“我”这样的对象区别,而整部电影中,人类所有的恐惧、执着和愚蠢,也都无非是在一个“你”、“我”之别上。

所有的电影海报上,都有这么一句话:“Why are they here ?” 人类的低智能,线性因果逻辑,总要问这个问题。而本片的解答极富哲学性:我们来这里,就是让你学会不再问,这个问题。



如果时间不存在

如果时间并不是线性的,甚至是不存在的,我们的生命认知,会发生什么样的改变呢?

在线性的时空观念下,我们认为,自己是从20岁走向40岁的,像是在一条路上这样一点点的走过去的,20岁的我们在A点,40岁的我们在Z点,其中还会经过BCDEF点,当我们这样思考的时候,A和Z是完全不同的两个点。

那么,是什么在推动着我们,从A点走向Z点,从20岁走到40岁呢?显然,是时间。这个变化的唯一参考轴,也是时间。

继而,我们相信,时间是人生的“第一推动”,一切随着时间展开慢慢地变化。是时间在推动着我们,而并非我们在制造或推动着时间。我20岁前一定要读名校, 25岁前一定要结婚,30岁之前一定要生宝宝。生完马上要再生一个呀,不然就来不及了。

这样的心态将我们推向一种,“被动的、无知的、迷茫等待的状态下”…..

但事实上,钟表、年月、时间,只是人们自己制造出来的一种刻度,方便社会协作的坐标轴。如同地球仪上的经度纬度,都是人类的虚构和假象,并实际上并不存在。

当你真正深刻地感知到“时间”是不存在的时候,上述所说的一切,也就不需解释了。整个宇宙中,对任何人而言,唯一真实的只有当下----“此时此刻”。

如《金刚经》所言:过去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未来和过去,都只是一些“记忆”,也与时间无关。有过禅定状态的人,大概可以理解这种大脑中根深蒂固的概念,瞬间烟消云散的感觉。



我就是超厉害的,不为什么

大脑比较发达的鲤鱼,特别习惯于逻辑和线性的分析,常常会发现自己掉入这样的一个陷阱里:我想创业,但现在还不行,应该先在大公司锻炼一下,锻炼完了还不行,要再读个MBA,读完了还是不够,应该多换几个行业试试…..

线性因果的思维,已经把人束缚到只能等到A,等到B,等到C,等到D,耗死在过程中,永远觉得自己匮乏,越努力越觉得自己差的更远,也就永远走不到Z。

我们总在定义自己。我看过多少书,走过多少路。说服别人,也说服自己。由此推到出一个结论,我很不错。这种逻辑,终究还是很心虚的。

如果用电影中七足怪的思维来看看人生,只会说,啊,我就是超厉害的,不为什么!

换种思考方式,如果我们可以将脑中板结的低智能观念全部抹掉,从线性因果逻辑锁死的牢笼中解放出来, 用系统思维去替代线性思维。忘记招式,忘记限制,忘记时间。想去的地方,想要到达的状态,清晰定位,全心聚焦,心里就已经到达。

像电影中的Louise一样,用脑中的高智能状态,指导眼下具体的生活。再一步一步,真实到达。

这样的状态,是见识过所有套路后,胸有成竹的稳妥;是任由风云变幻,我自心甘情愿回归当下的满足;是明知孩子会先离去,却仍选择投入怀抱,无比安心说“I forgot how good it felt to be held by you.”是在你问出“Do you want to make a baby”的那一刻,仍然听从命运的指令,义无反顾向前走去。

“Despite knowing the journey, and where it leads, I embrace it, and I welcome every moment of it.”

“Yes, yeah.”

Welcome your arrival, my destiny.


资料来源:

1. 《穿越时空:通过平行宇宙、时间卷曲和第十维度的科学之旅》加来道熊

2. 《我就是超厉害的,不为什么》学霸猫

3. 《降临 Arrival》  Denis Villeneuve



公众号:知春路13号

回复关键词“降临”,这部4月我最喜欢的电影推送给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