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1 姥爷与童年。

早上睡眼惺忪,突然想起小时候和姥爷下棋那些场景。现在会下的那几款琪,都是小时候姥爷教我的。

我的童年都和姥爷有关,上小学一年级之前,我对家没有什么清晰的概念,还分不清什么三口之家,还有老人带孩子这种说法之类的。因为在我印象里,姥姥姥爷就是我的家长,而且分工相当明确。姥姥在家做饭洗衣服,我姥姥爱干净,从来都是把家里包括我的里里外外收拾的干干净净的,谁见谁夸的那种。

上了幼儿园,姥爷负责接送我,另外加上带我到处玩。我现在还记得姥爷在我小时候骑的那辆大二八自行车,小一点的时候就把我放在前面的小座上,姥爷左脚先踩脚蹬子,向前捯饬两下,右脚就娴熟地从后座跨过去,然后就骑车带我去公园或者姑姥家了。那段时间真是好,我们“爷俩”互相做玩伴,日子真是开心,无忧无虑,现在回想起来,姥爷还一直还是个老小孩。

那辆大二八自行车到我回市里面上小学之后就很少再带我了,因为后来,我继承了姐姐的儿童自行车(一边带保护轮的那种),学骑自行车是姥爷手把手教的,他在后面拽着小座,边小跑跟着我。姥爷很有耐心,也很细心。所以我印象中,别人都说学骑车都会从摔跟头开始,我却并没有摔过一次,因为姥爷保护的总是及时。

后来我把握的越来越灵活了,故意骑得越来越快,让姥爷的小跑追不上。姥爷说我坏蛋,我却越发的享受。刚学会骑车的时候,很新鲜,想到处骑,姥爷每次都在楼前看着,追不上,就在那守着。只允许我绕着这一排楼骑,这期间还有一个小下坡,有时候我都不搂闸,夏天那种一阵风吹来的感觉简直太爽了,最爱骑那个下坡。

后来,我骑一圈的速度越来越快,好没有挑战性。小下坡也不能满足快感。有一次,姥爷说他上楼送个东西,一会就下来,叫我别跑远了,不然被坏人拐跑了,我说好。说完,见他走进楼道,我就飞快骑走了,骑出了小区,往新华书店那边去了,因为太享受骑车了,想挑战更远的距离,多骑一会,多绕几个弯。

那时候真是小,骑到新华书店再骑回来的时候,心里马上有了成就感,但一到楼下就看见姥爷僵硬的表情,连忙问我去哪边了,他前后楼到处找我,给吓坏了,以为把我丢了。我连忙说(都忘记当时有没有撒谎)去了那边骑了一下,没摔着。结果被下了禁令:再也别自己去远的地方了,下次姥爷陪我一起。

现在想想真是万幸,幸好我选了一个最熟悉的地方走了一圈,那时候已经开始记路了,并没有迷路,也没有发生危险,还好还好。现在想想,那条路,我每次步行用五分钟就到了,童年里的那天,却让姥爷那般担心。猜想,骑车的话来回也应该没超过十分钟,都不知道引来多少愧疚与担惊受怕。

终于,在姥爷的陪护下,我拥有了更多的挑战,姥爷开始陪我骑车去姑姥家,但是一路也都帮我看后面的车辆,拐弯什么的都是拼了命的左顾右看,生怕不远处突然开过来一辆车把我吓到。也就是在这样的保驾护航下,我骑得越来越好,从来没出过状况。

后来小学的某一年,听说姥爷那辆自行车被人偷了,姥爷好生气,一连很多天都在骂小偷,姥爷那个年代,自行车算大件,后来生活条件慢慢变好了,可是他还是习惯了节俭与不舍。可我还知道,那辆自行车的意义不止这些,起码还应该包含了姥爷陪我一起长大时,留给我的证据。

那辆自行车走后,姥爷好像没再买新的自行车,姥姥倒是有一辆,说给姥爷骑,但我没见过他骑,毕竟是女式的自行车,他大概不喜欢也不习惯吧。

令姥爷更不习惯的是坐车,他年轻的时候也很少有坐车的机会,再远的路也基本都是自行车。所以没有交通工具是不行的,姥爷也闲不住,不知道哪个姨妈给姥爷添了一辆新的,但没骑几年,姥爷就病了,脑血栓,直到现在十年,再也没有机会骑车了。

今年过年回家,十天假期基本全在姥姥家,每天看着姥爷单只手臂做很多事情,包括吃饭。他动作已经很慢,一个人在屋里面,背对着电视。我姥姥说,不能让他正对着电视,不然遇到喜欢看的,就会目不转睛,忘记了吃饭。我们其他人都在客厅吃,热热闹闹的,以前姥爷也是在客厅吃饭的,不知道他还会不会有精力去怀念这些。只是这些年,都是留他自己在屋里面,不知道姥爷吃饭的时候会不会听我们聊天,聊到开心处会不会也偷着笑,吵吵的时候会不会也想打断我们。不知道,他会不会孤单。

大概从姥爷不能自己走路开始,或者是因为那次病得实在严重,话都说不清了。后来出院之后慢慢恢复,说话慢,但万幸都是正常的发音,我们都能听懂他说什么。那时候起,姥爷开始让我们帮他记东西,在本子上写下来。有的是跟我讲他年轻时候的事,有的是即兴作首诗词。总之,都是活生生的片段和回忆。我知道这些都是他最想留下的东西。

希望,有一天,有更多人看他的回忆录,有更多人给他留言。姥爷一辈子最喜欢耐心听他讲故事的人了,包括我,和看这篇文章的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