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言 章九 牡丹仙子(一)

图片来源于网络

——1——


圆月夜。

一个少年拉着一个少女发疯似的奔跑着。两个人已经气喘吁吁,但不敢有片刻停歇,甚至不敢降低速度。

“抓住他们!”,“别让他们跑了”。

不远处,一群人拿着火把,一边叫嚷着,一边向少男少女靠近。不少人手里拿着锄头,钢叉,耙子等等农具,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杀气腾腾的。

“阿哥,我,我跑不动了。”少女突然停了下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你,你,你别管我了。快跑,被抓到你会被活活打死的。”

“快起来小芮,我们不要再分开,哪怕死也要死在一起。”阿哥焦急的拉着小芮。

“跑不了的,阿哥,跑不了的”小芮突然哭了出来:“就算逃出了村子,我们还能逃出这个天下吗?”

“只要有你,无不可去之处。”阿哥紧紧拉着小芮的手:“我们一定要逃,逃到容得下我们的地方!”

“在这儿!狗男女在这了!”一声大喝,附近的人迅速向少男少女靠拢。

“跑!”阿哥大喊了一声,也顾不上小芮是不是还有力气,拉起她又一次疯狂的跑动起来。

只是,这次没有跑多久,小芮脚下一个踉跄,跌坐在地上。阿哥被一拉,也是脚下一软,倒在了地上。

顷刻间,一群人围了上来,将两个人围在了中间,每个人都是表情狰狞。

“贱人!”人群中,一个看似领头的男人拿着棍子走了出来,脸因为愤怒扭曲着。

“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放了阿哥,”小芮哀求的看着周围的人:“这件事和阿哥无关。”

“别求他们!”阿哥紧紧抱着小芮,冷冷地看着周围的人:“别求这群自私自利的冷血畜生。”

领头男人脸上闪过一丝羞怒,手中的长棍高高举起,然后狠狠地挥了下去。

——2——

吕岩放下手中的笔,看了看自己刚写过的东西,轻叹了口气。

想了想,吕岩右手食指轻轻一拨弄,本子无风自动,开始快速的往前翻着。这是一个很薄的本子,但不知道为什么,翻了很久很久,才翻到第一页。

吕岩右手轻轻抚摸着本子上的文字,像是触摸自己的回忆。

“在看什么?”阿明不知何时走到了银台后边,递过一杯盛满水的杯子,打断了吕岩。

“哦,没什么”吕岩抬手接过杯子:“只是翻看一下以前的事情”

“以前”阿明伸过脑袋,仔细的看了看:“第一页!这是我们相遇时候的事情。”

“是呀。”吕岩脸上带出有些调侃的笑容:“当初,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

阿明眼神里也带出一丝回忆:“何止是救命恩人,简直是再造父母。”

吕岩微笑了一下并不接话,而是把本子往阿明的身前推了推:“要一起看看吗?”

阿明有些吃惊的看着吕岩:“我是无所谓,你真的看的下去吗?毕竟后边发生的事.......”

“终究是过去,”吕岩的眼神里有些莫名的情绪:“过去的,不能改变,只能回忆。”

笔记本上的墨迹开始游动,渐渐汇聚成一个旋转的黑圈,黑圈中间,逐渐出现了一幅画面。

画面中,一根棍子狠狠的挥了下去。

——3——

棍子最终没有砸到阿哥的头上,两根手指稳稳的托住了棍子。

一个穿着玄色道袍的道士突然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道士身上的道袍很普通,甚至感觉有些陈旧,头上别着一个同样玄色的木制发髻,发簪充满了光泽,不知道是油光还是什么。

“上天有好生之德,这位施主为何要痛下杀手呢?”道士微笑着,如春风般柔和。

使劲压了压手中的棍子,仍是丝毫不动,领头男人眉头一皱,不悦道:“这位道爷,您是方外之人,就不要管这凡间俗事了。”

“谬也!”道士摇了摇头:“生死乃大道,怎么算是俗事了。”

“道爷,我劝您还是别趟这滩浑水。”领头男人眼神里带着不耐:“很多人不是您惹得起的。”

道士微笑不减:“你都没有问我是谁,就确定我管不了吗?”

“不需要问,就算你是修道有成之人,也管不了这件事。”领头男人很自信。

“贫道,姓吕名岩,字洞宾,号纯阳子。”

领头的男人面色大变,失声道:“纯阳老祖!”

“所以,我想很多事,我还是可以管的。”手指轻轻一抬,木棍数道裂纹接连出现,哗啦一下碎成无数块,散落一地。

领头男人惊恐的退了几步,周围的人也是满脸的惊恐。

道士笑了一下,弯下腰,向阿哥和小芮伸出手:“贫道,吕岩。”

——4——

小芮坐在一个巨大的仙鹤上,手里紧紧的抓着仙鹤的羽毛,兴奋的看着四周。阿哥一手抓着仙鹤,另一只手紧紧的抱着小芮,眼神里全是爱恋。

吕岩站在两个人身后,微笑的看着两个人,神色里很有些满足。

“吕岩道长,真的很谢谢您,您都不知道我们是谁,就伸出援手。”阿哥突然半侧过身,看着吕岩,眼神里都是感激。

“呵呵,修道之人,理应心存大善念。“吕岩摆摆手:“贫道只是做了应做之事。”

“道长是好人!”小芮也回过头来:“道长尊重生命,是真正的得道高人,不像有的妖道,总想杀我。”

“不是杀,是献祭。”阿哥纠正道:“黄龙上仙是真龙下凡,想杀你的是邱虎。”

“邱虎?刚才领头抓你们的人?”吕岩不知何时手里有了一块上雕八卦的白玉,不停的把玩着:“他为什么要抓你们,甚至还要你们的命?”

“黄龙上仙说小芮是天阴女,想让小芮参与献祭,得到上天的祝福。上仙说不会伤到小芮分毫,但是邱虎非说要活祭才显得真诚。”提到邱虎,阿哥的脸上带着浓浓的恨意。

“天阴女,献祭?”吕岩眉头一皱,右手的八卦散发出一阵温和的白光,白玉八卦自行转动了起来。

“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命格又是皆阴,你真的是天阴女。”吕岩有些惊讶的看着小芮。

阿哥抱着小芮的手又紧了紧,看着吕岩的目光多了些警惕。

察觉到阿哥的情绪,吕岩轻笑了一声:“我虽然不明白那个黄龙上仙要做什么,但天阴女对我并没有什么用。”

想了想,吕岩皱起眉头:“不过,确有不少心术不正的修道之人,窥觊着天阴女。”

“道长,我听过您的名号,您是蓬莱仙岛八仙之一,您一定能救我们!”阿哥乞求道。

吕岩没有回话,而是陷入了沉思。

——5——

百花谷。

白衣飘荡,一个女子从九天之上而下,缓缓地落到百花谷的鲜花之中。

女子并没有化妆,但脸颊之上有一点淡淡的红晕,似乎埋在如雪的肌肤下。女子轻轻的行走于花丛中,没有任何一枝花被踩伤,反而所有的花朵都自然的贴在女子的身上。

远处,一声仙鹤鸣叫,女子抬头看去,一只巨大的仙鹤从空中缓缓的落在的地上。

“牡丹仙子不愧是百花之灵,所到之处,都是鲜花盛开之地。”吕岩从仙鹤上下来,一挥手,一道清风将阿哥和小芮也送了下来。

牡丹仙子黛眉一皱:“吕洞宾,我下凡间乃是身负要事,没有时间和你纠缠。”

吕岩尴尬的笑了一下:“贫道,贫道是有事儿相求,特来次拜会牡丹仙子。”

“你还要我说多少遍!”牡丹仙子眉毛一挑:“我心存大道,不会浪费在男女之情上。”

“不是这个事儿!”吕岩赶紧摆摆手,假装没有看到阿哥和小芮古怪的表情,正色道:“贫道真是有事相求,求仙子助我保护这两个孩子。”

“保护孩子?”牡丹仙子看了看两个孩子,轻笑了一声:“吕洞宾,你虽是散仙,但天地间谁不知蓬莱岛八仙的神通,你会需要我帮你保护两个孩子?”

“只有仙子能够助我。”吕岩郑重的施了一礼:“因为这个小女孩乃是天阴女。”

牡丹仙子一愣:“真的是天阴女?”

吕岩严肃的点点头,竟又施了一礼。

牡丹仙子沉吟了一下,点点头道:“我可以帮她,但我也有一事儿,需要你帮忙。”

“我?”吕岩有些诧异。

“对!”牡丹仙子也变得很严肃:“是有关天道的事。”

(未完待续)

【夜言】系列每周一、三、五更新

戳我阅读前文~

戳我阅读后文~

点击下边链接,进入《夜言》目录帖,回顾之前的精彩章节

夜言 目录帖

觉得TA君的文章不错的话,就点个喜欢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