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两年后 心在远方的我为考公安局做了近视手术: 年少轻狂终不敌现实惨烈

2015年,曾有某地一家媒体做过一项调查,数据显示,约有九成的90后不愿考公务员。

戏剧性的是,时隔三年,各地媒体纷纷推出最新报到,普遍的主题都是,国考报名人数不断增多,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涉足“体制内”。

图片/网络  文/文芒教主

今年年初,教主所在的K市就出现了“体制名额”严重供不应求的局面,甚至有400余人竞争一个岗位。

很普遍的一个现象就是,当年在学校我们谈笑风生,指点江山,对所谓的“铁饭碗”毫无兴趣,毕业两年后再次相聚,却发现大家都开始埋头苦学,纷纷加入“赶考”大军。

一位网友分享了自己毕业两年的从业经历。

她说,在学校的时候,认为公务员就是一个“养老”的工作,没有压力,没有激情,过着一眼就能看到头的生活,甚至会对有考公务员想法的同学嗤之以鼻。

虽然父母极力劝说,但自己一点这方面的打算都没有,当初的想法就是,即使找个小企业,也不会去追求所谓的“体制内”。

毕业后,渐渐体味到了找工作的不易,眼看着曾经信誓旦旦说自己不会考公务员的小伙伴们纷纷报考,自己也开始有意识的关注这类信息,但考了一次失败后就索性放下。

后来,她在一家小型的私企上班,想着在这里凭借自己的能力大展宏图,但工作不久后,她尝到了社会的无奈,在老板眼里,她就是一个赚钱的机器,是一个出气筒。

一个月后,她果断辞职,后来重新走上了公考之路,并顺利上岸。

她说,真是应了那句话,不去奋斗一下,都不知道社会有多残酷。

我的一位朋友,属于那种天生放纵不羁爱自由的,父母都在体制内上班,家境优越。

毕业当年,他坚定的拒绝了他父亲为他安排的仕途之路,跑到另外一个城市在一家互联网企业上班,左右逢源的他在一年之内混的风生水起,当年越入过万,一时羡煞旁人。

后来公司倒闭了,他被老板遣散,成了无业游民。

不甘失败的他利用自己的经验,在老家“复制”了一家同样性质的公司,自己当上了老板,结果不到一年,公司宣告破产。

后来我回家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做完了三套公务员考试模拟卷,面对我诧异的目光,他嘿嘿一笑,告诉我他女朋友的爸爸要求他考上公务员以后才允许结婚。

我想起当年在寝室的时候,我们睡在上下铺,面对着寂静的黑夜尽情的遐想若干年后我们将会开一家什么样的公司,天天坐飞机穿梭在无数个华丽的城市之间。

当一个个约定都随风而逝的时候,才发现,那些一直还在想凭借后天努力想扭转人生的人,竟然成了众人之中最孤独的一位。

继北上广等一二线城市房价持续上涨之后,三四线城市房价也呈潮汐式猛增。

教主关注了一下,仅之前的半年时间,K市的房价一直线性上升,按照本地平均资薪水平计算,百平米的房子就轻松涨掉了一人一年多的工资。

更别说结婚生子,养家带娃,这届的90后,想都不敢想。

一家培训班的高管告诉我,最近几年,到他们公司应聘的都是硕士、研究生毕业,他一个二本本科去了被别人在学历上就甩了几条街。

前几天和一位朋友吃饭,半年不见,发现他摘掉了带了二十多年的眼镜,细问之下,才知道他为了准备考进公安系统花了一万元做了晶状体切除手术。

他说自己长这么大从没想过要做近视手术,眼镜已经戴习惯了,现在每天早晨起来的第一件事就还是找眼镜。

上学的时候他是班级的风云人物,物理化无一不精,曾励志要做一名科研工作者。

半年前,他从培训班跳槽,进入到当地的一家科技公司。

后来他告诉我,上次他放假的时候回了一趟家,母亲非常高兴,一大早跑到菜市场买菜为他做了一桌丰盛的大餐。

等到吃饭的时候,他发现桌子上的碗筷都没有洗干净,所有的菜都放了很重的盐,而母亲怕他冻着,并未上桌,正坐在一旁为他缝被子。

等他走过去看的时候,发现蓝色的被罩上全是血迹,一片一片晕染的像刺眼的莲花,等他提醒的时候,母亲才发现,原来自己的手上被针戳了几个大口子。

手忙脚乱之下,他碰掉了母亲头上的发夹,蓬头的长发散落,他看到了里面的一缕缕灰白。

那一刻,他才发现,母亲真的老了,眼睛不好使了,味觉和知觉都不那么敏感了,而此时,父亲还在相距千里的另外一座城市里经受着日晒雨淋。

他告诉我,我不想在快30岁的时候,还以梦想的名义在家啃老,不想让别人都在享受三世同堂的时候,我那年过半百父亲还在工地上、在隧道里卖命为我的自由续航。

在体制内,你过着一眼望得到头的生活,但在体制外,你根本看不见你的未来。

因为金字塔的顶尖是属于少数人的,大多数人只能抬头仰望。

对于那些根本输不起也耗不起的人来说,一眼望得到头,在某种程度上就是安全感。

我们曾经采访过一些大学生,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大一到大三的学生中,很多人都表示自己没有考公务员的想法,大四的学生中,大部分表示自己会考虑,而一些毕业两三年进入社会的人,他们不是去赶考,就是在去赶考的路上。

在现实的惨烈面前,自己的软肋面前,所谓禁锢梦想的牢笼,所谓的现世安稳,真的不值一提。

那些玩世不恭、斗志昂扬的90后,最后还是在这场博弈中低下了头。

慢慢的,在他们的轻狂里,在他们的踌躇里,在他们的屈服里,我看到了我自己。


PS:本文主要写的是那些初期渴望梦想自由,不热衷体制内的90后群体,以他们的视角与态度来分享自身感悟和经历,不带有任何抵触”体制内“情愫,不管何种职业,都有大展宏图的机会,只是个人的态度和选择问题。

最后,祝愿那些尚在奋斗历程中的90后,梦想早日成真。

我是文芒教主,我的写作信条是,不哗众取宠,不无病呻吟,不求经典传世,但求雅俗共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蜗牛 图/蜗牛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 多看了你一眼 ...
    蜗牛花艺阅读 88评论 0 0
  • 举个例子,你的孩子从三岁开始玩玩具的时候,你是否能够让他专注的玩一种喜欢的玩具,直到他自己去寻找另外一种,还是在他...
    Jane老师阅读 251评论 4 5
  • 在Java8之前,我们实现一个简单的、仅有一个方法的接口或者将一个简单的功能作为方法参数时,需要实例化一个匿名类对...
    巡山的喽罗阅读 595评论 6 2
  • 在坐等放假的日子里,被好友拉着一起玩起了游戏,又安装了曾卸载好几个月的王者荣耀,陪伴我度过焦急等待,也打发了焦虑无...
    蒋小愣阅读 368评论 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