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季秋春恋(二)

part2.夏伊始

他和她,第一次见面是在初夏。那时哥哥和他的伙伴们忙着去救援古乐兽。她却因为太想念哥哥和大耳兽,被传送到数码世界,因而邂逅了自己的伙伴玉兔兽。当建哥哥和大耳兽初次合体进化时,她就意识到身边多了很多自己不认识的哥哥姐姐。哥哥说他是很厉害、总得冠军的那个的驯兽师,秋山辽。而她真的注意到他,细细观察他,是在搭载方舟回现实世界的那会。他很帅,有着和建哥哥不一样的阳光爽朗。但他的话其实很少,一个人和体积巨大的褐龙,坐在靠里边的位置。却在知道牧野没及时在出发前赶到时,第一个就跳了下去,说他会负责带牧野回来。她那时就猜想,是不是对他而言,牧野很重要。就像她对建哥哥那样重要,必须要一起回去才可以。

但他们第一次有正式的互动,却是十几天后,人类世界被帝厉魔侵略、保卫战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的时候。哥哥他们在前线拼死战斗,她却被保护起来,说不可以离开附近地带。但他意外出现,给了正在搜寻卡片、不知道用那张卡才好的她,一张万能卡的存在――数码暴龙皇后卡。她之前可从未刷过卡,只见过哥哥帅得不要不要的动作。她知道刷完那张卡,玉兔兽得到了+70%的技能加成,+50%的速度加成,很快就跳过了障碍物,解决了杂碎帝厉魔的攻击。她却不知道那张卡究竟有多牛掰,是数码兽十周年放映纪念卡片,足够巧合被官方抽中,或足够强大进入全国卡片大赛前三,才可以拿到。但那天他就送给她了。他知道她还不懂什么卡片搭配,他也没有足够时间去教她。只是在当下,用这张足够强大的卡,就可以解决她所有需要应对的问题了。没了那张卡他依然是数码皇帝No.1,有了那张卡她却不再是哥哥的累赘只能被保护起来。那天他还是只晓得她是建的妹妹,因为他要赶着要去最前线战斗。那天她却在稍晚时候,在博和羡慕的眼光中记牢了他的名字“秋山辽”。

之后他们又见过几次。一次是在留姬的生日上。那时她开始像叫“启人哥哥”一样叫他辽哥哥,甜甜暖暖却不腻糯。他挂着招牌的笑容,像和其他驯兽师打招呼一样,元气满满地回应“小春,你好~”。一次是在和数码宝贝分别一周年聚会上。那时他来了,神情有些疲惫。她想他是不是连夜玩卡片游戏,但她却没有问。没几天她就听建哥哥说他转学了,回九州老家读书了。

他之后就仿佛失联了一般。不过,他本来就是疏于和朋友联系的人。也许有人会说整天沉迷卡片游戏是不务正业,但他知道那是他的爱好职业和责任。他需要不时出席一些官方的活动,也要作为系统的辅助和高阶玩家PK。更重的是,他还要秘密往返于数码世界与现实世界。虽然这个世界对外宣称已经用防火墙封锁了和数码世界的联接,一般数码兽也确实无法妄为,但有可以操控时空之力的黄龙兽存在,又有数码平行世界,他――又或者是另外某个时空里的他――必须不断穿梭在过去和未来之中,一次次和有最强数码兽之称的黄龙兽较力。他甚至因此变得有些混乱。有些之前不认识的人,会变成他已经认识很久的人。有些没什么交集的人,会成为已经和他一起冒险很久的人。每一次的穿梭都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改写他的记忆,以致他记得他每一个在数码世界见过的孩子的样子,却记不起和他和她是是什么时候怎么认识的。搭档角龙兽同样有这样的症状。它以为他们从一开始就认识就是伙伴,可是中间却有相当长的空缺记忆是辽有而它没有的。但不管怎样,这对搭档还是要随时待命,一发现不对劲就进要采取行动。

这样的日子大概过了一年多,他多了包括八神太一、八神光、本宫大辅在内的一众朋友,却说不上来什么时候认识的。只直觉地觉得,一定是在原来认识一乘寺贤之后。他暂时地压制了黄龙兽的力量。卡片大赛上却又有风声起,说打败秋山辽成为新一任冠军者,会得到进入数码世界的特权。他起初对这话不以为意,前几年的大赛都有着类似的噱头,说优胜者可以有数码搭档、去数码世界之类。但涩果子却突然出现在他九洲老家附近,证实会向一位优胜者开放数码世界大门,但不联系辽故意输给哪个人。

那时候辽却忽然想起了一个褐色凤梨头芳名留姬的少女,连带着还有一个披着褐色剪发的小女孩的剪影一闪而过。他决定会东京,在全国大赛报名截止前,劝她参加。他约了她在很正式的餐厅里见面。他是故意的,故意打扮了一番,故意挑有情调的地方,故意只约她出来聚聚。他以为这天下有可能用卡片打赢他的只有她。她是他所有记得的对手里最厉害的,四年前决赛场上她冷冷地和他交锋,高强的气场逼着他不得不拿出全部的精神投入,最后才拿下胜利。而且她去过数码世界,并且因为三年前他去数码世界没能参加大赛,拿下第一而遇见妖狐兽。怎么想都是把名额留给自己熟悉且又有实战经验的人比较合适吧。

而且,他喜欢她,对她有特别的好感。四年前赛场上初见时就觉得似曾相识,两年半数码世界再见时就认定她和他之前所有接触过的女孩子都不一样。他是数码卡片的强者,他不希望他的那一位在这方面太弱,未来只能给他做保姆;他也想要有一个数码方面的强者,陪着他,可以面对重重压力风风雨雨。可这样的女孩子太少了,她是一个。只是那天,她却对他说,她不玩卡牌了。去年她曾参加,但在1/4决赛时就退赛了。因为她发现卡片带给她的只有悲伤的回忆。她每一次聚精会神想要组合出上好的卡牌策略时,她就会想起妖狐兽,便无心比赛下去。他却说,那你和我比赛吧,赢了你就可以去数码世界了,输了就做我的女朋友吧。他可能是想说,这样我可以多照顾你,又或者如果成为秋山辽的女朋友了,那就算不是第一名也迟早会被再次召唤到数码世界的。

她说我已经有男朋友建了,我们已经约好了,要等他研发出安全的交互系统后就一起去数码世界,而且他也一直为这个目标而努力着而刻苦学习着。他不记得他那天后面又说了什么,但知道把她惹哭了。她眼泪闪闪,情词激动地说,为什么每次我刚为我的人生做好决定,你就要来扰乱我的规划?每一次都这么巧,秋山辽你为什么总和我过不去?

他试着去环住少女的肩,她却颤抖得更厉害,又向后缩了缩。他自然住了手,没有顺势拥入怀的下一步动作。她急忙地掏出手机,按下一个号码,却又二十秒没说话。在那头急切的询问声里,她带着哭腔回复,“建,我在大榕树餐厅,你快来找我”。他想向她表明自己没有恶意,却不知可以如何补救。他递给她纸巾,她都没有接过。他觉得他应该先离开,但她却先一步唰唰跑出去了。人满满的餐厅里,却空了。桌上的料理,他的心却空落落。那桌的菜钱对他来说算不得什么。只是秋山辽可不是随意浪费挥霍的人。他觉得他好像失恋了,但餐厅是不会给一个,有一点儿知名度的真初中生酒水的。

他不知道他那个下午坐了多久,怎么吃的。但四五个小时一定有的,因为他离开的时候夕阳已经西下了,桌面也空了。他愣愣地走着,走在夕阳的余晖里,走在被涂上金色的叶子点缀的道上。一步一步,向着车站走去。大脑勉强运转,计算出要先去市中心找到地方住。他依然缓缓行。却突然住了脚步。有轻微抽噎的声音。视线的延伸处,是个女孩子,扎着两个小辫,揉着眼睛,著着小洋裙,晃荡着向这边走来。她迎着他和他背后的夕阳而来,她的影子在地上被拖拉得又昏黑又纤长。她也好像耗尽了所有的力气般,不知往哪里去却又无处可以停依。他知道她叫小春,她却仍然吸着鼻子还未注意到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