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爱情真的分先来后到

1

她比我早到,我无话可说。



阿绿像往常一样,煮了两杯咖啡,坐在老位置上等他,直到天色渐晚,也没见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生意不好,平时店里少有人光顾,大多时候只有阿绿一个人,但每天午后,陈墨会来。

他再也不会来了吧,阿绿难过的想。眼泪啪嗒啪嗒打在暗色纹理的木桌上,发出几声沉闷的声响。

搅了搅手边的咖啡,轻轻抿了一口,才发觉咖啡早就凉透了。

阿绿细细端详着手里的白瓷杯,质地微凉,镶着几朵墨色的梅花,像是江南烟雨里氤氲而出的墨珠晕染开来。

那是一年前,和陈墨一起逛家居城,为即将开张的咖啡馆购置用品的时候,阿绿第一眼见到这个白底墨花瓷杯,就爱上了它。

陈墨笑她,与店里的装修风格一点都不搭。

阿绿不依,到底还是买了几十只墨花瓷杯回去。

2

咖啡馆开业那天,陈墨一大早跑来店里帮忙,摆桌椅,准备糕点,现煮咖啡,阿绿看着他忙前忙后,恍惚间竟有种家的感觉。

在这个安静的南方小城,有一下起来就停不下来的雨,有潮乎乎的水汽里迷离的万家灯火,有漂亮的油纸伞和弯弯的石拱桥,有斑驳的白墙青瓦,唯独没有阿绿的家。

当初,阿绿不顾父母反对,千里迢迢从北方来到这个南方小城,她便知道这座小城里有她的宿命。

陈墨在几米外放礼炮,阿绿背对着他,一点一点的撕下牌子上的彩纸,然后慢慢揭开,露出一个大大的“墨”字。

恰好陈墨回过头来,脸上划过一瞬的惊讶,随即笑盈盈的问阿绿,为什么起这个名字。

阿绿一边往店里走,一边头也不回得意的说,因为我喜欢。

3

初来乍到不过两个月,阿绿在这里还没有相熟的朋友,陈墨便叫了他的朋友们来捧场。

这也是阿绿第一次见到楚婉,果然人如其名,婉约精致,楚楚动人,身上带着江南女子特有的秀气。

阿绿则用北方姑娘的爽朗,笑着跟陈墨的朋友挨个打招呼。不知怎的,当阿绿见到楚婉第一眼的时候,心底涌出一丝异样的感觉。

席间,她听陈墨唤她“婉儿”,心里咯噔了一下。

阿绿假装没听到,继续跟陈墨的朋友们喝酒划拳,酒杯里的酒却不由得喝的急了点。

陈墨微微颦眉,夺过阿绿手里的酒杯,小声的训斥,不许再喝了。

阿绿乖乖的放下酒杯,冲着陈墨吐吐舌头,说,好。

她眯着眼睛,扫视一周,视线停到楚婉身上,只见她一边微微笑着不作声,一边小口吃菜。

4

还记得那天傍晚,人都散了,灯火初上,店里只剩下阿绿和陈墨。

阿绿突然问正在擦杯子的陈墨,你知道我为什么来这里吗。

陈墨明显的身子一顿,故作轻松的说了句,为什么呀。

阿绿盯着陈墨的脸,很认真的说,因为你。

陈墨有那么一瞬的迟疑,随即哈哈一笑,妹妹来投奔哥哥是应该的。

阿绿苦笑着摇摇头,陈墨每次都这样,从来没有认真回答过她的问题。

陈墨送她回住处,两人并排走着的影子,在湿乎乎的雾气里,模糊一片。

阿绿很开心的说,阿墨,你还记得高中每次下了晚自习,你都会跟在我身后送我回家吗。

当然记得,那时候你瘦的不像样,穿着校服跟套了个大麻袋似的。陈墨一边回忆,一边笑话阿绿。

阿绿嬉闹着追打陈墨,你才穿麻袋呢。

灯光下的人影,渐渐拉长。阿绿说,那段时间是她过得最快乐的时光。

5

阿绿认识陈默那年,她刚上初二。

八卦的前桌小雯说,明天班上要来一个转校生,全班只剩你这个大学霸身边还有空位,很可能和你同桌奥。

阿绿只顾低头算题,一点都不关心的说,来就来呗。

陈墨来的时候,刚好是早自习。一进教室,径直走向了她身边的座位。

“同学,我可以坐这里吗。”阿绿头也没抬的说,“坐吧。”

直到早自习结束,阿绿才不舍的放下课本。她回头发现,陈墨正盯着她看。

阿绿脸唰得一下红了,你看什么。

“看你啊,你背书的样子真好玩。”陈墨温柔的看着阿绿。

6

陈墨并不是小雯嘴里学业超好的学霸,只是物理一门好的出奇。

而阿绿各科成绩都好,偏偏物理差的要死。

后来才知道,新来的女物理老师,是陈墨的妈妈。

有一次,物理老师提问阿绿问题,结果她答不上来。陈墨在纸上偷偷写下答案,结果阿绿还没来得及看,物理老师就把纸条夺了过去。

结果,陈墨和阿绿一起在走廊罚站。

陈墨不停的给阿绿道歉。阿绿说,就是在这时候喜欢上陈墨的,因为他眸子里满满的真诚。

后来,陈墨帮阿绿补习物理,阿绿帮陈墨补习其他科目,两个人变得形影不离。他一直叫她,丫头。

再后来,两人一起考上了市里的重点高中。他们又神奇的分到了一个班,阿绿不知道的是,陈墨托妈妈的关系才和阿绿同班。

7

上了高中的陈墨,变得愈发耀眼。高大帅气的外形,写得一手漂亮的字,还打得一手好球。

身为陈墨的同桌,阿绿能明显感到周围女生刻意的拉拢和讨好,甚至有的会偷偷拜托她给陈墨递粉红色的情书。

阿绿既矛盾又难过,最终拉着脸跟陈墨说,你能不能不这么招女孩喜欢呀。

陈墨噗嗤一笑,原想逗逗阿绿,莫非你也喜欢我。

结果阿绿生气了,一个周没理他。最后,学校里有传言,陈墨有喜欢的人。

阿绿没忍住,写了张纸条偷偷问他,你喜欢的人是谁。

陈墨回了一个很夸张的表情,说他瞎编着玩的。

可阿绿当真了,她认为陈墨喜欢的人是她,不然那么多女生,怎么陈墨偏偏对她好。

陈墨对阿绿是真好,帮她打水买早餐,姨妈驾到的时候还帮阿绿倒红糖水,听她絮絮叨叨的说小女孩的心事,还每次下了晚自习跟在她身后送她回家。

8

结果高三的时候,陈墨又走了。

阿绿不知道陈墨去了哪里,哭了两天两夜,眼睛肿的像核桃,躲在家里没去上学。

第三天她走进教室看到那个空了的座位,又是一阵难过。结果她摸到桌洞里有一封信,是陈墨的字迹。

丫头,好好学习,等你考上大学来找我。

阿绿小心翼翼的把信原样装回,然后开始了刻苦读书的日子。

高考报学校的时候,因为爸妈偷偷给改了志愿,阿绿没能去成那座南方小城。

同学聚会,阿绿喝了很多酒,蹲在路边给陈墨打电话,一边哭一边念叨着,阿墨,怎么办,怎么办。

陈墨在电话里温声的说,阿绿,没关系的,你可以大学毕业了再来找我。

没有陈墨的大学,对阿绿来说,时间过得好慢。阿绿无时无刻都想去见梦里的那个他和那个叫南方的地方。

终于熬到大学毕业,父母却擅自在家给阿绿安排了一份轻松体面的工作。阿绿这次顾不了那么多了,她要去找他的阿墨。

9

当阿绿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蓬头垢面的出现在陈墨面前的时候,陈墨摸摸她的头说,丫头,你长大了。

陈墨帮阿绿找住处,不忍心她出去工作,便出钱给她开了一间小小的咖啡馆。

咖啡馆开张的时候,阿绿以为她和陈墨快要在一起,结果迟迟不见陈墨有所行动。

来南方快一年了,阿绿渐渐爱上了这个小城和小城淅淅沥沥下不停的雨。

她每天最爱做的事,便是煮两杯咖啡,坐在店里靠窗的座位,等陈墨撑伞而来。

陈墨准时出现了,但这次和楚婉一起出现的。

看来开业那天,阿绿对楚婉的抵触,不是没有道理。

陈墨和楚婉坐在对面,陈墨闷闷的说,丫头,我要结婚了。

阿绿惊得墨花瓷杯里的咖啡,撒了一桌,还溅在了新买的白布裙上。

陈墨一言不发的看着她,倒是楚婉一边递纸巾,一边关切问阿绿,烫没烫着。

傍晚时分,楚婉走了,撑着绣着花边的伞,走进迷离的烟雨蒙蒙里,美好的像画里的女子。

10

阿绿开门见山,盯着坐在对面眉头紧锁的陈墨说,阿墨,我喜欢你,你不会不知道吧。

陈墨没说话。阿绿一边回忆一边眼角带泪,我喜欢你整整十年了。

陈墨眉头皱的更紧了,仍旧没说话。

阿绿的眼泪大颗大颗的掉进桌上冷掉的咖啡里,她急得冲陈墨大喊,你说话呀,为什么是她,不是我,为什么。

陈墨坐到阿绿身边,侧身抱了抱伏在桌上痛哭的阿绿,轻身说了句,对不起。

阿绿像回过神来,拽起裙角胡乱擦着脸上的泪,阿墨,你是不是在跟我开玩笑。

陈墨低着头不敢看阿绿的眼睛,小声的重复,对不起。

11

阿绿扯着陈墨的西装,仍旧不死心的问,明明是我先遇见你的,明明是我先爱上你的,为什么是她,为什么。

陈墨的眼睛带着满满的歉意,对不起阿绿,我爱了她十五年,比你爱我更久一点。

原来陈墨和楚婉从小是邻居,算得上青梅竹马。后来陈墨随妈妈去了北方。直到高三回原籍高考才回到南方。可那时的楚婉早就出国留学了。

一年前,楚婉回国,才算和陈墨走到了一起。

阿绿喃喃的说,原来你高中的时候说你有喜欢的人,是真的。可惜我会错意,以为那个人是我。

那你为什么要对我好,害我像个傻瓜似的爱了你十年。

你当年背书的样子和婉儿一样可爱。对不起,阿绿。陈墨把这些话放在了心里。

阿绿终于难过的明白,有些宿命,她敌不过。这座牵挂了十年的小城,再也没了念想。

陈墨和楚婉结婚那天,阿绿没去。她把咖啡馆盘出去的钱寄给陈墨,自己买了一张回北方的火车票。

附一张字条。

她比我早到,我无话可说。下辈子让我先遇见你,好不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你有没有过一种感觉? 说起来也不平常,却也不特别。 我好像 好像 与这个世界无形中产生了 嗯 一种距离。 这种距离...
    huh_hk阅读 44评论 0 0
  • 小雪哭着打来电话,告诉我自己被老板训斥了一番,理由仅仅只是因为自己发送的表格格式发生了错误。小雪觉得自己很委屈,明...
    白鹤清阅读 1,180评论 2 2
  • 读完余华的《活着》,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沉重,或许是由于书中死亡的悲凉气氛,略让人感伤。相比之前的我,更喜欢看一些温暖...
    艺浅晴阅读 14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