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似水年华:楼里的光阴

0.007字数 3249阅读 77

光阴如梭。

当我挥别机关大楼时,才发现我在这栋楼里进进出出,来来回回整整27年了。

人生最好的年华和黄金时代,都给了这栋楼。

回首往事,一幕一幕,犹在昨天。

记得第一次走进这栋楼,是即将大学毕业,去局长办公室面试,扎着两个小辫,举止胆怯无措。工作岗位是在园林局下面的公园花圃。

当时我压根儿也没想到我的人生会和这栋楼有交集.在我心里,它是那么高大上和遥不可及。

第二次走进这栋楼,是参加工作半年以后,被抽调来参加一次市级大会的筹备,负责装订文件,上台端奖牌、给主席台领导参开水之类的工作。

做完一周以后就回单位了,这一周让我发现园林局没有那么高不可攀,其中的工作人员素质也没有想像的那么高。

第三次走进这栋楼是一年半以后,被借调到园林局办公室工作,负责一些文字和文书档案等打杂工作。

这时分管我的X局长是从市政府挂职下派来的副局长,他睿智超群、博学广识、风趣随和、把政府行文规范和行事思维都手把手地教给我们,也是他打开了我职场的第一扇门。

他鼓励我多写文字,多写新闻稿,对我的每一篇文字都给予认真修改和鼓励。

工作中我能学到很多东西,工作变得快乐和有趣,我开始对这栋楼充满了向往。

我想留在局机关,天天都在观察,有什么新事物可以写,积极向媒体投稿,哪怕发表一块豆腐干大小的文字,也会开心的不得了。

随着文字能力得到肯定,我也开始独挡一面负责编辑《园林工作动态》等文字工作。那是我成长最快的阶段,因为有高人指点、有领导肯定,自己也上进心爆棚,心甘情愿熬更守夜奋笔疾书。

但是好景不长,我怀孕了,哪个机关需要借用孕妇呢?

时运不济,我回到原单位,生了孩子。

回原单位以后,我已经有了写作意识,想尽一切办法在工作中寻找新闻,我把所在花圃圃长老汪身残志坚的事迹写成材料给报社,使他成功当选了城市美容师。

见过高人的我,已不再安于管理混乱的公园以及和泥土打交道的工作环境,我向往学习更多的东西,走上更高的平台,接受智者的教诲。

大约一年多以后,因为园林局办公室差一个文书档案人员,而我上次借用时,体现了一定的文字功底,这样我再一次走进了机关大楼。

第四次走进机关大楼,依然是借用身份,只是多了一个长期借用的标签。这意味着我走到了借用人员的最高的层级:临时、短期、长期。只要不发生意外,岗位是基本稳定的。

至此,我开始了由借用人员转变为机关公务员的奋斗历程。

这是一段不堪回首、磨砺心智的经历:

第一得拼命做事,彰显你是一个有用的人,还要努力成为机关离不开的人。所以得眼观八方,看事做事,所谓不用扬鞭自奋蹄,大概就是借用人员的状态吧(有关系的除外啊)。

第二,不能生病,不敢生病,因为生病以后你的事情没人做,借用人员的位置就不保了。所谓轻伤不下火线就是借用人员的常态。

第三,得甘心当孙子。借用意味着你是一个最底层的工具,机关所有人都可以使唤你;所有别人不愿意做的事,都可以支配你去做,你只有接受的份,没有推托的资格。

第四,必须忍受待遇上的落差。你是这个机关做事最勤奋的人,也是出勤时间最长的人,但是公务员发猪肉、发柑橘等福利都没你的份儿。你还得面带笑容、热情万分地帮忙去搬运。

好在我是一个对物质没有追求的人,对这些东西也没有任何奢i望。

但眼前这种落差多多少少是有致人忧伤的。我记得X局长主动宽慰我说:“这些福利要借用达到一定年限才能享受到。”

我听完此言比发了半头猪还感动,此情此景27年来一直没有忘记。

因为我要的不是物质,而是存在感。

在园林局办公室,一干就是十年,这是我最辛苦也最忙碌,最充实也最艰辛、更是成长最快速的十年。

我从一个不靠谱的青年,被岁月打磨成了一个踏实的中年。

我由一个坐不住的三脚猫,变成了一个自信从容、履职尽责的公务员。

年复一年园林绿化发展的历程,在无数个加班熬夜的寒夜,被我写进了文字总结和新闻报道;

日复一日城区公园道路的新绿也被我用摄像机付诸《宜昌新闻》。

为了拍摄专题片《前进中的宜昌园林》,我负责文稿主创,和电视台摄像一起顶着夏日烈焰爬遍了宜昌的高楼;后期剪辑耗时一个月,我每晚都是凌晨离开宜昌电视台机房回家。

为了拍摄央视专题片《当代工人》、我远赴中央电视台机房参与后期剪辑;流窜在央视大楼里,梦想偶遇我偏爱的《足球之夜》栏目组;碰到一个马脸卷发的背影,差点误认为是李咏,冲上去要签名。

为了拍摄反映宜昌精神文明建设的《焦点访谈》,我组织现场、物色采访对象、辅导采访内容...... 所有经历的大事件、都渐渐沉淀为阅历。

办公室的工作琐碎繁杂,周而复始、消耗精力。

我驾轻就熟以后,便开始厌倦了。

感觉自己像一台不断折旧的机器,只有磨损,没法充电,而我渴望学习新的知识和技能。

正好再次机构改革,园林局撤销,并入建委。这时的我只有一个诉求,到业务科室学新知。

踏实做事的人有个利好,就是哪里都需要这样的人。

机构改革时,竟然有五个科室争着要我去,但我并没有如愿进入业务科室。

我被安排到政工科,几个月后任命为团委书记,这一干又是两年。

政工科的工作性质和办公室如出一辙,都是综合服务部门,离我学习新知的愿望更加遥远。

职场的路有千百条,我没有走捷径,也从未用姓别打擦边球,家教束缚了我的选择,只能用最笨的办法实现个人愿景。

就是认真处理好手头的每一件工作,认真完成领导交办的每一个事项。

获得领导肯定的同时,抓住一切机会向领导倾诉职业焦虑,表达愿意从业务科室底层做起的职业愿景。

或许是我的真诚触动了领导,或许是人到中年还渴望新知的痴心感染了领导。

领导离任前调整了我的岗位,我有幸能够为勘察设计科技工作者群体服务。

如果说X局长是我职业生涯的贵人,在这里我再次遇到了我生命中的贵人:一个像大哥一样的X科长,另一个是像父亲一样的总工X总(我的职场吉祥符好象是X啊)。

职业生态突然变得简单质朴,没有人情倾轧、没有勾心斗角,每天就是开心的听一些人讲对我来说有如天书的专业问题。

对于我提的每一个低级愚钝的问题,X总都会给我深入浅出的解答,直到我听懂为止。

这是我职场最快乐的一段时光,上面有大树撑着,没有压力传导给我;我在树荫下,只需要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比如写材料、做ppt之类的杂活儿。

人们常说,机遇总是青睐有准备的人;在我看来,机遇有时也调戏没准备的人。

人生没有永久的安逸,机关轮岗,科长被转岗,我被赋予牵头人的职责,开启了人生最苦逼的时光。

由于我从来没有异想过一个不懂专业、非科班出身的人,能够担当业务科室的科室长。

所以我也没有进行过这方面的知识储备和历练,当担子压在我肩上时,我很茫然。

之前科长处理问题时,我很少留意他的做法。所以面对我手里的每一件事,其实都是新鲜事,我都得重新思考该怎么办?

这一晃又是5年,我从一个中年妇女被职场摧残成了严谨不苟的女汉子。

我必须像男人一样思考,像男人一样发言,像男人一样处事。我跟自己较劲儿,追求完美。

我赶上了城市建设大干快上的5年,无数个日夜,白天开会、出差,晚上赶材料;无数个凌晨醒来,还在思考这难题该怎么去解决?

作为独生女儿,父亲住院做手术时,我还在忙于迎接省里的节能检查;父亲脑中风时,我在省城出差,三天后回家己于事无补;母亲肠梗阻住院后才通知我,她打电话问我的第一句永远是:你在哪里?有没有时间?

很多人觉得当科室长是一种享受,像我这种对物质没有追求,对服务对象没有期望值,坚守职业操守的人来说,其实只有劳心费神、疏离家人。

领导再次更替时,我向领导提出来,主动让位于年轻人。

因为自己年轻时曾经立下誓言:我老了,不挡年青人的道!在机关我会始终尊重借用人员,不让青年人重复我们昨天的故事。

未来不可期,我要抓住确定的幸福,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回首过去,无愧组织培养,无愧家庭教养,无愧服务对象,唯独有愧家人:前十年缺席了孩子的童年,后十年疏忽了父母的老年。

世上没有圆满的人生,所以我选择和自己握手言和,接受这份不圆满。

职场归零,乐活当下,拥抱未来!

挥一挥衣袖,告别楼里的光阴,不带走一丝遗憾。

我在这里得到,也在这里失去。

失去了青春年华,得到了历练成长。

世间没有不散的宴席,有人离开就有人盛开。

祝愿这栋楼因我的离开而永葆生机。

致敬  我的似水年华!

感恩  楼里的光阴有你们同行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