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针,暂向女人的灵魂

驾着一只小船

漂泊在人生的海面

海时每刻都有风浪打来

海水呀为什么又苦又咸……

收音机里的歌声,从轿车里飘出來,直往陈媛媛心里钻,与她心里时颤抖吻合在一起。她怅怅的望着许言与杜涵,驶机钻进轿车。

轿车把那铅般重的歌声载走了,只留下缕缕回音,在她耳边萦缠。泪水悄悄地爬出眼睑,流进嘴里,又苦又咸!泪水啊为什么又苦又咸灬…

电话:请找一下媛媛

媛媛,我便是

电诒,许经理带了个妞儿来。那妞真漂亮,嘻嘻灬…

媛嫒,你是谁?

电话,呜,呜,呜灬

十时零二分

电话,媛媛小姐在吗?

媛媛,是我

电话,许经理带着一个姓陈的小姐逛泰山去了,就象旅行结婚一样,嘿嘿…

媛媛,你是那里

电话,呜,呜,呜灬

四日十五时二十五分

电话,贵处有叫陈媛嫒的吗?

嫒嫒,我就是

电话,请问您是不是许经理的妻子?

嫒嫒,是……

电话,呜,呜,呜…

五日十一时整

电话,我找一下嫒嫒

嫒嫒,什么事

电话,许言有没有男女作风问题?

媛嫒,你是

电话,呜,呜,呜……

夜深沉,路漫漫

她不知道怎样跑出海滨交际处的,她不知道怎样闯进这深沉的夜的,她不知道怎样惆怅地来到这漫漫的湖边……

迟升的圆月,照着她狐独的影子,照着她惆怅的影子,她的影子更加瘦长,禁不住的泪水,牵着她去寻找灬

回想那夜,也是这么深,深得醉人,那月,也是这么圆,圆得迷人,也是这棵垂柳下,也是这块不头旁。

他说,你真漂亮

她心里象灌进了蜜,甜得她说不出话来,只是焦渴地等待,感受是那样强烈,但又朦胧,陶醉得她睁不开眼睛,那一夜的历史,只能用一个吻字记载。

她没有力量支持化,她没有思想准备支持他。确切地说,她不知道怎样支持他,她只相信,他是正确钓。姑不知道是自己需要力量还是需要充实。她的影子往他身上偎得更紧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