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招手的那瞬间


七十岁的老姜躺在小房子里的床上,不知今天是几月几号,只有太阳和月亮循环交替出现着,房间里弥漫着冰冷的死亡气息。他只知这是白天和黑夜在交替,每交替一次,就是一天。这样百无聊赖地数着日子,用以赶走自己在频死前的孤独无助和全身彻骨地疼痛等。

老姜斜眼看看床头柜上的止痛药,都已经被自己吃完;再看看备好的随时准备自我了断的安眠药,也是因疼痛睡不着被一片两片地吃完了;降压药的瓶子也已经空了,吃不吃它也无所谓了;旁边的都是瓶装水的空瓶子,就连给自己接尿的瓶子里的尿都已被喝空了。他现在感到很饿、很渴,还很痛,冰箱里的吃食也被吃空;但此时的房间里只有自己一人,连翻身都不能,何谈别的。怎么办,都几天了。

要不,呼救?那多没面子?可如果……岂不……我不敢往下想。都要……还管什么?我想大声喊叫,但几天都没喝水、没吃饭了也只能发出微弱的:啊……啊……,声。连自己都几乎听不清,何谈要穿过墙壁、客厅传到外面让外面人听见来施救呢。

看来,自己必死无疑了?

老姜不甘的沉思着,眼睛忽然一亮,想起了自己唯一的血脉——女儿。可手机的电早已用完,已经自动关机,没法使用了。何况自己也没问过女儿的手机号码,记得她曾经告诉过自己,可自己根本就没有记,也没有保存下来。即便是此刻的自己很想到外面拨个电话给在外地成家的自己的亲生女儿,都已经不可能。因为前些天他实在忍不住干渴,就爬下床去水龙头下喝水,结果是不但没喝到水,反而跌坏了腰椎。好不容易爬到床上,从此就连翻身也不能翻了。

老姜想:自己还是个医生,怎么就没有想到有今天?原本想自己到了不能自理的时候大不了来个痛快地自我了断得了。但现在连翻身都困难的自己,还谈什么自我了断?那么,自己岂不要被饿死、喝死或痛死在这个房子里还不被人发现?

弥弥之中,他只能任由自己睁着眼睛,忍受饥饿、干渴和痛所带来的折磨,七天,只要七天,一般的人都会被饿死的。快了,时间啊,你过得再快点吧!否则……

老姜的眼前浮现出了和自己有着血缘关系的女儿,出生时那么娇嫩,粉红色的,很快就一天天长大。忽然,就见女儿和前妻和家人瞪着大眼,张着血盆大口在刚上班时,有众多单位人面前骂自己说,你不要脸,在外面搞外遇。单位里上班的人立即围了起来。那可是八十年代,婚外情是绝对不能被世人容忍的。不像现在这么开放。

第二天,老姜就成了这个单位乃至整个卫生系统的坏分子。很快,就全市出名。那时的老姜,已经是未来单位一把手的培养对象。这节骨眼上出这事,简直就是一个惊雷。当然,老姜和本单位的一个女职工私下里出轨已有一年多了。单位里部分人都知道的,只是事不关己,谁还会来烦?可最终还是传到了妻子和她家人的耳朵里,在老丈人、妻子和自己父母的劝说、逼宫都不成时,忍无可忍的妻子和家人才把老姜堵到了单位里上班的高峰时,也就发生了那一幕。

从此,老姜成了人人喊打,人人唾弃的道德败坏的人渣。一不做二不休,他当即就提出了离婚。被净身从家里扫地出门后,在外租房和外遇住到了一起。这个年轻女人的丈夫南下创业,他们的儿子才两岁,她漂亮、妩媚,浑身散发着蓬勃的朝气和激情。这之前,妻子她们没闹事时,他也想过自己的仕途和未来,也想放弃这个女人,但不知为什么,自己如深陷沼泽一般,就是不能自拔,而且越拔就越是往里陷。

仕途被断送,自己也只能干业务。后来,他和前妻及女儿就彻底断了联系。突然有一天上班,女儿站在他的办公桌前,一个大办公室里的其他同事都好奇地盯着看。

单薄瘦弱的女儿小声说,爸爸,我上高中了,每年学费你和妈妈一人一半,我来取你的那一半。老姜的眼前忽然就冒出了那次她和前妻一家人在单位围堵他怒骂的情景,也不知为什么,就没有理女儿,女儿这样来过三次,后来就直接去了单位一把手那里。单位一把手把他叫去问了原由后,拍着桌子把他一顿痛骂。然后指示财会科,每月从他的工资里扣出该给女儿的生活费和学费,把这几年欠女儿的生活费和学费还有现在的学费从公家的钱里取出先给女儿,然后每个月再从他的工资里扣除,只给他留下基本生活费即可。

这件事后,老姜成了不仅仅是搞破鞋,又抛妻弃子,甚至连孩子抚养费都不给的恶魔一个。从此,他从臭名昭著到人人喊打,女人们看到他就直接对他吐口水,男人看到他就摩拳擦掌兼瞪眼,有的恨不得打他一顿才解恨。老姜知道自己这是犯了众怒,从此更是灰溜溜的夹起尾巴做人。

几年后,同居的小女人的老公从外地回来,她又回归家庭。老姜想,自己又算个什么?这几年的付出又是怎么回事?这一刻,他才知道,自己是被所谓的爱情冲昏了头脑。为此付出的代价是沉重而惨痛的。此刻的他已经众叛亲离,在单位连头都抬不起来,成了人们眼里的坏典型。他的仕途断送了不说,还妻离子散。

可一切已无法回头。索性破罐子破摔,老姜开始流连于舞厅、夜场。那时正是交谊舞盛行的时期,全国都掀起了学习交谊舞的活动。他逍遥自在地沉迷其中,左搂右抱,快乐逍遥。因为在医院工作,属于事业单位,又是个外科医生,人又长得高大魁梧,那些女工、无业游民都像苍蝇一样围在他这个臭鸡蛋身边逢迎讨好。一来二去,他又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和他同居的女人是换了一个又一个,围在他身边的女人也是一个又一个的,他自在地陶醉其中,乐不思蜀。

经历了那个外遇门事件后,老姜开始变得很抠门,知道了钱的重要。虽然围在身边的女人很多,但要是真嫁给他,恐怕也不多。最后,一个同居的自己开小店的女人盯着要和他结婚,这女人年轻高挑,又有姿色,能文能武。唯一让老姜不想结婚的是她也是离过婚的,还带着一个五岁的女儿。后来,女方家的弟弟带着一帮混混闹上门来,吓得他这才不得不和她领证结婚。毕竟这些年在外面也混累了,已是人到中年,有个家安定下来也是必要的。老姜想,只要自己捏好口袋里的钱,就不怕她能怎么地。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单位一把手到任退位,这本该老姜接管的一把手位置却被一个无论哪方面都不如自老姜的同行给接管了。看到这些,老姜的心里再次滋生出对前妻和家人的怨恨。不是吗?哪个男人不偷吃?她们为什么就不能睁只眼闭只眼呢?不然,如今也是院长夫人和院长亲戚了。女人啊!真是头发长见识短……

正在老姜恬不知耻、自以为是的在心里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时,长大成人的女儿低着头,穿着母亲六、七年代穿过的旧衣服,像个超生游击队家里又一个超生女一样,低垂着眼皮,双手紧紧地抓住衣服下摆,又站在了他的桌子前,问他要上大学的学费和生活费。

老姜立即沉下脸说,你都多大了?按照我国法律规定,年满十八岁就该自立才对……

女儿告诉他说,母亲下岗几年了,身体又不好,自己要是有办法也不会来给你添麻烦。

可老姜却说,你好去边打工边上学,勤工俭学呀?

女儿说,我就算是要勤工俭学也要到了学校再说。这个假期母亲身体不好,我都是在家伺候母亲,让她养好身体,这样,我到了大学才能放心上学。

老姜看都不看泪水正在眼眶里打转的女儿,就狠狠地说,那不管我的事。

旁边的同事都看不过去了,瞪着他喊着说,这是中国,我们每个国民都得供养孩子上完大学。

女儿一气之下又去了新院长那里。新院长和老姜在一个科室工作过,对他的这点很是冒火。立即把他叫来问话。当听到他的狗屁措辞后,当即就火冒三丈地说,这是在中国,不是在国外。国情摆在这儿,所有的父母都要抚养和栽培孩子上大学,你怎么就可以列外?亏你还是个党员?只要我还是党支部书记,只要你还想在医院继续工作,你就必须养女儿到大学毕业。否则……

最后,还是从财会科先支出学费和杂费和第一个月的生活费等,以后每月从他工资里扣除。这件事第二天传遍全院,大家对新院长都竖起了大拇指,对老姜更是深恶痛绝。大家都说,好在没有让他这种人当上院长,不然,我们职工还有日子过吗?从此,在单位里没有几个人再搭理他。

因为人们都知道,他现在这个妻子小店生意不太好,带来的孩子都是他在供养其吃住和上学。而他居然不想供养自己的亲生女儿?这简直就是禽兽不如吗!

很快,女儿大学毕业,那时国家已经开始不包大学生就业分配了,毕业的大学生都要自主就业。女儿又来找他,毕竟是亲生父亲,又是个大医生,在外面人脉广,就想让他帮助找个好单位工作,可他却冷漠地一口回绝了。

女儿不得已就去了外地舅舅那里找工作,从此背井离乡开始了自谋生路。

老姜从此一身轻。他有三居的大房子,没几年又买了市中心的两居室。亲生女儿也已成家生子,每次逢年过节回本地都会带着礼物去看他,可他却和现任妻子以为女儿这是有所图。想赶紧卖了他名下的三居室房子,刚卖掉,这边来年房价就开始上涨。后悔已晚。

老姜的现任妻子婚后也露出了本来面目,说翻脸就翻脸,凶悍如母老虎,因知道他的德性,自然把他管得死死的。多年下来,他也很后悔再婚让他失去了自由。

他六十岁时退休回家,妻子带来的这个小女儿也已长大成人并结婚。退下来后下午没事就被人拉去玩麻将,玩得很大,都是来钱的,说白了就是堵。很快,他那卖房子的钱就被赌光光不说,还欠下一屁股债。被老婆揪回来在私立医院开始了再上班生涯。

赌债被还上后,房价也是翻了十几二十倍不止。想想自己那套三居室,要是不卖如今也是翻了十几二十倍了,这还不算出租后的租金。老姜开始后悔不迭,加上现任妻子老说现在住的房子太小,小女儿和女婿回来都快转不过身了。几次这般,老姜的心再动,又想买房。他开始四处看房,看了两年,哪有便宜的房子?更别说一个三居室了。传闻中都说房价要跌,可事实却是房价不但不跌反而还在上涨。

后来在现任妻子和小女儿督促下,现任妻子建议说,就用自己女儿的名义买,付个首付款,余下的让他们贷款自己还,我们来住。再加上小女儿又千般万般的保证说,她是个有良心的人,会给他养老送终什么的。

老姜最终狠下心来终于买下一个开发区二手的三居室。装修好后,他们夫妻就搬了进去。虽然距离市中心远,就医、上街、去银行等都很不方便,但价格便宜。他又想起了妻子和小女儿那笑眯眯的脸和所保证的:老了一定把你伺候得好好的,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的等等。

想到这儿,仿佛妻子带来的这个小女儿又在一口一个爸地叫着、拽着自己的胳膊依在自己身上不停地扭捏着撒娇不止。他的嘴角开始上扬。这不,小女儿生下二胎,休息在家不上班,企业里就停发了工资,贷款就靠女婿一人根本还不上,因为女婿还有车贷。最后只能忍痛把自己市中心那套两居室房子给紧急贱卖掉,这才还上了银行贷款,保住了这套大房子。

住在这远离市区的房子里,虽然房间是多了,客厅也很大,但老姜的心却空落落的。他有时也想起邻居们的提醒说,你名下的房子不能卖,现在的女儿毕竟和你没有血缘关系,万一有什么,那你该怎么办?

可每次只要看到还没进门就喊他爸爸的甜蜜蜜的小女儿,再看着小女儿家的两个可爱的孩子——他的小外孙和外孙女们,安享晚年的他的那点疑虑就被打消了。毕竟他老了,这些年也被厉害的妻子管老实了,现在也只能醉在妻子、女儿和子孙绕膝的生活中。

可天不成人之美。不久,老姜在一次运动时小腿骨折,住院时发现是老年性骨质疏松引起的。住院一个月医院让回家休养,为了以后就医方便,老姜又让妻子在市区内租了一套两居室,出院到了出租屋后,在床上又躺了两个月,病腿才勉强恢复。这期间,快五十岁的妻子也就是白天过来给老姜送点饭,晚上由女婿陪夜。也不知道她平时都去干什么了?

常言道:祸不单行。一天早上,女婿去上班刚走,有高血压的老姜起床后好好的就一个跟头栽到了地上,送医后治疗了一个月就被妻子强行拉回市区租住的房子里,这时手脚走起路来,干起活来已经不方便了。

这两次住院,老姜明显感受到了妻子的冷漠,小女儿的敷衍,女婿的应付。这次被妻子强行接回家,他老姜才开始明白,以往别人的提醒是多么的有道理。可如今自己这一辈子赚得钱都投在了房子上,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到最后全部都变成了她女儿名下的房产。原来说得多好听啊?那笑脸、那爸爸叫得,那矫揉得让人骨头都酥了的妖媚样,一切的一切都到哪里去了?

是啊,如今她们的目的达到了,何苦还要装。住院期间存折也交给了她们,不,是被骗走了。好在自己留了一手,把那张最大额的卡没有给她们。她们以为自己的钱都被他们榨干了,现在又老又不能动弹,所以就有了不当回事的想放手不管了的念头吧。

这一刻,老姜才想起了自己在外地打工成家的亲生女儿,自己什么也没有给过她,就连抚养费也是被医院强行扣给她的。她结婚时自己一分钱的陪嫁也没有给,可她每次逢年过节回来还是会带着礼物默默地来看自己。虽然自己对她爱理不理的,可她还是在履行着一个女儿的责任和义务。而自己却以为她想着自己的房子,和妻子机关算尽,不但房子被便宜卖掉了,还把那钱都拱手送给了赌场。如今到好,全部家当都到了别人手上。

这就是报应吗?

老姜这时突然想起了没病前听老邻居,一个他的老病人,几次在他耳旁说起的同样的话:你妻子比你年轻二十几岁,身体好,精力充沛,你要多陪陪她才好?不要让隔壁人家惦记着……

对门那个死了妻子不久的单身男,长得高大帅气,虽然已经五十岁了,但看上去也就四十出头的样子。每次和他碰面都感觉怪怪的,不知那里不对。现在想想就是那眼神,那种做了亏心事理亏,但又想着得瑟的样子。

当妻子回来问她时,她的脸红了一下,很快就以今天热来掩饰了。但从她的眼神里可以看到有故事。老姜想,自己这个曾经在风月场上跌打滚爬过的人,只要别人一个眼神,就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有什么意图。更何况这个女人和自己一起生活了二十几年。就她那点小九九,平日里只是自己不想跟她计较罢啦。

过了几天,老姜夫妻之间为点小事争执起来,她就提出我们离婚吧。第二天,他们全都不再过来了。打妻子的电话,说是已经关机。打小女儿的电话,也说无法接通。打女婿的电话,倒是接听了,就说他最近很忙。说完就挂了电话,不容他再说什么。从此,几天没人再理会他这个病人。

老姜预感到到了什么,立即打电话让自己在药店工作,视钱如命的以前的情人给搞几瓶安眠药、止痛药等。答应给她报酬并把医保卡给她用,她这才同意送药过来。下午,她敲门,老姜好不容易连滚带爬才给她开了门。看着曾经貌美如花的她,如今也是人近黄昏。因为生了个儿子,从工厂退休后还一直都在继续打工替儿子还房贷。她鬼头鬼脑地过来后,老姜把医保卡给她,又给了她自己私藏下来的几张大团结,又拜托她到楼下超市买些面包、点心和瓶装水上来。她疑惑地看着老姜很久,眼睛又在房间里扫视了几遍,什么也没说就下去了。老姜知道她因为当初自己没有娶她还在恨着自己,但看在钱的份上,她还是愿意跑腿过来一趟的。

她买好东西上来,帮着老姜把冰箱推到小房间床旁边,再把吃食都塞到冰箱里,然后又快速接过给她的两张大团结后,就头也不回的下楼去了。看到她身后重重地碰上的防盗门,那声响惊得老姜不禁抖了一下。他这才明白,这就是不珍惜家庭,游戏人生的下场。

老姜这才想起了前妻,她出身于干部家庭,父亲还是某局的副局长。就是因为有她父亲这个关系,那年老姜才有机会从乡下医院调到市医院来。就凭自己的父母那样老实巴交的农民,自己恐怕这辈子也别想调进城里来的。他们结婚的房子是医院分的,其他所有的都是妻子娘家包办了。

前妻她虽然长相一般,但心地善良,对人真诚,敢爱敢恨。家里什么好吃的都先给老姜吃,然后是女儿,剩下的才是她自己的,一日三餐都被安排得好好的。一有自行车,别人家都是买个女式的给女主人,骑着方便上下班早点赶回家买菜做饭。而她却是走门路先给老姜买了辆永久牌子的男式自行车,还抽空把自行车擦得锃亮让老姜上班骑。每天都把老姜从头到脚的给收拾得体面整洁,然后才让他去上班。

她常说,我老公是个大医生,就要像模像样地去上班才行。她在厂里上班,比老姜辛苦,但干起家务活,都是她抢着干。

再后来有了个长得和老姜一摸一样的女儿,那时的日子虽然有点清苦,但却很开心快乐。老姜的工资都是捏在自己手中,父母动不动过来要些,他自己还存了一些。也就是这多余的钱,让老姜在那个丈夫长年不在身边的风流女人诱惑下,一步步走向出轨的深渊,而且回不了头。并且,丧失了仕途上的大好机遇不说,从此被世人唾骂,被妻子和女儿看不起,走上了不归路。

老姜想,自己对不住妻女,明明是自己犯错在先,她们给了自己机会,是自己不知悔改,她们这才撕破脸皮和自己闹翻的,而自己却怨恨了她们一生,辜负了他们一世呀……

自己真该死,该死!

……

自己的亲生女儿一定不知道自己住院了,否则,一定会来看自己的。她母亲,也就是前妻也去了女儿那里。女儿自然是不知道的。现任妻女她们更不会告诉她了。报应啊……

此时此刻,老姜终于明白了爱情、激情和婚姻不是一回事。假如爱情似蜜,激情似火,那婚姻就是平淡中的相扶相守,对家庭、配偶和子女等的责任和义务。忽略了这些,那就不配拥有幸福的婚姻和家庭。

到底什么才是相濡以沫、白头偕老?什么才是天长地久、相伴一生?什么才是真爱、至死不渝?

——现在想这些还有什么用?

一阵心慌再次袭来,伴随着彻骨的疼痛,他觉得自己浑身发热,紧接着大汗淋漓,强烈的频死感直袭而来,好像空气也不够用了。他我张大嘴巴,深呼吸,慢慢的抬头再低头,一切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前妻,你能原谅我吗?女儿,你一定要原谅爸爸呀……老姜看到死神已经在向他招手,老姜感到自己已经被阎王打向十八层地狱……

老姜在黑暗里徘徊着,忽然一道光亮闪过,他似乎听到:“爸爸……爸爸……”的呼叫声,慢慢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片白色,寻声转头,看到的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正在焦急地呼喊着自己。

我这不是在做梦吧?老姜问道。

爸爸,你终于醒了。女儿兴奋又焦虑地说。

老姜缓缓地抬起手来,抹去已经不自主流出眼眶的泪水。这是喜悦的泪水,也是愧疚的泪水。难道自己在死亡路上大喊让前妻和女儿原谅自己,真被她们听到了?她们也果真原谅了自己么?所以上天才把自己打回来赎罪来了?一定是这样的。

病床旁边站着自己医院里曾经的老医生说,老姜,你终于醒了。要不是你女儿在外地先打了我市的110报警,恐怕你早就去见马克思了。还是自己的亲骨肉好,那毕竟是斩不断的血脉亲情啊。

原来,这个该死的女人和她女儿早在卖那套房子时就把离婚协议混夹在里面让老姜签了字。七十岁的老姜哪里看那些合同了,她们母女说都看过了,老姜就在她们的催促下想都没有想就签了字。她们以为签了离婚协议,就可以不管老姜了。反正老姜也没油水可榨了,房子又是她女儿的名字,再看看老姜也是个将死之人,所以就打电话找到老姜的亲生女儿,说老姜快不行了,他们已经离婚等等,然后就把自老姜扔给他自己的女儿一了百了。

女儿接到她们的电话后,打我手机提示无法接通,就赶紧拨打了110报警。老姜这才被110送到医院捡回了这条命,随后女儿才赶了回来。

想想都觉得可怕。老姜想:自己养了她们母女几十年,几乎对她们言听计从,她们不但不感恩还设法骗走了自己的所有不说,如今看自己老了、废了,就想把自己像扔垃圾一样扔掉。真是恶毒。

不,我要讨个公道,我要要回自己的房子。老姜在心里默默发誓说。

在女儿的精心伺候和关爱下,老姜恢复得很快。虽然还有些偏瘫,腰还很痛。但是已经是个脱离了危险的正常病人了。他把自己那张大额的存折交给女儿,可女儿说什么也不要。

她说,老爸,我回来时带钱了。只要你好好的我就放心了。

看着衣着简朴又单薄的女儿,他的眼睛再次湿润了。

老姜拉过她的小手,硬是把存折塞在她手里。对她说,孩子,爸爸愧对你。爸爸也知错了。这个你一定要收下,你妈妈身体也不好,你一定很不容易。拿去买几件好衣服,再吃好点,爸爸每月都有工资,而且挺高的,你放心用。你不拿着,会让爸爸愧为人、愧为父的。

女儿这才收起了存折。说,爸,我给你保管着,你要用时就说一声。

老姜听了,泪水终于忍不住地夺眶而出。女儿用她柔软的小手给他轻轻拭去泪水。说,爸,过去的就过去了。我也曾经恨过你,但还是割舍不下我们的父女情。让我们忘掉过去,珍惜现在,重新开始好好生活,好吧?

老姜用力的不停地点着头。心想,这才是亲骨肉,割舍不断的血脉亲情。自己以前到底是被什么迷了心窍了呢?

老姜让女儿把自己的手机递过来,拿起手机就约了本市最有名的律师。这个律师曾经是自己的一个病人,说过有事让找他。当时还在手机里储存了他的手机号码,但一直没有什么事找过他,现在终于派上了用场。

第二天,大律师就和助手到了老姜的病床边。老姜把自己的情况全部一五一十的从头到尾都告诉了他,请他给自己打这场官司。

大律师认真地听完后说,有点难,但还是有胜算的可能。他要了老姜那出租屋的钥匙,拿起助手身上背的照相机准备到那出租屋去拍照取证。又问了自己买的那套房子的门牌号,吩咐助手去跟踪那女人和她女儿等。

三个月后,老姜的腰部经过手术后也恢复了。这期间医院一直给他做针灸治疗,加上中西医结合治疗,他的中风也好转了很多。如今,他除了走路有点不那么利索外,其他都恢复正常。

当了一辈子医生的老姜,这才坚信:三分治疗七分护理。他也看到了女儿脸上的笑容。半年后,第二任妻子和她的女儿找到老姜道歉、撒娇,并要求复合。他笑着拒绝了。他对她说,你该找你的年轻男友去结婚才对。

不久,他和第二任妻子的官司开庭。最后,他胜诉。拿回了本该属于自己的房子。

想起自己那生不如死的几日,老姜和女儿商量后最后还是决定去她所在的城市定居。卖掉了那套几经周折才要回的三居室房子。现在想想,也许他根本就不配在这个没有了自己亲生女儿的城市里拥有房子;他的灵魂和身心也许早早的就被上天注定了,要随女儿一起漂泊;这才是一个真正的父亲所应该做的。

老姜到医保中心签好了医保外地就医的相关手续,带着自己的社保卡等,毅然跟着女儿上车准备去她所在的城市。那天,天格外的蓝,阳光明媚,老姜的心也已经洗去过往的一切尘世俗事。望着车窗外的高山流水,绿树环绕,老姜的心波澜起伏,这一刻,过去的那个自己已经死去,新的那个满怀期待和憧憬的自己浑身上下都散发出男人的力量,一种从未有过的力量和勇气从脚下开始慢慢升腾起来。老姜对自己说,从此,我要像一个男子汉,为女儿重新撑起一个久违的家。让她重新感受到父爱和家的温暖及幸福,让她和母亲好好的再做回时尚美丽、幸福快乐的女人。让自己好好的用实际行动来像一个好夫、一个好父般用心爱她们一回。

到了女儿所在的城市,一个新世界呈现在我的眼前,一切都是全新的,老姜感到自己也是全新的自己了。他深吸了口气,在高楼耸立的城市里,找到了女儿的家。打开门的那瞬间,家的味道和温暖扑面而来,这才是家。以前自己从来没有这种感觉,那是因为自己丧失了血脉亲情后发自心底的薄凉,那是无人真心付出的骨子里的冷寂,那是人性扭曲下的精神分裂,那是脱离了现实世界的虚妄,那是满是诱惑下的虚情假意和忘乎所以,那是被迷惑了双眼后的自不量力和狂妄自大……

爸爸,爸爸,到家了。女儿拍着他的背兴奋地呼唤着。

老姜看到面前餐厅里前妻和女婿烧了一桌菜正等着他们,他的眼睛再次湿润了。没有看到前妻脸上的表情,更不敢猜测她心里是怎么想的。他被女儿按在椅子上,正好是前妻身旁的座位,主要席位。不知道这顿饭是如何吃完的,只知道那是家的味道,很可口。

过了几天,老姜叫上女儿女婿一起四处看房选房,女儿女婿看上了一个学区房,因为外孙女就曾经在这里上学后考上了名牌大学,现在在外地上大学。而外孙马上要上初中了,这里是好初中和高中的聚居地。经过选择,用老家卖掉的那套房的钱再加上我之前给她的那张卡上的钱,她们自己又拿出了一些钱,才以女儿名义买了一套多层的二楼。买下来后才给前妻报喜,前妻仍是一脸的漠然。

私下里,老姜在前妻面前坦诚地忏悔自己的罪过以及警醒后的觉悟,以实际行动证明自己的决心和诚意。把自己的社保卡塞给前妻,她死活不要。那老姜就决定自己不再抠门,变成一个大方的老头。自己的工资存下二分之一以备急需外,其他的几千块钱全部拿出来用于开销家用。

老姜开始乐呵呵地给家人买菜烧饭、抢着打扫卫生,接外孙上下学,做前妻和女儿女婿爱吃的,按时提醒前妻吃药,带着她一起出去旅游。出钱让女儿一家和外地上大学回来的大外孙女在假期一起出去旅游等,笑脸慢慢的开始在前妻和家人脸上蔓延,自己的身体也变得越来越壮实,女儿和前妻脸上的气色也一天比一天好,女儿的身体也不再单薄。自己时不时地带她们去逛商场,给她们买时尚服饰。原来,被好服饰包装后,她们居然也这么美。

老姜不禁感叹,曾经的前妻把钱和精力都用到了自己和那个体面的家里,忽略了她自己和女儿。如今镜中的女儿高雅美丽,红扑扑的脸上在时尚服饰的衬托下是那样的阳光朝气。喜悦的泪水一直在自己的眼眶里打转转。

女儿笑话他说,爸爸,你怎么这时候一副要哭的样子,是不是心疼你的钱了?

老姜扭过头说,是激动地泪水!那钱我将来能带走啊?

女儿和前妻笑着扑过来拥住老姜,她俩也都红了眼眶。

经过两年多乐滋滋的不懈努力,终于得以和前妻复婚。女婿并不知道他们家的这些事,他和两个孩子笑着和我们融为一家。从此,老姜过上了安宁、和美,妻贤子孝、夫唱妇随和子孙绕膝的晚年幸福生活。

是啊,如果有来生,老姜一定不会再走歪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刚才在想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无力,是因为目标太高还是因为事情太多还是? 想了想以前也遇到过,正能量满满的两个月,然后就...
    艳敏姐阅读 28评论 3 2
  • 今晚注定是个难熬的夜,职场妈妈的难处大概只有职场妈妈懂吧。大宝还有两个星期才满一周,二宝已经悄摸悄声地来到...
    阳光的梧桐雨阅读 14评论 0 0
  • 考糊了!
    凡石阅读 19评论 0 0
  • 姓名:刘云 公司:前垣 纺织有限公司 盛和塾第310期六项精进努力一组 【日精进打卡第75天】 【知~学习】 《六...
    云淡风轻钰阅读 16评论 0 0
  • 今日字:咆
    文小辉cool阅读 25评论 2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