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间食堂——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图片发自网络

老板的书柜上总是摆着几本古籍,先不说看不看,放在那里就叫人觉得自有一番古韵了。

午夜后的片刻是老板私人定制的闲暇时光,毕竟这时候客人不算太多。

老板的食指在一排排书脊上摩擦,缓缓停留。深蓝的书脊上印着《诗经》二字,线装本自带的雅致从指尖传到老板眼中。

随意翻阅,刚好翻到一首诗歌。“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老板轻声念道,思绪却不在纸上的油墨字了。

陶夭倔强的脸庞在字里行间浮现。

图片发自网络

“我逃婚了。”

这是那位新娘子的开场白。这句话带着几分走投无路的意味,让老板过耳不忘。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她的容颜的确足以和第一句诗歌相互映衬。但她还是从自己的婚礼上逃跑了,像个在考试前临阵脱逃的优等生。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跑,更不知道能跑到哪里去。

不过,她兜兜转转,现在终于找到一个落脚的地方了。

“有间食堂?”陶夭把婚纱厚重的裙摆放下,她刚才可是一路攥着几十层白纱,穿过了马路胡同巷子以及转了好几个街角,才精疲力竭地停了下来。

陶夭摘下手套,用它拂去脸上的汗水和花脸猫似的妆容,看了看空空如也的小巷,暗自嘀咕:“应该被我甩开了吧......”她转念一想,就放心走进了食堂。

掀开门帘,头顶的风铃微微摇动,声音像极了婚礼上那个蓝眼睛神父手里的铃铛。

陶夭微微蹙眉,循着隐隐约约的香气走到柜台,却没看见人。

图片发自网络

“来了来了!”人未至,声先到。老板从厨房里小跑出来,看见穿着婚纱气喘吁吁的桃夭,难掩惊讶:“您……您好……用餐请先就坐。”

陶夭知道老板心里在想什么,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喜欢穿着婚纱去饭店吃饭。

她四下打量着食堂,倒也不拘束,索性就近坐在了柜台前的高脚凳上。

“您想吃什么?”不管客人穿什么,只要不是吃霸王餐的就行。老板一面在心里宽慰自己,一面拿出小本本准备记录。

“我逃婚了。”陶夭扶着额头,神情冷淡,直言不讳,“酒,有酒吗?”

老板一听,“当然有,您还需要什么下酒菜吗?”

“不用了,没胃口。”陶夭在婚宴上偷吃了几块甜得发腻的奶油蛋糕,现在还有点反胃。

老板直接从冰箱里端出一碗不知名的东西,送给陶夭。

陶夭心里不由纳闷:这碗东西是什么?光速上菜啊……

她定睛一看,这哪里是什么酒。

图片发自网络

碗中的液体晶莹剔透,散发着淡淡的酒香。虽不够馥郁,但也算清幽。底下沉淀着些许琥珀色的桃胶,宛若嵌在水晶里的碎玉一般。

虽然陶夭见此莫名有了些食欲,但她还是忍不住嘴硬起来。

“我不是说了要酒吗!”不知哪里涌来的恼火,尽管陶夭知道自己已经有些失态了。

“这就是酒,小店独家秘制的陈酿,再加上桃胶,才有这碗酒酿桃胶啊!”老板不恼陶夭的脾气,反而淡定从容地应对:“正所谓,美酒配佳人。”老板诹起这些文邹邹的词,还是一套一套的。

陶夭将信将疑,幸好桃胶的确合她胃口。

一碗桃胶下肚,话匣子也跟着敞开了。

陶夭絮絮叨叨地说着她的家长里短。其中不乏职场焦虑和生活烦恼。不知什么时候,她话锋一转,聊到了身上的婚纱,以及这场失败的婚礼。

图片发自网络

“我爸妈催了我好几年,帮我张罗了好几局相亲大会……不知怎么的,我就和他走到了一起,可能是我们俩工作类似,兴趣相投吧,平时总不至于没话说……。”

“他请了我们的亲朋好友,当着大家的面跟我求婚,当我答应他之后,他看起来那么高兴,好像每时每刻都在准备大笑一样。他的眼睛很亮,一直温柔地黏在我身上。我常常问自己:真的要和他共度余生吗?这些疑问总是在我的脑海里盘旋,但我一看到他的眼睛,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陶夭从平静的叙述状态渐渐变得喋喋不休起来,她似乎打算把这些来不及问出口的疑惑通通抛出来。

“我不想一眼就看到以后的生活,我会变成黄脸婆吗?”

“他是一个很好的恋爱对象,年轻热情,细致体贴,但他现在对我的爱,能持之以恒吗?”

“或许,我并不是对他没信心,我是对我自己没有信心……”

……

图片发自网络

不知不觉,一碗酒酿桃胶已见了底。但陶夭的心事依旧重重。

夜风掠过,惊扰了门口的风铃。

陶夭倏忽回过神来,她见碗里已经空空如也,不由嗔怪道:“老板,你这个酒酿桃胶一点都不醉人的。我还打算一醉解千愁呢!”

话音刚落,像是要抢在老板开口之前,风铃声又见缝插针地响了起来。

一个如同夜风一般的年轻男子匆匆拨开门帘,疾步走了进来。

“欢迎光临!”老板停下手里的活儿,准备迎客,却看见陶夭脸上的错愕与惊讶。

图片发自网络

即便已是深夜,年轻的男人还穿着墨蓝色的西装,只是边角略微起了些褶皱,像他眉间的山川起伏:“小夭,原来你在这里。你不愿嫁我,也没关系的。”

见陶夭没有回应,而是看着一只空碗发呆,男子并不灰心,旋即又关切地说:“别这样逃走好吗?至少告诉我一声,我不会为难你。”

陶夭嘴角蠕动了几下,似是欲言又止。但终究化作一声轻得听不见的叹息。

两人又陷入了长久的缄默之中。

“你越是这样,我便越为难……”不知过了多久,陶夭终于开了口,“你还不如指着我的鼻子,骂我几句好了。”

老板看到这里,也一目了然了。年轻男子估计就是那个“倒霉的”未婚夫了。

他倒是不抛弃不放弃,还是极有耐心地引导陶夭:“把你的为难和不安都告诉我好吗?”

“对不起,你先回去吧,我喝完这碗桃胶就回去,到时会告诉你我的选择。”陶夭现在除了说对不起,也挤不出其他话了。

“……好。”年轻男子吐出一个坚定的字音,转身欲走,又恋恋不舍地看了她一眼。

约莫又过了一刻钟,陶夭鼓起些许勇气,决定回去收拾残局。

事已至此,这是她能想到最好的解决方式了。

老板送她出去。陶夭提起裙摆,深吸了一口气。夜风吹散了她身上的酒气,却抚不平她眉间的沟壑。

图片发自网络

三个月后,一封浅紫的信封躺在了老板的邮筒里。

老板拆开缚在上面的丝带,细细查看了一番,眼角眉梢就漾开了掩不住的笑意。

“老板,好久不见。我是前阵子来你店里喝了碗酒酿桃胶的新娘子,冒昧写信过来,是因为我又要结婚了!不过您放心,还是和同一个人。

他追我追到了北海道,跪在雪地里跟我求婚。我想,要是我再不答应他,恐怕他会在雪地里冻死的。

您一定要来,二月十四,宽窄巷37号。您不用费心带什么礼物,只拜托您带一碗酒酿桃胶,他也想尝尝您的手艺。

还有,那天在食堂,多谢老板。”

老板合起信纸,纸面印着淡淡的樱花图案。

马上就要开春了,老板看了看后院的桃树,寻思着要不要带几支给陶夭做贺礼。

这个新娘子,虽然有些固执,但她也会固执地牵着另一个人走向婚姻。

老板瞧着桃树,慢悠悠地念起了诗:“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图片发自网络

                  ~个人脑洞,不喜勿喷~

                  ~欢迎点赞,欢迎关注~

                  ~手动比一颗大大的心~

~辻绫的公众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 / 徐倾书 1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种梨树,得媳妇。 凤栖表示这波不亏。 桃林里,林生正盯着一棵小树苗。 一旁的...
    乌衣蓑笠斋阅读 71评论 0 1
  • 1、天云封道,厉雷伴劫,辅开两路,一魔一鬼。入鬼还魂,投胎再生。入魔失心,永不轮回。站在两道路口前的女子,黑发披散...
    冬知饺子阅读 125评论 0 8
  • 一 “瞧这天儿阴的,就知道非得下雨。” 高跟鞋发出的咯噔咯噔的声响,...
    Bean赵阅读 260评论 2 2
  • 1 北有灵山 瑞兽栖之 2 小灼儿今年刚满十三岁,今早蹲在村头树杈上打雀的时候,又误打中了王婶家的母猪,快临产的母...
    渔周阅读 211评论 2 8
  • 前言 因为是借助前端框架所以搭建起来比较简单,这里你最好具备一点前端基础。因为讲解不是太细。建议去慕课网学习前端,...
    Songzh阅读 795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