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为而治2021-06-21

女儿早早踏入叛逆期,我一直处在对她的忧虑之中。提醒她改正各种行为习惯,从早上起床注意叠好被子,中午提醒她吃饭端起碗培养端庄,晚上催促她洗澡加快速度,平时收拾整理物品,保持卫生等等碎碎的事务。几年下来,她依然如故。我抱怨她遗传继承其母不修边幅不爱操持家庭事务的坏习惯,其实是指桑骂槐抱怨其母无身教之榜样。我抱怨自己教育无方,用着儿女不教父母之过的大棒鞭策自己。我很惭愧,为啥别个的儿女如此懂事,自个的怎么如此任性。

出于自责不能自拔了很长一段时间,身心疲劳,痛定思痛,不想再忧虑了。

继续家居的环境整洁的保持,继续自己的看书学习,继续上班搬砖,没有实质性的变化。我把对女儿的情绪去掉了。早上自己收拾整齐自己物品,穿着正装上班,生活用品只买自己喜欢的,吃饭时听着电台新闻报道。对女儿不再纠正,对女儿的拖拉不再催促。严色正言能起作用早起作用了,让她放任自流了,心情好的时候提醒一下,自个忙的时候继续忙。

心情好了很多。父女关系也缓解了很多。

痛不在自己身上是不能感同身受的,何况大多时候我们都会揭了伤疤忘了痛。自己的生活还是自己体会吧。

犹如我们对上天的行云下雨其实无能为力,只是自己赋予了雨水各种情绪。咋就下雨啦,很讨厌;早不下弯不下,偏偏这个时候下;下就下,下这么久干吗,还下那么大........,赋予了各种各向情绪后,大雨还在继续。

社会群体里,谋生旅途不可避免地遇上我们不想遇到的人和事,如果能去情绪对待这些人和事,其实会简单很多。尽管在现实中这很难做到,毕竟俗语有云火遮眼,只愿能努力做到,把自己的心井挖深一些,古井不惊,水深不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