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不是公主,是快乐!

今天是农历11月初一,让我想到庙里每逢初一十五上香的习惯。

今天也很冷,是入冬来最冷的一天,北京很少这么冷的,最低温度零下10度。

那浅浅的埋在树林中的,绿色袋子中的,用布包裹着的,会冷么?

11岁,这是一只狗的寿命。

11年前,妻与我搬入完全属于自己的家,房本上写着妻名字的单元房,结束了租住的阶段。婚结了,房有了,生个孩子似乎是理所应当。

可是,我俩还小呢!还是孩子,还没玩够,还不想被那个叫做生活的东西栓住脖颈。

“养只狗吧!”

这是有根据的,因为据说两个人应该在养小孩之前养一只宠物,这是种练习,是提前演习,据说。

嗯!挺有道理的……

“如果养狗你想养什么狗?”妻时而问起。

“聪明的,我可不想养个傻子。”我说,一直都这么说。所以会上网查查,啥狗最聪明。

“边境牧羊犬”这个名字刚开始听起来有点拗口。牧羊犬这词熟,怎么还在边境上?至今无解。

随便吧!反正据说是最聪明的狗,据说。

“你喜欢公狗还是母狗?”妻问。

“母的吧……乖些,公的是不是会很闹?”

“……”

“……”

有一天,妻问:“要是养狗,叫个啥名字好呢?”

“你就决定养啦!……这个可得想好了……”我盯着妻的眼睛。

她面露犹豫,天真的看着我。

“……”

也不知道是内心的声音一直在呼唤,还是误打误撞,喜欢到处开车瞎转悠的我们两个,有一天,就跑到了几十公里外的一个狗场。一片平房和大院子里,有十几只边境牧羊犬。

两千元。

“就这么痛快的决定了?”我问。

据说血统纯正的边牧要2万元一只,还带什么证书和芯片,据说将来要打比赛的时候这些身份都很重要,据说。

打比赛?切~有病吧!

“叫嘻嘻咋样?茜茜公主。”

“嗯……”

“如果再养一只就叫哈哈。”

“都是语气词是吗?”妻笑。

“生个孩子就叫呵呵……”

说这的时候还没有嘻嘻。写下这些的时候呵呵8岁了。

后来,鬼使神差的,嘻嘻就被我们抱回来了,三四个月大。后来让狗场查了一下出生日期,10月22日,跟我一样。

今天,12月7日,是她的祭日。

她就这样死了,11年。我和妻的11年,也同样死了,不会再来。

带着我们的信息,下葬。

早些时候,天还没亮,每天的禅修。她出现了,小小的一只,蠕动着,刚开始没认出来,因为光线太暗了。不过我知道她就是嘻嘻。

“再等等哈!今天上午我就去把你接来。”

最近几年嘻嘻都是跟岳父岳母住,一来是呵呵的出现占据了我跟妻的很多生命时空,演习结束,正式开打。二来是爸妈家房子大些,他们退休了,也有功夫遛狗。

只是,最近几个月有些麻烦了。

几个月前,嘻嘻眼睛不好使,后来几乎瞎了,走路撞东西。去宠物医院检查,糖尿病!瞎是糖尿病引起的白内障。说是生活太好,吃得好,运动少,跟人一样的。原来黑黑的、天真的、期盼的、无邪的眼珠子,就那么糊上了一层灰白的东西。她已经看不见我了,她最听我的话,因为小时候我会打她,给她立规矩,有时下手颇狠,所以后来从来没打过呵呵。呵呵应该感谢嘻嘻。这是演习的好处。但是她能听见我的声音,跌跌撞撞的也会朝我的声音的方向来,摇晃着尾巴,还是一脸的欣喜和天真。除了瘦,看不出老来,不像人会花白了头发,满脸褶子。

“治还是不治?”爸问。

“多少钱?”

“得先住院,把糖尿病控制住以后再考虑白内障手术。大夫说这边光住院每天800元,还不含其他的。”

“啊!”——乘以二。我跟妻一起。

算了,算了,回来吧,吃点降血压的药维持吧。这比人都贵。

岁数大了,那儿那儿都不行了,四大开始分解了,那个一定要来的东西正在加快脚步,靠近这个曾经被当成小公主养的,后来被淡忘的,甚至有些嫌弃的,瘦弱的生命。

谁都会这样。我想。

就是觉得快了些。

“要是养了小孩,狗狗会不会把孩子吓着?”妻问,那时还没呵呵。

“不会的!孩子从小就有小动物陪伴长大多好啊。而且说不定让嘻嘻下一窝小狗,让孩子从小能感受到生命的诞生,多有意思!”我说。可是,嘻嘻终生未嫁。

“狗狗能活多大?”妻问。

“一般十几年吧……我觉的差不多能活到呵呵小学四五年级五六年级的样子,呵呵会经历嘻嘻的离世,也是一种教育”我说。那时已经有了呵呵。

呵呵今年8岁,二年级。

确实快了些。

本来还说有空再带她去海里游泳呢。她最爱两件事,就是扔球球和游泳,要把两件事合成一个,把球扔水里,让她游过去衔回来,能玩一下午,可高兴了。

后来她就老了,越来越瘦弱,后来就逐渐失明了。

“妈说嘻嘻又吐又尿又拉的!吐的还有褐色粘液!爸说是胃出血!已经起不来了!你说咋办!!要不你就去把嘻嘻接回来吧!他们已经受不了了!”……要不就找地方安乐死了吧!先接回家来吧!”妻微信里说。

妻最近几天血压高,脾气不怎么好,我用很缓和的口气说:“明天早上我就接回来哈,我今天估计回去就比较晚了,正在写方案呢。”

明天就是今天。

今天清晨,太阳还没出来,到处都是黑黑的,三四个月大的她来到我跟前,蠕动着,显得很弱。

“天亮去接你哈。”我心里说。

大不了就辛苦一下,每天清理她的排泄物呗,累着老人也是不对的。谁都会有这么一天。我想。

6点钟,天色已经蒙蒙亮,东方的橘色霞光已经让屋子里亮了一些。

“啊!……”妻拿着手机小叫一声,从我身边走过,说:“嘻嘻死了……”

“你刚才是过来告别吗?”我想。

妻还要做早饭、送孩子上学。她的高血压还没怎么降下去,昨天去于红老师呆了小半天。她的发迹已经有了一片银丝,染发也维持不了多久,时光不会停下脚步的。她最近心情不是很好。“心病还是心药治”她说,都明白,心里明白,事上还是做不到。总觉得自己应该更完美,更好,更牛掰。

只是觉得有点快。

我到了同一个小区的另一栋楼,岳父岳母家跟我们住的很近,照应起来很方便。呵呵从小到大,姥姥姥爷可是帮了大忙。

嘻嘻的晚年,他们同样帮了大忙。

爹妈就是这么无私的,养了我们、我们的孩子、我们的狗。

风挺大的,特意多穿了些。跟爸商量好了埋葬的地点,因为他常去公园锻炼身体。等妻回来,然后就去把那阳台的一包东西抱走。

“我都已经包好了,两层布裹的,还拿她的尿戒子裹了裹……”爸说。

妈在大扫除。

是啊,这些年,嘻嘻在家里,经常掉的到处是毛。后来几乎每天都要拉上几次,尿上几次,好好的单元房里,犄角旮旯到处都可能会有嘻嘻的痕迹。

毕竟是死了个生命,好好打扫一下也好,去去晦气。我想。

可是,可是我真觉得不晦气,一点都不。因为,嘻嘻是幸运的。一辈子啥也不愁,不用为吃食、房子、票子、儿女闹心。最后的这几个月确实有些狼狈,但还好,时间一晃就过去了。重要的是生在我们这样的家庭文化之下,从小就能听闻善知识,甭管她听懂听不懂吧,种个善根总是好的。况且,最后的最后,在最关键的阶段,告别这个世界的这一天,有我和妻,有朋友,有那么多善良的美好的光,有可以承载她幼小生命的无限土壤,有充盈整个宇宙的善的念力。

她,何其幸运。

“我想到的是她跟仙女们在一起,是一只快乐的狗狗”妻说。

“你还让人家做狗啊!我想的是,她已经跟仙女们一样了,不是那种有人形的仙女,就是一团光……”

谁都会有这么一天的。

三四个月,到11年,仅在回忆里了。除了我以外,没有人能看到我脑子里那闪回的一个个画面,那一段段叫做生命的东西。那些镜头去了哪?它们真的发生过的,却怎么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它们会化作一个什么东西存起来吗?就跟我此刻敲下的文字一样。存在哪呢?宇宙中会有一个这样的所在吗?

宇宙……

嘻嘻是快乐的。我们,本该快乐。

愿,所有的生命,不论强弱,不论贵贱,都得到同样的快乐。宇宙无边,快乐无尽。宇宙恒久,快乐永驻。我们都会融入那平静的大乐,清凉的存在。

愿,我能将这快乐带给更多的生命。

愿,那个带给我快乐的伟大的、无上的存在,永远都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