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你我总在重复昨天的故事(三)

今天的你我总在重复昨天的故事(三)

——读《另一半中国史》笔记


(三)没有过不去的寒冬,也没有常驻不走的春天

舟主人上学时,老师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

有这么一个民族,则用行动诠释着这么一个信念:只要打不死,就往死里打;只要有口气,就要斗到底。

只要能捱过最寒冷的冬天,就会有温暖的春天降临。

这个民族叫柔然。多么富有诗意名字!却是由多少代人不幸遭遇、不屈抗争的眼泪与血汗凝成。

柔然的始祖是一位名叫木骨闾的草原流浪汉。从他开始,柔然犹如赌神护体、手气贼壮,接连抓了几把好牌。木骨闾的儿子、儿子的儿子、儿子的儿子的儿子,都是厉害的主,各有建树。民族振兴的接力棒就这么代代相传,柔然逐渐强大起来。

作家柳青在《创业史》中曾说,“人生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告诫我们,青春易逝,机会难得,必须紧紧把握,锐意进取。

一个部落也是如此。站在机遇与挑战的三岔路口,放眼风云千樯,稍不留神,就会步入泥潭。历史没有恢复键,一旦跨出就有后果,就要负责到底。

这一次,强大起来的柔然,却选错了前行的方向。当时拓跋鲜卑与铁弗鲜卑两大部落正在斗法,双方都想得到柔然的支持,而柔然选择了后来失败的一方铁弗鲜卑。

拓跋鲜卑建立北魏后,随即对柔然发动了报复性攻击。柔然两大首领匹候跋和温纥提宣布,无条件投降!从此柔然失去了独立,跌入无边的深渊。

正如明珠会在夜间发光,英雄总在至暗时刻出现。这位英雄叫社仑,是温纥提的儿子。社仑继位不久,他决定率部撤退遥远的漠北,远离北魏视线。

失去了家园,却收获了自由。在这里,社仑和他的部落励精图治,不断扩张,他们征服了邻居高车,又吞并了蒙古草原西北匈奴一部,成为漠北草原的新主人。

然而,拓跋鲜卑仿佛就是柔然的克星。没多久,他们再度来袭。偌大的柔然汗国又一次被毁,还被冠以侮辱性的名字,叫蠕蠕(智力低下的蠕动的虫子)。

柔然沉默!转眼就是几代人,直到一个叫予成的首领出现。

予成不再沉默。他决定从抓文化入手,向代表先进文化前进方向的南朝宋、齐学习,建立制度,订立契约,一改过去靠数羊屎记人数,用刻木记大事的愚昧面貌,民众整体素质得到大大提升。

然而,好景不长。他死后,儿子豆仑虽有他的雄心与血性,但少了他的智慧与胸怀,根本听不进部属的意见,很快,他就为一意孤行付出了惨重代价。部落又一次被北魏击败。

昔日的部属做出他们自己的选择——杀死豆仑,拥立他叔叔那盖为首领,从此柔然再度走上复兴之路。

此后,经过13年的休养生息,柔然自我感觉报仇的机会到了!兵分六路出击北魏,这边刚攻占几座城,那边又开始西征。

电影《让子弹飞》有句台词,“酒要一口一口地喝,路要一步一步走,步子迈得太大,会扯着蛋”。只有能力与愿望相当之时,才能成就事业。如果二者不相匹配,那就是灾难。西征的结果是,柔然首领、那盖的儿子伏图被高车王所杀。

伏图的儿子率部投奔北魏,俯首称臣。直到孝明帝时,北魏六镇起义,国家分裂成东、西两部。柔然故伎重演,两头勾搭,打拉结合,从中谋利,当起了风流寡妇,把东、西两魏玩于股掌之间。柔然汗国一时风光无限。

谁曾想,他在风流快活,家中的长工不乐意了。于是柔然负责锻造兵器的奴隶突厥造反,柔然也被分裂,东降北齐,西迁漠北,从此在中国大地上消失。

周星驰电影《唐伯虎点秋香》片尾有这么一幕:

娶到秋香后,唐伯虎得意感慨,“人生大起大落的太快,实在太刺激了……”

谁知秋香袖子一捋,“慢着,划两拳先……麻将、牌九、掷色子四色牌,你总会一样吧?”

唐伯虎晕倒,潜台词:“天哪,美丽端庄的秋香,怎么也如我家里的八个老婆一样,只会赌啊!”

大起大落是刺激,但终究逃不脱兴极而衰、存久必亡的轮回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