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节 门 派(十一)

张明乾继续说道

:“就在饿得几乎要昏过去的时候,党卫民突然发现在火车站中有衣着褴褛的人向出入站的旅客乞讨,虽然党卫民并不想这样做,但瘪瘪的肚皮却让他没有别的选择,所以从接过第一张钞票的那一刻开始,党卫民便成了不折不扣的乞儿,最初的一周里,党卫民曾经见到有不少警察到火车站找相关工作人员了解情况,陪在警察身边的,是一张张孤儿院中熟悉的面孔,党卫民知道这些人都来找自己的,所以他不得不东躲西藏来避开寻找自己的警察和孤儿院的老师们,因为党卫民就算是死,也再也不愿意回到孤儿院中去了,由于党卫民的目标太小,而且警察又不能把全部精力全都部署用在火车站上,所以没过多久警察们便放弃搜索一个不剩地撤走了,在撤离火车站之前,警察在火车站各显眼处张贴了数十张印有党卫民照片的寻人启事,虽然党卫民不知道那些印有自己照片的纸上到底写的是什么东西,但他还是偷偷地跟在警察的身后一张一张地撕下了那些寻人启事,不料党卫民稀里糊涂的做法却收到了非常好的效果,因为火车站内警察张贴的党卫民的寻人启事全部被党卫民在第一时间给撕掉了,所以火车站的工作人员竟没有人来得及阅读那些通告,的确,在火车站中发布通告的人太多了,无论是官方的还是百姓自发的,如果真的有人会去注意这些通告和寻人启事,恐怕用一整天的时间也无法将所有的消息都读完,警察走后,党卫民同样不敢将自己的行踪暴露得太明显,因为党卫民心中清楚,只要一个不小心被人抓住,被遣返回孤儿院将是必然的结果,所以党卫民不得不提心吊胆地熬过每一个日出日落,在党卫国流浪在火车站期间,曾经有不少小偷团伙都相中了党卫民,但党卫民牢记李阿姨的谆谆教导,所以一直不肯与小偷们同流合污,为此党卫民没少挨小偷团伙的毒打,而且只要小偷团伙发现党卫民在讨钱,便不由分说将党卫民身上的财物洗劫一空,所以党卫民几乎一直过着饥一顿饱一顿暗无天日的生活,党卫民逃出孤儿院一年后的一天,因为连续两天没有讨到钱买吃的,所以党卫国已经饿得奄奄一息了,党卫民把身体靠在暖气上迷迷糊糊地睡着,年纪还小的党卫民根本就不知道死神已经慢慢地降临在他身边了,就在党卫民即将失去意识的一刹那,他突然闻到了一股面包的香味,党卫民马上睁开眼睛,发现一只手正托着一包新鲜的面包放在自己的面前,党卫民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双手接过面包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当党卫国吃得太快被干面包噎得几乎昏死过去的,一瓶可乐又非常及时地出现在了党卫民面前,党卫民也不管送给他吃的的人到底有什么目的,接过可乐就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吃完面包之后,党卫民的精神也好了许多,党卫民抬起头一看才发现,拿面包和汽水给自己吃的是一个面目冷峻的中年男子,中年男子见党卫民望着自己,于是开口问党卫民是否吃饱了,虽然中年男子的表情十分冰冷让人觉得有些害怕,不过党卫民还是鼓起勇气摇了摇头,于是中年男子带着党卫民来到了火车站的超市里为党卫民买了一塑料袋的面包和汽水,党卫民非常感激这个中年人,但长期不与人交流的党卫民竟然不知道该怎样感谢中年人,就在党卫民不知所措的时候,中年人突然问党卫民来自哪里,党卫民只好谎称自己是从哈尔滨来的,到了C市之后,火车停车的时间很长,所以他一时贪玩跑下了火车,而他的妈妈也没有及时发现,所以当火车开走的一刹那,他就成了不折不扣的流浪儿,虽然党卫民一直在等他的妈妈来车站接他,不过一年多过去了,他也没有发现妈妈的身影,中年男子听了党卫民的话后也是半信半疑,不过中年男子还是问党卫民记不记得在哈尔滨自己的家在哪里,党卫民撒谎说还记得,而且记得很清楚,因为自己的家就住在火车站旁边,听到党卫民的话后中年男子将党卫民带到了售票处,中年男子掏钱为党卫民买了一张返回哈尔滨的火车票,中年男子怕党卫民的面包和汽水不够吃,于是又把党卫民带回超市补充了一些八宝粥和饼干,在将党卫民带上火车并找到座位后,中年男子找到乘务员希望乘务员能够帮忙照看一下党卫民,不过列车员发现党卫民衣着褴褛是典型的小乞丐形象,于是不肯答应帮忙,于是中年男子怒气冲冲地掏出了工作证,乘务员一看工作证就傻了,于是只能极不情愿地答应中年男子帮忙照顾党卫民,当时党卫民见到中年男子的工作证后也非常好奇,因为他想不明白一个小本子究竟有什么魔力能让‘又臭又硬’的列车员没了脾气,而且中年男子工作证上有一颗金色的徽章非常漂亮,不光这样,党卫民无意中在中年男子的工作证上看到了三个字,因为党卫民逃出孤儿院的时候只读到小学二年级,所以他根本就不认识工作证上的那三个字到底是什么,不过他还是牢牢地把那三个字的样子记在了心里,若干年后党卫民重新开始上学识字的时候才知道中年男人工作证上金色的徽章是警徽,而工作证上的那三个字是一个人名——潘国华,潘国华在向列车员交代完党卫民的事情后,又简单地嘱咐了党卫民几句便急匆匆地下车去了,若干年之后党卫民才意识到当时的潘国华一定是有任务在身,潘国华下车以后,党卫民也趁列车员不注意拿着装满食品的塑料兜逃下了火车,因为党卫民就算死也一定要死在C市,对于党卫民来讲,哈尔滨太陌生了,逃下火车的党卫民继续过起了乞讨的生活,直到一年之后突然发生的一件事才彻底地改变了党卫民的命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